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两位成功男士遭遇变故后的反思

倾诉男主角一:昊(化名),40岁,公司高管

心理咨询师 陈天星

编者按:在我们身边有不少所谓的成功人士:事业感情双丰收,人生各方面似乎都游刃有余。今天的两位倾诉者,在别人眼里就属于这样的成功者,而他们自己也习惯了一帆风顺的人生。然而,变故突然发生了。那么,作为当事人,是选择一蹶不振、因此消沉,还是借机反思、进而成长呢?不妨一起来听听他们与咨询师的心灵对话。或许,我们能从中获得些许借鉴——

妻子坚决要离婚,懵了

昊,40岁,仪表堂堂,有儿有女,事业有成。但是,最近他遇到一个崩溃性的人生危机,在家全职照顾孩子的妻子竟然出轨了,而且,这个消息还是妻子自己告诉他的,因为妻子选择要和他离婚。昊在得知这消息的第一反应是震惊、愤怒,不过他很快恢复了冷静,思考着发生这一切的缘由。当得知是因为自己拼命忙事业而无法给予妻子情感上的依恋和温暖时,他决心放弃事业,保住家庭。但是,令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即使他宽容了妻子的背叛,也深刻反省了自己作为丈夫的失职,妻子仍旧选择离婚,理由只有一个:过去的就过去了,让彼此都开始新的生活吧。昊无论如何都想不通,于是来做心理咨询。

“我人生第一次彻底感到无能”

昊:太可怕了,现在我都不敢回家,一见到一双儿女,想到他们两个也要分离,就觉得真是作孽啊。一个人呆着的时候,我也会情绪失控。

我:你担心自己再也没能力带给孩子们幸福了?

昊:是啊,这是我人生第一次彻彻底底地感到无能,感到害怕。以往我一直是一个勇敢的人,遇到任何的困难我都可以迎难而上,有时甚至是越挫越勇。但是,这都是事业上的事。面对家庭的变故,我却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我:现在你感到很茫然和无助。但是,以往你的胜任感都很强?

昊:唉,说实话,直到现在我都不认为自己做错了什么,虽然,我口头上向妻子承认自己因为忙于奋斗事业忽略了她,但事实上我从来不曾忽略过她。我一直期望做到家庭和事业的平衡。每次出差我都会给她买礼物,一不加班就早早回家,带着孩子们去看电影、逛超市或者享受家庭生活。其他同事都是有钱了就想着在外面怎么潇洒,而我却坚守本分。做人都做到这份了,为什么我还是要面对这样的不公平呢?!

我:你觉得自己已经很努力地做完美丈夫了,但是,现在却不得不面对一个不公平的事实?

昊:唉,人生就是这么不公平。

我:确实,人生从来不是完全公平的,但是,某种程度上也是公平的,比如相比于其他人,你之前的人生一帆风顺,于是如今出现了某种波折。而且从发展的眼光看,也许几年以,你会发现现在的局面未必是坏事呢?

昊:你是说,将来反而是好事?

我:也不是这么说。只是说,这也是你的一笔人生财富,至少让你有机会知道别人眼中的自己,从而也能更了解自己。

昊(苦笑):是啊,如今,算是领悟一二了。

我:你对将来有什么打算?

昊:我也努力过了,还是不行,那么不放也得放啊,缘分尽了。

失去安全感

昊的暂时性心理崩溃,从精神分析角度而言,很可能是心理创伤太大而导致退行到无助的状态。这种经验类似于一个婴儿本来感觉自己和母亲是一体的、共生的,相互之间充满了信任和安全感,但是,随着成长,婴儿会慢慢发现母亲不能满足他的所有需要,比如,他想吃奶,但是母亲迟迟没有给他,或者他不想吃奶了,但是母亲强迫他继续吃。当他有一天突然发现,母亲原来是独立于自己的存在时,他的感觉是很震惊的。同样的,昊原来一直以为自己的生活是安全的、稳固的,他和社会就好像婴儿和母亲的关系。可当他遇到妻子提出离婚、而社会会保护妻子的独立性时,他才突然意识到,一切并不会按照自己设想的一直进行下去。

