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嫌领导无能,想离开却感内疚

倾诉男主角:晔(化名),35岁,国企经理

  晔走进咨询室,在坐下的一瞬间,低头重重地吁了一口气。看着他疲倦的面容下依稀窥见的精干和残存的果敢,我脑海中浮现出海明威的一句话:“一个男人尽可以被毁灭,但是却不能被打败”,也就是说一个真正的男人只能从内部被打败。而此时我眼前的这个男人就像是这样一个从内部走向毁灭的人。在他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听从领导安排去了国外苦干

  我是国内一所重点大学电子系的研究生,毕业后选择成为国内一家大型通信服务商的员工。认真工作了5年,从基层的程序员晋升为一名中层管理干部。两年前,一直跟随的领导找我谈话,希望我可以去南非负责一个当地的项目。虽然,工资待遇要比国内高许多,但是一想到自己的孩子还小,爱人要独自承担所有的家务,我拒绝了。领导很诚恳,说这个项目对于他的职位上升很重要,希望我可以帮他一把,并向我保证,一旦他职位上升了,就保举我顶替他现在的位子。

  于情于理,我都感到无法再次拒绝。尤其是于情上,毕竟我与他一起共事了5年多,他平时也蛮照顾我的,多少有些感情了。这次事关领导晋升,而且他又亲自恳求我,更让我无法拒绝。于是,我收拾起自己不情愿的心情,离开了妻儿,前往南非。

  到了那里才发现,摆在面前的简直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总共20人的团队,要完成100人的任务量,还有时间限制。但凭着一股气,我做到了,让当地和其他国际同行都刮目相看。只有我自己知道,荣耀的背后是无数个殚精竭虑的日子,是无数次个人能力和人际关系的透支。

  领导说升职的承诺无法兑现了

  两年过去,眼看着项目就要竣工、任务就要完成,我终于敢松口气了。就在这时,我接到领导的电话,说是事情有变,他可能不能保举我晋升了,希望我能做好心理准备。我不知道当时是怎么挂电话的,只感觉心里很冷,又失望又气愤,浑身发抖,出冷汗。一夜无眠,我第二天简单地交接了工作,搭乘飞机回国:我想当面问问他,为什么会这样?

  领导见到我,大吃一惊,把我拉到他办公室里向我诉说了事情的原委。原来,公司中其他几个中层干部联名向上级反映,说我人际沟通能力有缺陷,在南非做工程时常独断专行,导致下属极度不满。这些人还威胁说,要是我晋升的话,他们就集体辞职。

  我真想不到,这些人呆在办公室里享清福不算,看到别人做出成绩来还要在背后捅一刀。什么叫独断专行?要承担那么大的任务量,不强硬能推动项目发展吗?何况,如果下属真的对我不满意,认为我不尊重他们,他们可能配合我把这么重的任务完成吗?我气得发抖,差点冲到那些人面前去质问他们。领导拉住了我,面色诚恳地说,事情到这一步,再说什么也无济于事了,因为来自各方面的压力太大,他也没办法,希望我可以忍一忍,等过段日子,他再想办法。

  我握紧了拳头,心里既不甘又无奈,还有一种怀疑和气愤。但总算我还有点理智,知道只有隐忍——在当时的情况下,我不能把唯一可能帮我的人也得罪了。我再一次接受了他的意见,回南非把之前的工作结束,然后回到国内继续原来的职位,等待领导的承诺兑现。

  妻子质问我:是不是个男人

  这一等待就是好几个月。其间,我内心煎熬、不甘,与妻子的争执也越来越多。就在上个星期的某个晚上,我们再次说到了这件事情,没想到她劈头来了一句:“你还是不是个男人?”或许一直以来的委屈和隐忍都被这句话给刺破了,我当即泪如雨下,夺门而出。路上,我越想越觉得自己窝囊。在街上游荡了一晚上之后,激荡的情绪又稍微平静了一些。我对自己说,命运就是这样作弄人,自己虽然不是最幸运的,但也应该不是最惨的,就以平常心看待吧。

  然而,理智上我能这么安慰自己,但现实是,从那以后,我就“病”了。我感到自己的头部好像带了一个头盔,相当厚重,被压得无法入睡,而且常常心悸、出汗、老想打人发泄。我先去医院检查脑部,医生说没什么问题;后来又去了精神卫生中心,被医生诊断为焦虑神经症。看着医生开的药,我总觉得有些担心,心想,心理咨询会不会有些用呢?于是,我来了……

  [心灵对话]

  潜意识把他当成了父亲

  咨询师:当面对那位领导时,你什么感受?

