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美丽空姐的疯狂性幻想



讲述者:芸(化名),36岁,空姐

我出生在一个二线城市里,父亲是当地的教育局干部,母亲是初中老师,所以,从小父母对我的教育就非常重视。

印象里父亲是一个心存高远的人,他说他是爱我的,但为了事业,不得不花时间应酬。我上小学的时候,他经常喝得微醉地回来,然后抱着我说:“爸爸希望你以后一定要考上重点大学。你看爸爸现在这么辛苦,都是为了你。”记得我当时傻乎乎地回答:“爸爸,我怕我考不上,我现在成绩一般。”他听了就会说,没事,好好努力就是了。然后,就有些不耐烦地休息去了。可当时,我是多么渴望他能多问问我,或者,指导一下我要怎么样努力呀!现在回想起来,他对我的爱好像很空洞,他并不关心我内心在想什么,或者感受什么。

母亲对我而言,是一个很不真实的存在。记得小时候写作文,题目是《我的妈妈》。很多同学都会写“我的妈妈很爱美”“我的妈妈善解人意”“我的妈妈很温柔”等等,只有我,不知道该怎么写。因为,妈妈好像一直不关注我,总是忙于自己的事业。她说,从她结婚后,就没有穿过裙子;她好像也不善解人意,只知道一个人在房间里批改作业和研究教学大纲。现在,我经常会在脑海中自动地浮现一个场景:在我小学三年级的时候,一个下着雨的星期六,爸爸很早就出去应酬了,妈妈在书房改着作业,我翻出很多世界名著,都摆在客厅的地上,然后,我一边听着雨水拍打玻璃窗的沙沙声,一边翻看着那些世界名著。令我奇怪的是,记忆里,我好像不曾感受到母亲的存在,也没记得她出来和我说过话,我好像一直被雨水和书的内容所吸引。妈妈好像也不温柔,因为,每当我因为调皮被父亲狠狠地揍时,她总是会在旁边添油加醋地刺激父亲,而没有像其他人的妈妈那样去保护自己的孩子。

这就是我的父母,我就这么中规中矩地长大了。因为我从小就长得漂亮,一直会被男孩子骚扰。但是,父母在这方面是毫不妥协的,告诉我必须注意自己的言行。他们的想法很简单,就是假如女孩子被别人骚扰,原因只有一个,就是女孩子自己不端庄、不自爱,勾引人家在先。在这样的教育下,让我在男女交往方面变得很敏感而羞怯。高中时,我完全不敢恋爱,到了大学,父母说可以恋爱了,于是,我开始尝试。我发现,自己总是被带点“匪气”的男孩吸引,他们总是能讨我的欢心,但却无法讨到父母的欢心。最后,我找了一个大我六岁的丈夫,当时,他已经是个小有成就的企业家,为人稳重。父母虽然因为他年龄的问题有点抱怨,但是,总体上对他感觉还可以。婚后,我整天飞来飞去,他也随着业务的繁忙飞来飞去,我们聚少离多,但都很适应。五年前我们也有了自己的女儿。

现在,我为什么要来找做咨询呢?因为,我陷入了一场疯狂的幻想中……


芸:三个月前,我去一家健身中心健身,偶然认识了一个私教。不知什么原因,我的性欲就好像潘多拉的盒子一样突然打开了。每周我都渴望和他一起锻炼,我对他着迷,经常会幻想被他抚摸,被他亲吻。哦,还有一个幻想我不想说。

我:没关系,你说还是不说,都是你的自由。不过,我不是对你的隐私感兴趣,我更感兴趣的是你的内在,我要知道你的内心发生了什么?

芸:嗯……好吧,虽然说出来让我感到很羞耻。他是那种带“匪气”的、有点点“坏”的男人,我幻想他会肆无忌惮地和我做爱,有点像电影里面那种突然把我的衣服撕开,或者,一把扯下我的裙子,然后,有些野蛮地对待我……

我:听起来你好像有一种渴望冒险的感觉。

芸:是啊。最近我打算换一辆车,尤其心仪吉普车,总感觉这车有种野性的味道。我会幻想自己驾着车穿梭在城市里,就好像一个女猎人一样,有种为所欲为的爽;然后,再和我的私教、一个无所畏惧的真正男人,随便找一个地方停下来,在车里疯狂……

我:听起来,这些幻想与你平时表现出来的端庄优雅好像完全不同?

