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听身体在说话 | 抑郁的另一种语言

文稿整理自Feeling Matters 我想告诉你 简单心理情绪分享Pub

分享者: 彭静


作为一名舞动治疗师,我对于动作及身体状态非常敏感,也非常关注动作背后的情绪、情感。

就像刚站上这个舞台,我觉察到肌肉变得有些僵硬。身体以这样的信号告诉我,它正处在一种非常高强度的、束缚的状态中。身体的状态并无好坏之分,它在帮助我增强自我控制感,以更好地继续和大家分享。

身体是灵魂的容器而每个灵魂都渴望通过身体表达出自己最真实的样子。这能帮助我们利用这些“看得见”“摸得到”的资源,去更多地了解自己和疗愈自己。

曾经有一段时间,家庭变故的原因,我陷入了一段时间抑郁,我每天就像丢了魂一样游荡着,弯腰、驼背、了无生气、目光无神地游荡着。

我的家人总说,“你怎么天天含胸驼背啊,太难看了”、“你这么出去好没有气质,是没有人喜欢你的”。他们每天用这样的语言告诉我这样的状态是不对的、不好的。除了耳提面命,那时他们还会不知道什么就从背后狠拍我的背,目的就是希望我能直立起来

虽然是出于好意,但这种粗暴直接的方式不仅让我气愤,也让我恐怖不已。因为我们是看不到背后的,对于我们来说,背后是保护力量最薄弱的空间。所以,除了每天的低沉,我又增加了对于不知什么时候会伸过来的手的恐惧,这种对于“侵害”的恐惧,让我的身体越来越收缩。

收缩和扩展,是我们从出生就会的表达是否舒适的方式:不会说话的小婴儿,当感觉舒爽时,表情和身体会更加舒展,而感觉不舒服(寒冷、恐惧时),身体总是收缩起来。如果我们在不断的收缩,就意味着,在那个环境下周围的人或事,是让自己感觉不舒服的,甚至是,外界的这些人和事物,我是无法信任的。

或许,你可以尝试一下这种姿势,缩成一团的、不断下沉的姿势,感受下自己的身体和情绪变化:好像所有的情绪都被积压到了肩膀到身体中段的部位,没有一个合适的通道,让情绪流淌出来(这也是为什么那么多重度抑郁和中度抑郁的人,会伴有明显的躯体症状:胸口不舒服、心脏不舒服)。

如果这时候,有人对我说“你为什么要抑郁啊”、“世界很美好啊”、“世界充满了爱和温暖啊”,我的反应会是“我知道啊”、“可是这些爱和温暖跟我有什么关系啊”。

就像我想吃苹果,你偏给我一个梨子一样,需求和给予的东西是不匹配的。就像我的弯腰驼背和不断纠正我的家人一样,我当时就是没法自己直立起来啊,我想要的只是他们的理解。

直到我接触到了我的舞动治疗师:一个炎热的夏天,在连续5天的舞动治疗工作坊课程中,每天都累哭成狗。而也正是那段时间,我切实感觉到了身体的疲倦,那是一种来自于非常悠远的过去的疲倦,像是感受到了身体里面背负的好多东西。那时的我是一个很容易内疚的人,总觉得很多时候是自己不够好,所以才发生了很多不好的事情。

五天的舞动治疗,让我觉察到,自己居然承受了那么多。与他人交往时,总觉得自己不够好,背负着太多的东西游走于这个世界,这些东西也压得我的身体不断下沉。同时,我无法体会到自己的价值,害怕把自己呈现出来让别人看到,我的身体也想帮我把自己隐藏起来。

为什么不能打开身体呢?为什么要萎缩着呢?或者是觉得情绪的终端,没有人可以真正接纳自己吧。一旦打开的情绪的终端,人们会说“你抑郁个什么呀”、“你真是没事找事”,然后会面临很多批判和批评。

身体正是听到了内在真正的声音,那种恐惧和不安,才形成了蜷缩和下沉的身体形态,来保护自己:那干脆就这样待着好了,虽然痛苦,但好像还是安全的。就像之前抑郁状态的我,坐下的时候,就像瘫在椅子上,好像没有了能量的中心点,能量是往外泄的(在舞动治疗中,我们称之为“死力”),好像一滩烂泥一样。

中国人常说“烂泥扶不上墙”(这其实有很多贬义的语义)。我常常困惑:烂泥为什么要扶上墙?扶上墙的应该是水泥呀!烂泥和水泥的属性和作用本就不一样,烂泥本就来源于土地,在土地上它才有可能发挥最大的作用和它最积极的一部分。

有时候,对抑郁的人说“世界很美好,你为什么要抑郁”,就好像对哮喘病人说“你看周围的空气很足,你为什么会呼吸困难呢”一样,是没有任何意义的!就像硬是想把烂泥扶上墙一样。

如果未来某一天,你或者你身边的人,变得像烂泥一样的时候,请不要硬想扶上墙。这可能会带来更多的伤害,甚至让他觉得这个世界很讨厌。

不如给他一点时间和空间,给予他一个包容的环境,让他去感受自己有情绪,让他知道自己的情绪是被允许的。坐在他旁边,即便你不知道该做什么,也请告诉他,“我知道你现在很痛苦,但我不知道该做什么,我愿意尝试去理解你”。

尊重他现有的状态,安静陪伴他去寻找自己存在的意义,相信他会慢慢滋发出内在的力量,去支撑自己直立起来。就像你们看到的现在的我。


亲子教育
亲密关系
情绪压力
个人成长
发布于2016年1月26日 星期二 14:40:33 感谢(5)5收藏
本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简单心理平台观点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