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原创】相遇,得度——电影《三打白骨精》观感

文/吴知力


创伤


白骨精千年之前因身边人类的怯懦与愚蠢而成为他们的替罪羊,这种重创使她无法再接受自己成为人类的一员,她要抵制命运的轮回继续为妖。以怨怼为核心,她的自体尚可凝聚,她还可以成为一部分的自己,她还可以感受到她自己(的力量),若连怨恨都没有了,她便无法以某种方式具体地存在,因她无法接受自己作为一个人而存在。她被卡在那里,只能恨,不自由。


她宁为妖孽不愿成人,一方面是怨气缠身千年不散,另一方面是她认同了伤害她的人们对她的指认——“妖孽”,在事实层面上她知道自己前世为人时是无辜的,但自我是他人的无意识,在她的内心深处,她认同了他人的眼光,在他人的眼光中,她只获得了“妖孽”这一个身份。


相遇


白骨精在国王眼光中看到的自己是一个可以被栽赃嫁祸、人人恨之避之唯恐不及的恶之化身,在自己的手下眼中看到的自己是地狱。只到这一次与唐僧的相遇,无论她变成老婆婆还是妖怪,唐僧都以平等心对之,最后愿以自己的生命来做助她脱离恨之苦海的一次尝试,连白骨精自己都不信自己可以得到救赎,唐僧却是一直深信不疑的。因他天赋便可看到他人之心相——恶只是一种名相,其本性亦为空,没有恒常的坏人,坏人亦可得救,只是你愿不愿为她下一次地狱,一次不成,愿不愿意为她下十次地狱。



成人


唐僧欲成佛必须先成人。唐僧以心印心,看到的都是善,对恶总是缺乏准备。他发心至善,但面对现实问题却幼稚如孩童,缺乏应对的办法。说尽好话但“坏事”却不得不全由孙悟空去做、去背。但生而为人,有时是不得不去承受“为恶”的内疚的,承受内疚既是一种能力亦是一种为人的责任。唐僧执着于“善”之教条,无法承受“为恶”之内疚,在现实面前常寸步难行,亦不自由。


认同


从石头里蹦出来、没爹没妈的孙悟空,后来又因挑战权威而被强权(如来)压在五行山下500年。迫于无奈,不情不愿地保护唐僧去取经,他称唐僧为小和尚,他是无法认同唐僧作为一个父性的榜样(父亲、师父)而存在的,只到当他看到唐僧愿为救赎妖怪而付出自己(自我),唐僧势大力沉的博爱与担当,帮助孙悟空完成了对父亲的认同,孙悟空从此成为了一个有爹的人,也必然能心甘情愿地去遵守一些规则了。


唐僧大慈悲,孙悟空大勇猛,但都不自在,自在在哪呢?也许只有渡尽劫波,历经沧桑,在迷茫与苦痛中生出些许无我智慧来,自在才会一点一点多起来吧。


本文系原创文章,未经正式授权不能转载,如需授权请加zdxltz(微信号),我们会在1小时之内予以回复。



发布于2016年2月19日 星期五 10:28:43 感谢(0)2收藏
本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简单心理平台观点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