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允许,如其所是

共情是一个经常提起的话题,特别是作为咨询师这个行业,共情是每个咨询师的基本功,然而,事实上,共情并非那么容易,我理解,共情既是技术,更是态度,一种人本的抱持的态度。

共情难在哪里呢,首先我们放不下“我”,活在这处世界,每个人都有小我,我们独特的成长经历,形成了自己对事物的理解,形成了和别人建立关系的方式,形成了适应这个世界的套路,我们都不知不觉得认为自己的观念、价值观是正确的,这样我们才能更好的活下去,我们以自己的生命经历为蓝本,以自己的人生经验为道具,形成了那么一个我自己,这个我对任何事物都有自己的一套理解,这是我们走在茫茫人生路上的工具,轻易放不下。然而要做到共情,要先把“我”放一放,要允许不同。要建立这样一个观念:我自己对某事的看法并不是完全的客观事实,也并不意味着我的看法就是就是正确的,我看到的世界,可能只是我自己的一个视角,而别人因为和我的经历不同,同一件事,他看到的感受到的可能是和我不一样的。有了这样一份观念,共情才可能发生,才能去允许这种不同,看到这种不同,并尊重这种不同。一个咨询师有了这样的态度,咨询室里,来访的东西就能够呈现出来,而不是被咨询师的各种大道理各种野蛮分析挡回去。

共情的难处,还在于不仅要看到,还要去体会。体会这个人为什么会这么看待这件事,去了解他的什么样的经历使他这么体验,这些体验里面有些什么样的感受呢?允许他的不同,然后去体验他这种不同背后的感受,还有,这个感受后面存在的需要。这要求我们要放下自己的投射,全身心的进入他人的世界。

经常看到一些很牛叉老师,说得一些直指人心的话,比如:嘴这么狠,心里一定有很多苦吧。看到的行为,是一个人嘴很毒,说话毫不留情面,把人弄得很难堪,但也看到行为背后的东西,为什么这个人嘴为毒呢?因为这是他活着的方式,他需要以语出惊人的方式得到关注,发泄内心,也许,在他的成长过程,温情的东西是奢侈品,从没感受过,他适应世界的方式就是恶狠狠的活着。

在生命的最初,作为婴儿,我们都需要被父母关注,我们需要父母感受到我们的感受,体验到我们的体验,父母及时的情感回应让我们确立自我感和存在感。然而,很多来做心理咨询的人运气没那么好,没有遇上能够及时回应的父母,在很多父母那里,或是生存的原因,或是人格的原因,他不自觉的把自己的需要放在第一位,他缺乏关注别人、看到别人的能力,孩子的感受和需要不仅不被关注,还会被否定、被压制、被羞辱、被攻击,表达真实的感受和需要成了一种不可能,既然表达出来不不安全,孩子为了活下了,为了适应父母,感受和需要或者被隔离,或者被压抑。就这样,一个真实的自己被深深的掩埋了,而掩埋了,不代表就消失了,我们的需求永远都在,只是有时候我们自己也不知道罢了,这些内在的需要就像被压在水面的气球,正面浮不上来,就变换形状、变换渠道、变换方式,或者从旁逸出,或者模糊了本来面目。于是,有些人以批评和挑剔的方式向别人靠近,有些人以自怨自艾的方式与人链接,有得人以讨好的模式建立关系,有些以控制的态度进行互动,有些以用性的魅力来捕捉人间的温暖。然而,这些模式很多时候都与初衷背道而驰,这些模式本身的破坏性反而建立不了一个真正温暖的关系。

共情,就是当看到这些行为,要去想行为背后的意图,还要去想意图后面的需要和感受,这样才能真正的看到他,允许挑剔和批评、不被讨好所蒙蔽、不被性感迷惑,去发现行为背后的需要,允许那些不安全的心穿着盔甲出现,慢慢的告诉他,我知道你这样,是因为你很多害怕、你有很多恐惧、有很多小心翼翼,有很多的不相信,不相信,这世界上真有人会接纳真实的那个欢腾的自由的孩子。

想起网上广为流传的那个咨询师祈祷文,让我们不 再迷恋成为一个问题解决的专家,只去 当一个生命的陪伴者,不想再沉迷于扮演一个拯救生命的英雄,只是走入生命的更底层,深深的聆听。让我们足够柔软,让你的悲与痛,可以,放心、安安稳稳地落下,我会去感受你的痛,让我们深深的聆听。

努力的去允许,允许你和我,都可以成为最初最初的自己,允许一切生命,如其所是。

行为问题
人际沟通
亲密关系
个人成长
发布于2015年12月27日 星期日 09:05:32 感谢(4)3收藏
本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简单心理平台观点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