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自体客体移情之“镜映性移情”二

在来访者的镜映性移情明显出现的时候,咨询师会有一种较明显的被控感,同时伴随惯性工作思维的短暂阻滞,甚至会有中轻度的对回应“抗拒”感。此时,咨询师可能会出现矛盾的心情:直接回应吧,很勉强,不对劲;回避绕开吧,也不合适,对方正对你的回应严阵以待呢!

这种感觉,类似于觉察到被对方投射性认同后产生的感觉。不同之处,只是在于后者是“悄悄的”,前者却更直接明显。也许可以用一种“镜映需求”的“爆发”,来形容此心理状态。

在来访者的内心深处,仿佛有个声音在呐喊:告诉我!告诉我!我们在一起这么久了,你怎么看我...我到底是谁?我到底值不值得爱?...告诉我,请你告诉我...

此时占据来访者内心的,是一个被压抑忽略得年月久远的孩子,在追问他当年的双亲,在尝试要回当年没有得到过的回应,不管这个回应会是什么。而在当年,这个回应如果给的及时适当,将有助于孩子顺利渡过“夸大性自体”的收缩过程,让利比多的能量能顺畅地从自我转向外界,否则,将一直停留在对自我的强烈关注和“镜映”性需求中--

人的心灵总是在寻求早年重复,渴望着自我疗愈的时机。这是个典型的例子。如今的咨询师,便被来访者在潜意识想象中,代替了当年的双亲,来承受这份治疗的期待。

如果按照心理学家马勒的观点,来访者此时是退行到了共生期后的和解期,与个体化时期的交界处了。独立和依赖的矛盾,伴随着建立自我同一性的渴望,在此一览无遗。

既然如此,是否咨询师就该直接回答来访者的疑问,把对他(她)的看法告诉他(她)呢?我个人的看法,还是要慎重对待这个回应。因为,咨询师毕竟不是来访者的父母,无论怎样努力象他(她)的父母般付出,也无法完全替代真正的父母。这也意味着,由真正的父母在早年所带来的缺失,也是咨询师无法完全填补的。任何试图代替对方父母的想法和做法,都是不明智的,反而会埋下未来虚假关系的隐患。

而且,咨询师对这类看法的直接回答,可能还会带来一个恶果:将双方关系中的某种移情想象一下子拉回了现实。在探索还不够透彻深入的时候,这么做无疑将对咨询效果带来不可小觑的阻碍性破坏。

也许,咨询师可以这么回应:我知道,这个问题对你很重要。可是,对于怎么回答你,我很矛盾(坦诚反馈感受),直接回答吧,我觉得我好像在被你期待变成你的父母,或者变成一个权威。之前我们讨论过了,这对我们的咨询不利。可是不回答你呢,又可能让你感觉我好像在心虚逃避,让你不满意。我该怎样才能让你理解我的想法呢?其实,我更感兴趣的,是你自己怎么看待自己是个怎样的人,我觉得,这才是最重要的......或者,你觉得,在你父母内心,他们是如何看待你的呢......

让话题回到自我觉察和自我探索去......

发布于2016年2月19日 星期五 16:39:30 感谢(0)1收藏
本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简单心理平台观点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