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欲望与爱情

昨晚在电台节目里与主持人和嘉宾们探讨了一个有意思的话题:
现在的人的感情生活怎么了?

      一个孩子都16岁了的已婚妈妈(可想而知已近中年),被一个男同事疯狂追求,本来家庭和睦的她也情不自禁暗地里开始有点儿心猿意马。
      恐怕,她心里在想:是不是现在终于遇到真正的爱情了呢?


其实,这到底是不是真正的爱情,要看看前提和背景了。

如果她早就对婚姻丈夫不满,严重缺乏被爱和关心,那么就很有可能被打动而认为遇到了真正的爱情;

如果她本来对婚姻丈夫满意度还可,只是因为被柴米油盐磨砺掉了激情和冲动,那么,就有可能会怀疑
对方的激情是否只是一时的冲动和欲望?
自己的动摇是否同样只是冲动或欲望,是对家庭不负责任的表现?
从而不让自己轻易掉入情感的漩涡里。




爱情,没有对错之分;可是,欲望有。
又或者,欲望其实也没有对错之分,只有是否适宜之分。
而爱情和欲望的界线有时又是那么的模糊不清。


珍妮特·温特森说,“爱情是恒久的,而欲望在此刻;爱情由欲望引领,欲望深化成爱情。”

由此,欲望与爱情其实相互独立又能互为转化

当一个人,那么地想与对方在一起,无限憧憬和幻想拥有对方时,
既有可能只是欲望——尤其在当无视对方的现实快乐幸福与否,没有互动只是单向时;
也有可能已深化为爱情——当双方同时被激发对彼此的渴望和欲望,彼此以彼此的快乐为快乐,悲哀为悲哀时,那也许就是真正的爱情到来了。
 


可以确定的是,倘若一直是单方面的所谓“爱情”,没有对方回应的、不太顾及对方开心需要与否的所谓“爱情”,
其实,爱的并不是现实中的那个人,而是自我幻想中的一个“客体”——幻想世界里的那个理想化的、早已丢失的“孪生兄妹”,或者“理想父母”——只是投射在了眼前的这个人身上而已。


在这种情况下,被投射者不但很难感受到爱,甚至只会感受到被约束,被控制,被“物化”,从而内心产生难受想要逃避之感

戏剧化的是,这释放所谓“爱情”实则“欲望”的一方:
要么穷追猛打、不死心,折磨自己和他人;
要么内心独自沧海桑田、愁肠百结,仿佛全世界都在为其哀唱悲歌。


这都是在自己的世界里自己跟自己玩,与现实他人无关。
虽然可能他人的反应会被拿作成为借口。




真正的爱是什么呢?

      电影《速度与激情7》里,女主角失忆,彼此深爱的男主角一直守候在其身边,没有用语言轰炸,而只是默默地用关心和保护,等候女主的爱情回归。
      在生死的那一刻,女主向着男主倾诉衷肠,告诉他其实自己早已恢复记忆,并已忆起当年两人婚礼上深情的承诺。
      她问男主,为何不告诉自己两人其实已经结婚。
      男主回答,因为,他如何告诉一个他明知道是深爱自己的人呢!


这才是真正的爱情啊!
为了让深爱的人不要有太大压力,他宁愿默默等候对方的记忆恢复。
这同样也要有多么深厚的、对于对方的爱和信任啊,才能做到这点!

有时候,对欲望的压抑其实是最深的爱,尤其在考虑到对方的感受的时候。
 


珍妮特说:“爱一个人是条捷径,令我们得以了解成为另一个人是何种感觉;但欲望在我们的感情中占据了一个有影响力的位置。”
荣格,由炼金术出发,把欲望说成是一只白鸟,当它出现时,应该一直尾随它,但不该总把它带到地面。


对我而言:
当我信任我的欲望时,
无论我是否按其行事,生活总会变得困难得多,但又奇怪地被照亮了。
当我不信任我的欲望时,
无论出于怯懦或常识,慢慢地我会进入阴影处。
我无法解释这点,但我发现这是真的。


可以肯定的是:欲望和爱都是人生中不可或缺的部分
如何能够面对欲望,不过于压抑、忽视欲望;
又能把其中适当的欲望升华为爱情,享受双重的丰硕果实;
而同时接受其他部分的仅仅只是欲望?

这是个考验人但并不那么遥远的梦想。

我仿佛已能品味到一些了。

珍妮特说:
“欲望值得尊敬,它值得上那些纷扰。但它不是爱情,只有爱情才值得上一切。”

亲密关系
2016年2月19日 16:45
本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简单心理平台观点

评论

Logo round下载简单心理
享受优质服务
立即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