  晔有些自我解嘲地回答:愤怒、绝望、委屈、无奈、懊悔,好像一切有关悲哀的情绪都有吧。

  咨询师:你的父亲是个什么样的人?能描述一下他吗?或者回忆一两个你印象深刻的事情?

  晔想了想说:是个老实巴交的农民。小时候,有一次他打麻将,被其他三个人联手骗了,回家后母亲骂他窝囊,可他告诉我,吃亏是福。

  咨询师:你想不想成为父亲那样的人呢?

  晔迅速地回答:我感觉他就是个没有个性的人,比较懦弱。而我一直拼命学习工作,就是为了成为一个和他不一样的、有个性的男人。

  咨询师:那么,为何当你的爱人问你“是不是男人”的时候,你会有崩溃的感受呢?

  晔:当时我感觉委屈,感到自己很虚伪,不敢做真实的自己。或许,我正成为父亲一样的人。

  咨询师:你所谓的真实的自己是什么意思?

  晔:就是按我事先考虑过的,假如这次公司不给我晋升,我就跳槽。其实,之前有几个猎头公司都找过我,甚至一家竞争对手答应给我三倍的年薪挖我。但是,不知为什么当事情真的发生,面对那位领导我又没有勇气提出辞职了。

  咨询师:你要是强行提出不给晋升就辞职,你觉得你的领导会怎么反应?

  晔语气坚定地回答:我想他先是很愤怒,然后会再痛苦吧。毕竟,我这么多年都顺从着他。我要是走了,他会很没有面子的。

  咨询师:听下来,现在你的所作所为,倒像是你不忍伤害领导因而潜意识地压抑自我的成长?

  晔:你不说我还没意识到,可想想还真有这么点意思,我早觉得跟着他干有点屈才了,这次他又被几个同事合起来欺骗,实在是个没有能力的人。但是,每次想要离开的时候,又老想着父亲那句吃亏是福的话,也就不知怎么的就忍耐了这么久。

  咨询师:会不会是你潜意识地把他当做了你儿时的父亲?

  晔听完明显愣了一下,然后释然地说:有道理,确实是这样的。其实我早不想跟他干了,只是,每次一有这样的想法就会有种背叛了他的感觉,会产生内疚。而这种感觉很像我小时候要出头,父亲就劝我吃亏是福、枪打出头鸟的情景。时间久了,我只要一想到离开,就会有内疚了。现在看来我大可不必这样了,毕竟,我们只是工作磁系,应该要按职场规则办。

  [解码]

  超我压抑了自我成长

  这是比较典型的由于俄狄浦斯情结产生的焦虑。何谓俄狄浦斯情结,按照弗洛依德的解释就是说,当人的心理结构发展到三岁左右,就会在本我和自我的基础上,产生超我,而超我的规则就是男孩要认同自己的父亲,女孩要认同自己的母亲。简单地说就是父母辈的处世哲学在同性子女身上的传递,比如说晔父亲的“吃亏是福”的哲学,就进入了晔的超我中,之后,就会发挥监督自我的作用,一旦自我对超我提出疑问,就会产生内疚感和罪恶感。

  晔因为长期和他的老领导工作,这种领导和被领导的关系,很容易就诱发晔在潜意识中把老领导当做了自己的父亲。等于说,只要有老领导的地方,晔都会加倍地恪守他父亲的那套“吃亏是福,枪打出头鸟”的人生信条,而任何否定或者拒绝老领导的想法都被晔感受为一种伤害父亲形象的内疚和罪恶感。

  但是,一个独立成熟的人格必须是敢于怀疑和批判超我的,一味地顺从超我的戒律,用内疚和罪恶感来压抑潜能只会造成虚假的人格,自己为自己套上紧箍咒。








个人成长
发布于2016年1月29日 星期五 07:18:16 感谢(0)1收藏
本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简单心理平台观点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