正文

【路梅在说】有些跤要亲自摔……

这些年在讲课的过程中,总是会被学员问起,“既然早期经历对一个人如此重要,我们能不能做一些预防的工作,让家长意识到自己的问题,尽量避免这些问题在孩子的身上重复性的发生?”提到这一点,有时真的感觉有一些无奈和沮丧。这些年来,人们已渐渐发现心理健康对人的影响是重大的,这个重视也已经越来越明显。大量有关的科普性文章在各种媒介中流转,很多著名的心理学人也在着力表达自己的观点和看法,试图去影响更多的人。甚至听说网络上还有什么“父母皆祸害”这样的讨论群体在积极的活动着。这些东西都在表达着外部所提供的信息已经相当丰富,可为什么依然没有更多起到“预防”的作用呢?为什么那些看起来好像可以不发生的事情还在发生着呢?

我想,大概是有这样几个原因吧。首先,当我们自己身处在某种处境时,是很难自知的。我们每一个人都在一个我们无法选择的环境里长大,自然会被这个环境熏染出一套看待事物、理解事物、处理事物的方式,这个方式一旦成形,就成为一整套自动化的运行机制,是很难自己停下来的。天长日久,这个自动化机制我们已经浑然不觉,这时候就需要一些外力的提醒和撞击,比如发生一些症状或者某些难以承受的事件来促成我们去觉醒。

还有,当我们在一个轨道上滑行的时候是适应的、平衡的,尽管这期间也会有不少的难过,但熟悉和习惯的感觉是让人安心的,一旦有打破的可能是会让人恐慌的,那种失控的感觉让我们自然的去拒绝那些不确定的事情的发生。因此我们也就会努力去保持这个平衡,不去破坏它。甚至有时会自欺欺人的告诉自己“这没什么,过几天就好了”,或者对发生的事情“视而不见”,“拒绝承认”有一些东西不对劲儿。

当然,这其中也还有很多现实的因素阻碍着我们去觉察,比如生活本身已够让人头疼了,每天应付大大小小的工作、家事、各种复杂纷繁的关系已经让人力不从心,哪里还有精力停下来想想发生着什么,能躲就躲、能逃就逃,所以疏于观察和体会,也是情理之中,无可厚非的。而且,重要的是上面所描述的这些心理过程其实大多都是在我们没有感知的情况下发生的,我们叫它潜意识。也就是说我们无法控制自己故意去怎么样,那些自动化的保护机制一定会自己跳出来做点什么,以维护我们原有的“平衡”。

还有一个关于“预防”的困难是,当问题还没有发生的时候,在缺乏体验的情况下,我们就指出“你这个是有问题的,将来会如何如何……”,这本身就是一场灾难。因为我们无法预言什么事情一定会发生,或者不会发生。人的成长和发展本就是一个动态的过程,这里面有太多的影响因素左右一个人的变化。所以,有时我们善意的提醒可能只是徒增了当事人更强的焦虑以及对自己的否定而已,对于事情的改善并没有太多的帮助。

如果这样说来,岂不是我们什么都做不了,只能等着天塌下来了,也不是这样的。凡事讲一些机缘,这个机缘其实是等待一个外部的信息触动内部的引擎,只有内心的体验被激活,这个链条才可以发生效用。而且从一个更广阔的视角来看,预防从任何时候开始都不晚,所谓前人栽树,后人乘凉。也许在我这一辈能改变的很有限,但也是珍贵的,也在撬动着我的生活可以有不一样的体验;同时我的一点点改变造福的还有我的下一代,甚至下下一代。比如你偶尔听到的一段话,偶然的一件小事,某个时刻的一个感受,某种身体的莫名其妙的不适,孩子的行为问题等等,可能都会成为触动我们心灵的那把钥匙,那就是改变的契机。也就是说,有些跤是一定要自己去摔的,有些经验是一定要自己去体会的。其实那么多的心理学人写那么多文章,做那么多讲座也都是在做一些预防的工作,希望可以提醒更多的人停下来,想一想。只要可以停下来,想一想,就已经是很大的不同了。

最后,我还想再讲一个小故事来帮助大家理解这个过程。这是我在一个暑假带孩子出游的小小经历,但给我留下很深的印象和很大的冲击。故事发生在云南大理的一个麦当劳餐厅,我们一家三口在用餐,一个大概四岁左右的小姑娘走到我们桌旁,对着我女儿说“姐姐,我们做个朋友吧?我们一起玩吧?”女儿看着她没说话,但眼里放着光。我就把话接过来,“好呀,等姐姐吃完饭就和你一起玩啊”,她就势坐了下来,看着我们吃东西,并指着薯条寻问“这是什么呀?”我就回答她“是薯条,你要不要吃两个”,她听到这句话迅速做出了反应,拿起薯条一根根往嘴里送去,边吃,我边问她从哪里来,原来是来自青岛,后来我看她吃个不停,女儿眼看就没的吃了,小私心作祟,就对她说“这些留给姐姐吃吧!”她便停了手,这个时候女孩的妈妈从卫生间那边走过来,但没有停下来跟孩子说话的意思,孩子叫了声妈妈,妈妈就径直走向离我们不远的一张桌子坐了下来,掏出手机摆弄起来。孩子就继续留在我们这里,她转了个位置,站到我旁边来,指着我掉在桌上的炸鸡翅的残渣,自言自语“这是谁掉的呀?”边说边收集这些渣子,然后把它们收到她的小手上,一把塞在了自己嘴里,我当时就愣在了那里,有点儿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心里还有些隐隐的迷惑和难过。同时,她还指着我的杯子问我,“这是什么呀?”“我说是红茶,这个是茶包”。我有点坐不下去了,就对女儿说,“这个薯条我们拿着边走边吃吧”,女儿答应了。我举起面前的红茶喝了一口,准备收拾东西离开。突然,小姑娘迅捷地把我放到托盘里的红茶杯子握到手里,坐在了我旁边,没办法我只好把东西留在桌上离开了。发生着这些的自始至终,孩子的妈妈都没有抬过头,自然也就不知道这边她的女儿发生着什么。那一刻的我五味杂陈,有点生气,边走过孩子妈妈身边边跟老公抱怨着说,“有一天,等孩子长大了出了问题,可能也会对某个治疗师说‘我们孩子一直很乖的,从来没有发生过什么什么事,真想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的?’……怎么可以在这样的地方连看看孩子都不看,丢了怎么办呢?”我抱怨着,走了出去,深感无力,当时心里真是期待她能听到一耳朵。我不能走过去告诉这个妈妈刚才发生的事,那可能是一个无法收拾、更加难以面对的局面。接下来的一小段时间里,我就象个祥林嫂样的跟朋友和学员絮叨这件事,每每说起,心情就很沉重,甚至掉下泪来,不知如何是好。那一刻我被无能为力包围,为那个小小生命怜惜,总是禁不住想问“到底发生着什么?为什么是这样的?”本来当晚就想把这件带来强烈感受的故事写下来,但始终不能落笔,今天终于可以把它写下来,希望可以带给大家更多的思考吧!


发布于2015年12月15日 星期二 16:31:10 感谢(2)0收藏
本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简单心理平台观点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