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人与人之间会不会永远存着一层无形的“膜”?

(这篇也是基本快一年前的,现在再贴出来想看看自己这一年到底有没有成长。)



  最近的一次心理咨询中,来访者的讲述让我产生一种绝望的感觉,觉得人和人之间会不会存在着一层看不见的“膜”,你可以看见别人的一部分世界,可是你无法与别人有交汇,我触碰不到你,你也触碰不到我,我们的交往只是停留在表面上,我无论如何努力,也不会在你的世界里留下任何的痕迹。

  我知道当时的绝望,其实是我的反移情,是来访者让我也觉得自己悲伤可怜。但是,作为一个真实的有血有肉的人来说,我也很想知道人与人之间,是不是有“膜”。我知道的“膜”的概念比如温尼科特提出的,他认为的新生儿跟世界有一层膜,才能保护弱小的真实的自我的发展。原始的膜是保护自体的发展的。但是因为有母亲的保护,所以母亲成了婴儿与外界真实世界的隔离。有了母亲这层隔离,我想膜是否就应该消失了。可是成年人还存着这层膜,这种自我保护的机制,看起来算是一种原始的没有母亲客体时候的保护吗?

  还有理论里也经常提到“界线”,在家庭治疗流派中有僵化界线,无界线以及界线(感觉像是虚线)。“膜”和“界线”似乎不是一种感觉。

       存在主义一直强调人是孤独的,想来在他们的概念中,“膜”一定是存在的,于是存在主义者们希望大家接受这个孤独因子。

      在我们平时学习中,听到的最多的也是界线。界线,按朋友@三浦瓜绘的说法,更加强调一种距离,膜,像个罩子。但是这种说法看起来,隔离且苛刻。如何去理解呢?不知其他的流派中有没有类似的表达?

     在知乎上@动机在杭州老师认为,人是有膜的……当然也有那种膜消失的感觉,比如热恋了,或者母亲和孩子。这种情况下,人和人之间的利益和情感完全融为一体了。但这种感觉是可遇不可求的,不是人为所能决定的。

    我又想,由恋爱,深度的友情这样的情感来看,是因为在这样的稳定的包容的关系中(如动机老师所说,人和人之间的利益和情感完全融为一体了),我们可以放心的进行投射与投射性认同,例如投射对方是自己的母亲(或父亲),在一定时间里,心理上会不会回到原初阶段,此时膜似乎消失,是因为一个好的客体行使了足够好的妈妈的功能,替我们抵挡住了外界的侵扰?但是如此的融合的状态我相信不会一直持续下去(就好像热恋期不会一直持续下去,就好像母亲与孩子终究要分离)。作为一个正常范围内的成年人,想必一定是经历了分离-个体化的过程。而对于与母亲融合,只是在分离个体化过程中遭到挫折后的愿望。没有膜的状态,一直处于融合状态也许让我们在短期内感到满足,然而长此以往,作为一个有自我意识的成年人,会不会产生一种自体消融的恐惧,比如被母亲所吞噬的焦虑?由此,我想,在完成了分离-个体化之后的人,会有膜,类似于区分出了“我”“你”的状态,即你是完整的客体,而不是我的一部分,同时,我也不是你的一部分,不是你的“自恋的客体的延伸”。

      @刘昭Shinebulan_关怀与实现说,如果我来界定人和人之间的那个“东西”,我觉得既不是距离也不是罩子,而是类似于同性磁铁靠近时形成的一个随距离变小而指数增强的场,它既不是犹罩子般的一层硬的隔阂,却也有几乎无法长时间贴近的可能。

  我部分同意他的看法但是又不尽然同意,同意的部分是,确实存在这样的一个人与人的空间,渴望全然靠近又无法长期贴近。这里,我还是坚持用“膜”的说法,与其像很多小伙伴认为的,膜的存在保护了内在弱小的自我,不如说,膜是一种人与人之间能够区分彼此独立的象征,它不应该是苛刻的隔离状态,而是可以输出与输入的系统,好的客体可以进来,自己也可以去成为别人的好的客体。而这一切是可以在内在的心理现实去完成的。

  当给出这个命题时,很多人直接跳到“孤独”的议题上。我明白一些些“孤独”的感受,但是我不认为孤独时因为“膜”的存在的结果,“孤独”是当你渴望得到一个好的客体,又求而不得之后的一种哀悼。

  最后,感谢各位的贡献!

发布于2016年2月25日 星期四 19:50:37 感谢(1)2收藏
本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简单心理平台观点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