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身体漫谈(二) 身体是我们内在灵魂的外在体现

      现在越来越多的人说“身体是我们的朋友”,如果是朋友则意味着一种现实性的关系即亲密和分离。亲密之时感受相通,它痛你所痛﹑喜你而喜,满含默契。分离之时呢,如果我们和身体这个朋友分离了会发生什么?可以想象下没有了身体这个朋友,就像身体漫谈(一)中所说,我们的灵魂将无处安放,而身体也真的成为了一具躯壳。

   

       与其说身体是我们的朋友,不如承认身体与我们就是不个分割的整体,它就是你,你就是它。我们的现实存在得益于身体而变得具象化,每一个呼吸和动作都是人类存在的证明。

     【弗洛伊德认为冲突和它所导致的防御和压抑是自我范畴,这个自我中

“最深刻和最初的自我其实是身体自我,自我终究来源于身体的感觉,因此自我可以被认为是身体表层的一种投射。”(Freud,1905年)

他也认识到身体和情感之间的联系“一个有眼睛和耳朵能看和听的人会相信没有凡人能够保持秘密。如果嘴唇是沉默的,他的手指尖会颤动。背叛丛他的每一个毛孔里渗出来。所以要让那些大脑中隐含的体会变得有意识其实是很容易的一件任务。”(Freud,1923)】

                                   ——Fran J.Levy《舞蹈动作治疗:疗愈的艺术》

身体如此诚实,让我坚信身体则是我们内在灵魂的外在体现。

从千万的走路方式甚至是站姿我们都可以感受到不同的信息,比如我曾经的来访者颖(案例呈现已经其本人同意,名字为化名,请勿转载)

颖每次站在咨询室里的时候,我看见的总是一个姿态:身体靠着墙,脊柱弯曲大概与墙面呈现45度角,重心会一直放在一条腿上,另一条腿向后弯曲,然后该腿连接的脚则会抵在与后背接触的墙面 ,此时她的胯部则会向重力腿的方向倾斜。从侧面看形状就像一个不规则的字母C。她的双手多数时候会握在一起,双手分开时我也会听见咔咔咔抠指甲的声音。

有一次见面她一直都是这样站着。我说:你此刻的感觉如何。颖也只是简单的说我很好啊,然后就闭口不说话了。很显然我并没有感受到她感觉很好,于是我站在她身体右侧保持一米左右的距离,用她的方式和她一样靠在墙上,就这样靠了20分钟,我们俩的大的动作变化也仅限于重力腿的切换以及双手紧握和分开的交替。

她时不时的会用眼睛的余光看我,这么久的时间我感觉的自己的身体已经僵掉,脚发麻,于是我动了动自己的脚趾以缓解自己脚部发麻的感觉,忽然间我看到她也在动脚趾,于是我说出了这次见面的第二句话:“让我们一起动动脚趾吧。”她似乎受到了鼓励,脚部动作慢慢放大,从她的脸上我感受到一点的活力,她动脚趾时抬头看了我一眼说:好傻啊。但是我看见她在笑,我的感觉是天哪,她笑了,她太久没有笑了。

似乎有种默契,我们的身体顺着那面墙一点点的向对方移动靠近,当她的右侧肩膀碰到我的左侧肩膀时,我感受到她的身体抽动了一下,肩膀离开然后又轻轻的回来,反复几次似乎在试探什么,我说了第三句话:“ 你可以放心的将肩膀靠在我的肩膀上。”她的肩膀不再试探只是稳稳的靠在我的肩膀上。此刻她停下脚部动作,她问:我可以把我的脚搭在你的脚上吗?我说:可以。她将右脚轻轻的放在我的左脚脚背上。就这样我们静静的待着,之后听见的就是她小声地哭泣。

她说:“小的时候她很想让妈妈抱抱,妈妈总是把我推开,我很羡慕其他的孩子,可以被抱着可以骑在爸爸的肩膀上。有一次我想站在妈妈的脚上让她托着我走,结果她恶狠狠的对我说给我滚一边去…。”

我想起了自己的女儿,她也喜欢被抱着被扛着,她也喜欢站在我的脚上让我搂着她带着她移动。这些都是孩子在父母身上寻找和建立一种身体上的信任和支持,一种本能的需求,如果得不到身体上的支持这意味着在心理上那份原始的支持也会变得虚无飘渺,那种丧失和不安全的感觉就会被身体记忆保存下来,对于颖来说这些身体上的支持变成了奢侈品,她的身体靠在墙上脚抵在墙上无疑是她找到的一种支持方式,她说:“如果我不靠着,我觉得我的身体后面是空的,好害怕,腿会变得无力,我觉得自己都快站不住了。”

……

这次见面最初的身体形态和她说的“我很好”是完全相悖的,她如此渴望与人靠近渴望他人对她的支持,她的身体如实地说出了这一切。当我们建立这种新的支持性的关系时,身体的记忆会慢慢被刷新,此刻就需要为这种美好的感觉拍一张即时照片保存在身体里。

村上春树《海边的卡夫卡》里有段文字:我们大家都在持续失去种种宝贵的东西,宝贵的机会和可能性,这是生存的一个意义,但是我们应该有一个可以将这些作为记忆保存下来的小房间,肯定是类似于图书馆书架的房间,而我们为了解自己的心的状态,必须不断制作那个房间用的检索卡,也需要清扫,换空气,给花瓶换水,换句话说,你势必会永远生活在你自身的图书馆。

顺着村上的文字说,我们势必会永远活在自己建立的“图书馆”里,这个图书馆里会有《悲惨的世界》﹑会有 《心灵的面具》﹑会有《小公主苏菲亚》﹑会有《小王子》以及好多我们保存着一直没有打开看过的书。这个图书馆的名字叫“身体”。 



发布于2016年1月26日 星期二 14:16:45 感谢(2)1收藏
本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简单心理平台观点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