其实,从哲学发展的眼光看,可以这样理解:夫妻关系并非固定不变的,如果夫妻双方在婚后不能认同彼此的目标,那么其关系也有可能发生变化甚至解体。更重要的是,昊或许能从现在的经历中领悟到,婚姻和感情也是需要经营的,不仅仅是给对方自己想给的,更重要的是给对方想要的。

倾诉男主角二:潇(化名),35岁,销售

女友个个都爽约,晕了

潇高大英俊,有着迷人的自信笑容,无论走到哪里都会成为焦点,尤其受到异性的青睐,这也帮助他成为了一名相当成功的金牌销售。

潇来做咨询是因为他的一次经历,让自己感到困惑。原来,身为“钻石王老五”的他有一个习惯,就是每到一个城市都喜欢约见女网友,时间久了,国内几个著名大城市都有他的“女朋友”了。他每次出差都会事先制定一个表格,里面有他计划要约会的女友姓名,以及时间地点、要选择的礼物和安排的节目。多年来,潇仿佛一个老练的钓鱼者,对猎艳这种事情,几乎是游刃有余。

在来做咨询的前一个月,潇去北京出差,遇到一件诡异的事情,就是他在酒店一连联系了四个女朋友,竟然无一赴约。更令他感到奇怪的是,他竟然丝毫没有失落感,反倒感觉很轻松,一个人舒舒服服地睡了一觉。事后,他觉得很疑惑,难道自己突然对男欢女爱没兴趣了?这说明了什么?会不会是某种征兆?

“我觉得该认真面对人生了”

潇:你说,我这种轻松感是不是假的?只是为了掩饰我内心的孤独感和失败感?

我:你当时感觉到轻松感?

潇:是的,本来我以为自己会焦虑和烦躁,会像小说里写的千方百计地去追问她们为什么不接我电话、不赴我约会?或者,自己再出去找其他人,但是,我没有,也不想。

我:你就是感到了轻松?然后,自己睡了一觉?

潇:是的,我发现孤独并不可怕,可以有空想一些自己很少去想的事情。

我:你都想了些什么?

潇:想到自己也30多岁了,也该认真面对自己的人生了。

我:你提到要认真面对人生了,

那是怎样的一种感觉呢?

潇:不好说,一种忧伤和愁苦吧。以前,我或许总是想通过找女人来逃避这些感觉吧,这次突然发现,这种感觉是我必须要面对和承受的,而且,我可以做到。这点让我比较吃惊。

我:那么,你有没有想过,那些女朋友为什么不来赴约?

潇:大概是我从来不与她们谈论将来吧,所以,当她们有了固定的对象后,就不来了。

我:对于她们这样的选择,你能理解吗?

潇:能理解的,毕竟我不能给她们安定。

我:那你想过自己的将来吗?比如与某个女性成家?

潇:以前没想过,现在觉得或许到了认真想想的时候了。

寻找自我

从精神分析角度出发,潇的行为有些类似强迫症:内心感觉自己一定要在出差的时候找人陪伴,同时,另一个声音告诉他这样做对于人生是无建设性的、对他人是不负责任的,于是,潇陷入了心理冲突之中,做与不做、有无意义,以及对责任感的拷问,都让他感到烦恼和焦虑。从人格结构而言,潇的“本我”(原始的我,遵循快乐原则)想要猎艳;而潇的“超我”(道德的我,遵循完美主义)却更想要有价值的自我实现,因此希望避免过度的情欲造成的麻烦和浪费;那么,夹在中间的“自我”(现实的我,遵循现实原则)只好分别部分地满足“本我”和“超我”,即与女性建立肉体关系但不确立稳定的婚姻关系和精神联系。正因为都是部分满足,因此自我的这个解决方案很难持久,导致潇在人格的成长方面陷入停滞,无法去追求人生更高层面的精神境界,比如责任感、爱、亲密、分享等。

我想,潇来做咨询的动机,或许就是想找回丢失的自己吧。他在那孤独的一夜中经历的或许就是某种自性的觉悟,也就是对 “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要到哪里去”等人生终极问题的感知。当他反思后,或许,人格就会成长起来了。

个人成长
发布于2016年1月29日 星期五 07:20:15 感谢(0)2收藏
本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简单心理平台观点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