芸(有些激动):当然了!我从小到大都对父母的话言听计从,现在,我有些讨厌这样做了!我要活出自我。我感觉自己进入了迟到的叛逆期。

我:你的意思是,你仿佛感知到内心有被压抑的感觉?

芸:当然了,很明白的,我的性欲被压抑了。

(咨询半年后的又一段对话——)

我:我注意到这次你老公又出差了半个月,而你对私教的性幻想好像更加强烈了。会不会是因为你和老公的情感联接暂时中断,让你感到失望、孤独和愤怒?

芸(眼泪快出来了):唉,等一下……说实话,你已经婉转地提醒了我好多次,我知道你一直要告诉我,我不是缺性,而是缺爱。以前你每次暗示,我都有种想要嘲笑的感觉,因为我觉得自己根本就不爱丈夫,也不渴望他的爱。可是渐渐地,我觉得你说的是有道理的。尤其是这次,当你说到“情感联接”的时候,我脑海中就突然浮现出那个下着雨的周末,我在读书,而母亲在书房的场景。我感到特别难过,有种心很痛的感觉。

我:是不是其实那时你渴望她可以出来看看你,与你说说话,给你讲讲书中的故事?

芸(低下头,有手捂住了脸):嗯,是的。但是,我没有等到她出来。我只是开始了手淫……

我:感谢你可以告诉我。这并不羞耻,当我们得不到爱的时候,我们往往会转而寻求身体上的安慰。但你真正的渴望,依旧是她能出来和你在一起。

解码

用幻想来防御内心的孤独

按照精神分析自我心理学流派的理解,芸是无意识地在运用性幻想的防御方式,来尝试防御内心感受到的孤独和攻击性。

自我心理学假设,我们每个人的内心都有一个包括“本我”“自我”“超我”的心理结构。“本我”是我们完全没办法意识到的,里面都是被压抑的性本能和攻击本能,以及,童年时代某些被压抑下来的情感幻想。“自我”包括两部分,一部分是我们清醒的意识,一部分是无意识的防御机制。“超我”也有两部分,一部分是我们的道德良心,它告诉我们什么是坚决不能做的,让我们产生内疚感、负罪感;一部分是我们的理想,它告诉我们这件事还做得不够完美,让我们产生羞耻感。自我心理学设想,正常的人“本我”“自我”“超我”都处在动态的平衡中,否则,人格就会混乱,表现出来就是抑郁症或者焦虑症。

回到芸的案例。芸的“本我”中有一个无意识情感幻想,就是想要获得妈妈的关注,想要得到妈妈的爱。如果我们去观察被迫和妈妈分离的孩子,就会发现这种分离经验是一种很可怕的感觉,孩子宁愿被母亲打,也不愿选择和母亲分离,因为,在前者中,他们内心感受到的只是妈妈不爱我,而后者则是妈妈不要我了,从此,我就一个人无依无靠,被抛弃了。这种被抛弃的恐惧感要比只是失去妈妈的爱要强得多。当芸的这个无意识幻想尝试进入意识的时候,“自我”感受到了焦虑,迅速启动了“性欲化”的防御机制,也就是把对爱的需要转化为对性欲的需要。事实上,芸的性欲化幻想确实起到了部分心理功能,它补偿了她童年时在家中不被关注的失落。而且,通过幻想拥有一个有“匪气”的坏情人和驾驶狂野的吉普车,也释放了她本我中一直被压抑的攻击本能。当然,更好的心理出路是,在现实中找到爱。

延伸阅读:上一篇



发布于2016年2月20日 星期六 23:41:50 感谢(0)9收藏
本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简单心理平台观点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