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成功女高管,却总患得患失

心理咨询师 陈天星


  玲是一家跨国公司的高管,丈夫是投行高层,两人事业有成,孩子也聪明可爱。但是,在这些光环下面,玲却有着深刻的焦虑。我们的咨询足足持续了两年时间——


  我父亲是个窝囊的男人,做什么都不长久,经常失业。母亲是一个脾气急、很要强的人。童年,印象中母亲总是与父亲争吵,我在一旁吓得大气不敢出,天知道母亲的暴怒会不会变成语言上的刀子,或者行动上的巴掌降临到我头上。到现在我依然记得,小学三年级,有一次他们吵着,母亲突然就冲向我,一脚把我踢得飞了起来,然后,指着我的鼻子说:“看什么看,还不去学习,看你考的那烂成绩!”可事实是,那次我考了全年级第三名。更令我胆战心惊的是,过了两天,母亲又会慎重其事地带我去吃好吃的,然后,忏悔地说:“妈妈以后再也不打你了,是妈妈不好,你要原谅妈妈,妈妈爱你。”可下一回她又会这样。

  我不记得母亲对我有什么期许,直到我成为全校唯一一个考入重点高中的人后,她才仿佛突然意识到或许我是聪明的,破天荒地请家人吃了一顿。在酒席上她当着众人的面对我说:“不要骄傲,现在只是考上了重点高中,考上重点大学才是真本事。”我不知道她的话是不是魔咒,三年后,我真的没有考上重点大学,而所有的老师和同学都对这个结果表示不可思议,直到现在,同学会上还有人惋惜地对我说:“当年你没考上重点真是太可惜了”。可我却感觉这有什么可惜的,本来我也考不上的,成绩好也只是侥幸而已。

  不过,毕业时我还是被选中去一家外企实习,实习中因为表现特别优秀,就被留了下来。接着,认识了现在的老公,他当时已经是公司的中层了,他主动追求我,可我一直不相信他是真的爱我。我甚至一度相当焦虑,总是害怕他会突然死去,因为,我想自己不可能运气这么好,上天这么安排,一定是准备好好折磨我,让我得而复失。

  后来,我们结婚了,也有了儿子。我特别爱儿子,但是,儿子却表示我的爱太沉重了,没有给他喘息的机会。

  一个月前,我的母亲去世了,我突然感觉内心很空,生活好像开始变得很不真实了。公司本来安排我去美国参加一个高层培训,那是一个万人争抢的机会,但是,我现在却一点动力都没有。我仿佛感到自己的生命停滞了,这种停滞的感觉让我很害怕……


  心灵对话

  每个人内心都需要一种好的关系


  (在我们开始咨询五个月后,我因为要度假而事先和玲约定取消两周咨询,可到了第三周的咨询时间,她前所未有地没有按时出现。直到我打电话给她,她才猛然想起今天是我们约定的咨询时间,于是,她匆匆赶来——)

  玲:真不好意思,我竟然忘记了今天是咨询的时间。真奇怪,我从来都是很守时的一个人,今天怎么会忘记了呢?

  我:会不会因为我去度假了,而让你内心感到了被抛弃的痛苦和愤怒?

  玲:怎么可能?你这么说太自恋了吧。迟到只是因为我今天太忙了。

  我:那你能描述下今天在忙些什么吗?

  玲:嗯……好像还真不忙,和以往一样。难道你说的是对的?我无意识地对你有愤怒?

  我:有可能。承认一段关系的重要,会让人感到羞耻,就仿佛要承认自己不能像自己认为的那样独立而坚强。

  玲:或许吧。

  (一年后,我又一次去度假了,这次玲没有再迟到。)

  玲:这两周,我过得很糟,好像轻度抑郁症一样,什么也坚持不下去,明明制订了计划表,却怎么都执行不下去。我甚至感觉自己要放弃了,干脆辞职算了,反正,我也干不好工作了。

  我:听起来好像发生了什么?让你变得有些怀疑自己了?

