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哀伤的力量——《后会无期》影评

作者/吴知力


《后会无期》是韩寒自己与自己的对话。


从精神分析的客体关系理论看,我们可以把《后会无期》中的所有人物看成是韩寒内部的自体或客体。


而主人公浩汉与江河就是韩寒内部主要的两个自体,影片中贯穿着浩汉与江河的对话与冲突。


也就是说整部片子里至少有一条主线是韩寒内在的两部分自体的对话与冲突。


一、浩汉


浩汉是韩寒内部那个比较自恋-自卑的部分,他出身底层并混迹底层但却认为自己掌握了很多资源,他的那种认知与自信在观众看来是比较反讽的。


他去过“外面”的世界,而他过于地把自己代入外面的世界或认为自己已然是外面的世界的主流中的一员,但这并不是事实。


这种反差反而造成了他内在的空洞与无力,而他在精神上对家乡(家乡对应着一个人的早期自我)的放弃使他成了一个无家可归的人,一个在精神上无家可归的人又能有什么力量呢?


当他用锅盖盖住了正打算从温水里逃出的青蛙时,他对现实残酷的认知正映射出他内在深沉的绝望。


二、江河


江河充满了忧郁的气息,他是腼腆而不与世界争斗的,他是韩寒内在正在(或能够)经历哀伤的那一部分。


他表面上看起来不像浩汉那样有力有主见,但他却是更为整合的存在。


他的情感更为真切,而这更为真切的情感事实上也唤醒了苏米内心真情的那一部分。


在影片结尾浩汉与江河分开时让小狗自己去选择跟谁时,小狗选择了跟随江河,小狗作为韩寒内心脆弱、本能的一种存在,它选择的是更有温度的江河,这像是韩寒做出的一次投票,他更愿意追随自己哀伤、整合、无争的那一部分。


而影片最后,江河获得了世俗意义上的成功,这像是韩寒的自画像,他哀伤而整合的部分让他的作品引起了他人的共鸣而获得成功,它喻示了哀伤中存在着一种力量,那是一种整合的力量、一种打动人心的力量、一种能够让人保有自我并存在下去的力量。


三、胡生


韩寒给剧中共同出发的三个人中智力低下的那一位取名“胡生”,听起来有“胡乱生出来”的意思。


这似乎是在说胡生不应该被生出来。


而胡生在宾馆事件中被他的同伴无意识地遗忘(可见在韩寒看来,一个智力低下的人对别人是多么的不重要),然后胡生自己也没有能力给他们打一个电话(或给自己的手机打一个电话)。


然后胡生就在影片中彻底迷失了。


从文章开头所说的视角,胡生也是韩寒内部的自体,韩寒是如此地排斥与否定自己的这一部分,当然,也有对自己这部分的戏谑,而这种戏谑便是韩寒整合自己这部分的方式。


本文系原创文章,未经正式授权不能转载,如需授权请加zdxltz(微信号),我们会在1小时之内予以回复。



发布于2016年2月19日 星期五 10:46:36 感谢(0)2收藏
本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简单心理平台观点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