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自体客体性移情之“镜映”移情一

有些小时候没能得到充分的,来自双亲真实内在反馈的客人,在咨询时,会比较喜欢观察咨询师的反应,由此来获得对自我认识的反馈性资料.观察的方式因人而异,有的就眼睁睁地,探索地看着对方,而有的,就干脆直接问咨询师,对他(她)是什么感觉和看法,甚至直接要求咨询师一旦有了感觉就需要告诉他(她)。

那么地在意咨询师的反应和看法,是因为,从小就无法从父母那儿得到一个确定的“镜映”反馈,即便有,也好像不真实--你总说我好,可为什么总不愿让我去冒险;你总说我不好,可为什么总盯住我不放;你总对我冷冷淡淡,到底是你不好,还是我不好?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

我到底是个怎样的人;我身边的你到底会怎样看我,对我;你真地了解我吗?你真的明白我吗?你真的相信我吗?还是我真的该相信你?一切是那么的不确定。

当来访者因为种种个人原因来到咨询室时,会逐渐将这类“镜映”需求投射到咨询师的身上来,并逐渐让咨询师感到了一种“被控”反馈的压力。此时,来访者的诉求显然已经超越普通的“初始协商建立治疗联盟”的程度了,那么,咨询师基本可以判断,“镜映”移情出现了...

在来访者此时的关系意象里,对面的咨询师仿佛是咨询师,仿佛又不是咨询师了,早年重要人物的“灵魂”,开始明显阻隔在两人之间--其实,从一开始它就已经存在了,只是现在更明显了!

双人之舞终于蝶变成“三人”甚至“多人”之舞了......

发布于2016年2月19日 星期五 16:37:51 感谢(1)1收藏
本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简单心理平台观点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