  玲:突然,我有想哭的冲动,听到你的声音,让我很放松,好像自己又找到了自己是谁。

  我:我想这是自然的,我和你分离的这两周,你的内心缺失了某种安全稳定的感觉,而这些感受一直在帮助你维持自尊,也就是“我是好的”的感觉。

  玲:你不说,我还真想不到这方面,但是,见到你的那一刻,我好像确实平静了很多,感觉自己还是可以的。

  我:看来我们的关系是相当有信任感了。

  玲:嗯,一年前承认这点可能有些不好意思,但是,现在我好像也能接受了。承认对咨询师的依赖好像也不丢人。

  我:每个人内心都需要一种好的稳定的关系。这是很自然的需要,就好像婴儿天生就需要妈妈一样。

  玲:那我要是一直依赖下去,不也是很可怕的吗?

  我:不用担心,内化成你自己内心的感觉就好了。


  解码

  发现身边的赞美和欣赏


  玲的心理问题主要表现在低自尊,难以对自己产生认可。低自尊的人经常感到低成就,无价值感,与他人交往困难,因为,他们经常感到被侮辱和伤害,倾向于严厉地自我惩罚和妒忌他人,而且,低自尊的人也经常感到特别羞愧。

  目前国际流行的自体心理学在解释低自尊的问题上相当有启发性和适用性。自体心理学认为,每一个人在发展自尊的能力上,都需要两种情感养分,一种是夸大的需要,也可以理解为照镜子的需要,另一种是理想化的需要。夸大对于自尊的发展是必不可少的,它包括很多强烈的情感,比如想要变得强壮,具有非凡的能力或者美丽等。这些情感需求在童年是需要父母给予认同并且鼓励的。如同小女孩照镜子,渴望自己美丽,而母亲充当镜子,很好地回应她的这种夸大需求,从而,母亲帮助她构建了内心健康的自尊感,未来,小女孩将更容易体验到自己的价值和快乐。再比如一个四岁的男孩跑进房间,说自己是奥特曼,然后,他不小心把桌子给碰翻了,东西撒了一地,而这时父亲暴躁起来,冲他怒吼:“你是个狗屁奥特曼,赶紧去收拾好,我看你压根就只会做怪兽!”如果这位父亲一直这样回应孩子,那么孩子在将来即使外界评价他很优秀,但是他也很可能依旧无法感受到自己是足够强壮和有力量的。

  在玲的童年,她的父母没有满足她夸大的需求,比如当玲考了全校第三名,或许她满心欢喜地以为会被表扬时,母亲却总是极力贬低她。这就好像玲想要通过照镜子,感觉自己是漂亮聪明的,结果,镜子中却总是反馈出一个丑陋无能的形象,久而久之,她当然不会再去照镜子,也会觉得自己真的丑陋而无能。照镜子,其实就是一个内省的过程,既然感觉可怕,玲也就越来越逃避内心了,这样就导致低自尊的人往往可以发展出某些令人吃惊的能力,获得令人惊讶的成绩,但是,他们的内心却无法内化这些成就带给他们好的感受。这就是玲的双面人生的悲剧根源,她有着强大的外在,却也有着弱小的内在。

  那么,怎么来治愈低自尊的来访者呢?自体心理学认为,无论多么好的父母,也都会有误解孩子的时候,那么,对于孩子的成长来说,这就是一个“合适的挫折”,一个重要的成长时刻,因为,这个时刻不经意的到来,突然让孩子意识到自我感觉、幻想和别人眼中的自己、现实是有着区别的。于是,他学着用一种符合年龄和不夸张的方式来重新内化父母给他的评价。这种“合适的挫折”可以让自大的人变得相对自卑些,也可以让自卑的人变得相对自大些,从而,增强他们调节自尊的能力。而我和玲的两次分离,都造成了这种不经意出现的“合适的挫折”,通过对它们的修复,玲也开始觉察到,她曾经多么渴望父母的夸奖和赞美,以至于一旦失去这种夸奖和赞美,她的自尊就开始波动得厉害。如今,她也终将发现镜子是可以自己寻找的,要善于发现身边的赞美和欣赏。

亲密关系
个人成长
发布于2016年1月21日 星期四 17:00:32 感谢(1)0收藏
本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简单心理平台观点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