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成为你自己

    最近还在听蒋勋讲的“细说红楼梦”,特别喜欢他所提到的“人的自我完成”这几个字。我的理解就是说,发挥出自己的潜力和创造力,绽放出自己内在的光华,找到属于自己生命的意义!尽管这并不容易。因为这是一个以极少数处于金字塔顶端的人的种种作为标杆来衡量和要求普罗大众的社会,我们经常会被告知,你要成为XXX那样就好了,但是却很少被鼓励-你要“成为你自己”。

    关于这个主题,在精神分析领域里最多提及的,是温尼科特和科胡特。

    温尼科特有谈到“真实自体”和“虚假自体”的概念,前者包含着每个人独特的、原创性的部分,是一种自发性的真实感,具有着生命里本真的活力性;而后者则意味着,那些行动和功能像正常人,但是感觉不到自己像个人的人,他们内心虚无,感受不到生命的活力和意义。而在为什么会造成这两种情况的原因里,从早年抚养方式的角度来说,温尼科特提出了“足够好的母亲”这个概念。

    “足够好的母亲”意味着能够“看到”孩子的本能需要和真实存在,并且像一面“镜子”一样反射给孩子,了解孩子的创造性,尊重TA的边界,根据TA需要的变化进行适应和改变,进而让孩子建立起一种真实的自体感。而“不够好的母亲”则忽略或误读孩子的需要,不是促进孩子的成长,而是让孩子扭曲自己来满足外部世界的需要,进而获得肯定,在这样的成长环境中,孩子的自发性和创造性暂停发展,成为一个表面适应良好而内心空洞的人。

    而科胡特在自体心理学里,则谈到“三极自体”的概念,简单点来说,就是孩子“被看见”(镜像移情,类似于温尼科特的“足够好的母亲”让孩子体验到的);有一个可以让孩子仰视的偶像(理想化移情,也就是在自体成长的过程中,有一个可以模仿和认同的自我理想);建立起自己与偶像的相似感(孪生移情,也就是孩子内化偶像身上的特质,并成为自体的一部分)。

    在温尼科特和科胡特的概念里,都提到了,如何可以让孩子成长为TA自己,相较之下,科胡特在这方面的概念比温尼科特更丰富,我个人的诠释如下:


Step1:看见

    从孩子刚刚出生时身体的动能,包括心脏的跳动、手脚的舞动、抓握撕咬等(这个是温尼科特特别谈到的),到自发的需求和情绪的表达,都能够被“母亲”看到并回应,因为这份回应,而让孩子建立了最初的“主体感”,一种“我存在”的感觉。这是一种相较之下更外在的物理层面的“被看见”,随着孩子年龄的成长,TA内在的天赋秉性的东西会慢慢地呈现出来,这时对父母又有了更高的要求。

    我们知道,我们看不到自己内心没有的东西,如果父母的“镜子”是蒙上灰尘的,他们便也照不出孩子的本来面目来。写到这里,就让我想起《红楼梦》里贾政和宝玉的关系来,贾政因为宝玉抓周时尽抓些脂粉钗环而大怒,认为他长大后必为酒色之徒,便一直不喜他,再加上宝玉对读圣贤书考功名的敬而远之,更是不时地被贾政责打。但是宝玉骨子里的那份对传统礼教的反叛和对功名利禄的淡然,在对待人和人的关系中,一种超越阶级的更平等的人性观,是贾政所看不到的,因为他自己心里没有。怕是只有黛玉才是宝玉灵魂最深处的镜子,他们照见彼此。


Step2:仰视

    如果说每个孩子都是怀揣着一颗潜力的种子诞生到这个世界上的话,那么,这粒种子到底会长成一棵橡树,还是变成一株雏菊,在刚开始的时候,是并不知道的。但有一点是知道的,那就是,当内在的相似感被唤起以后,就会建立起一种更深的连接和碰撞,潜藏与彰显的碰撞。此时,于一个孩子而言,便是找到了自己可以崇拜的偶像和前进的方向(属于弗洛伊德超我概念里“自我理想”的那部分)。

    日本电影大导演黑泽明在其自传《蛤蟆的油》里,就有类似的描述。从小学时候的立川老师,到中学时期的小原老师和岩松老师,以及进入电影界以后的山本嘉次郎先生,不仅能够“看见”他内在的潜力,允许他犯错,充分地鼓励他发挥出自己的个性,同时,他们自身的人格品性里面的自由精神和独立意志,也像是黑泽明内心的“自我理想”,高山仰止、景行行止。


Step3:内化

    并不仅仅是仰视,并不仅仅是“追星”,更重要的,是能够内化这些“偶像”身上与自己相似的内在品质,激发自己潜藏的能量,让那颗种子能够一点点地生根发芽,并慢慢开始拥有属于自己的力量。如是,我们便不再只是卑微附着的菟丝花,离开了参天大树,便枯萎死亡;而成为一株迎风绽放的木棉花,自己成为自己的理想。

    写到这里,我突然想起金庸的武侠小说来。不论是《天龙八部》里的北冥神功,还是《笑傲江湖》里的吸星大法,都是将别人的内力吸到自己身上为己所用。只是与这些吸人功力的法门不同,我更愿意将“内化”看作是一种“唤醒”,唤醒内心深处沉睡的力量,而“偶像”,就如同是一座灯塔,照亮自己前进的方向。于是,在这段关系里,便少了一份“你有我没有”的自卑,而多了一份“你有我也有”的平等与自信。


Step4:创造

    科胡特的三极自体里并没有谈到这部分,但我认为在成为自己的过程中,如果不提及自体原创性的部分,则是不完整的。

    我们需要“被看见”,我们需要有个“自我理想”可以去仰视,我们需要内化这些理想人物身上的内在品质并成为自己的一部分,但随后,更重要的,是在这个基础之上,激发出我们自己的创造力,形成属于自己独特的视野与品位。如是,便不再需要被激烈竞争中的外部评价系统所左右,我们自己便是自己的序列与排位。

    蒋勋在他的《带着<金刚经>旅行》中写过一个叫阿内的美术系男生,跟着他学篆刻,并帮他刻了“舍得”和“舍不得”两方闲章,“有他自己的趣味……一贯的安静知足和喜悦”。阿内后来去了美国,并入选了美国国家画廊甄选的“40 under 40”,要在其间展出自己的作品。阿内很开心,因为只要默默做自己的事,不需要张扬,便能够被有心人注意到。


    生命是一场自我完成的旅行,每个人自有TA的起点和终点,当我们能够将目光从外部的追逐,收回到内部的探索和成长,我们便也开启了成为自己的绽放之旅!


人际沟通
个人成长
发布于2016年1月04日 星期一 18:16:48 感谢(2)1收藏
本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简单心理平台观点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