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从心位的概念分析韩国电影《韩塞尔与葛雷特》

    《韩塞尔与葛雷特》出自格林童话,故事讲述的是一对可怜的兄妹遭到了继母的抛弃,流落荒林,最后来到了一座糖果屋,饥饿难忍的兄妹俩迫不及待的吃了起来。但是糖果屋的主人是一个吃人的女巫,她把兄妹俩抓了起来,想要把哥哥养得胖胖的,然后吃了哥哥。但兄妹俩凭借着自己的智慧逃了出来。

       故事到这里,似乎可以结束了。可是,还是缺了点什么,即使是小朋友读到这里也会意犹未尽。故事中的兄妹俩经历了被抛弃,被吞噬等等一些列恐怖并创伤的事件后,一定有着一种强烈的渴求,那就是能有人保护他们,给他们爱,这样他们便不必担心再被抛弃,也不必担心有人会再来伤害他们了。

  韩国电影《韩赛尔与格蕾特》中的三兄妹也有这样的渴求。这三个毫无血缘关系的兄妹,被成人遗弃在“儿童之家”里,他们食不果腹,天天被孤儿院的院长毒打虐待,甚至目睹同伴被活活打死,或者是活活饿死。三人在1971年的圣诞节,对着好心来探望装扮成圣诞节的人许愿。那人告诉孩子们,只要心中所想强烈,就会梦想成真。于是,孩子们开始相信自己想象的力量,在绝望之际,也是院长即将对他们“行刑”的时候,他们想象自己有强大的力量,杀死了院长,然后在森林里永远不用长大,过上靠着“想象”便能丰衣足食的日子.

  仅仅这样是不够的,他们渴望有“父母”的关爱,渴望过上“家庭”生活。于是,孩子们陆续从森林带回在高速公路上出事故的成年人,让他们成为自己的父母。这些成年人一旦进入到森林中,便成为孩子们“日记”中的一部分,再也走不出森林。

       影片中,孩子们似乎像受伤的天使一样需要亲人的慰藉,可是看起来被救回来的“代理父母”不想接纳他们,他们一个个都想着离开森林,孩子们可能要再次被抛弃。于是,只要谁想走,就杀死谁,肢解谁,吞噬谁。

       是不是成年人的冷漠,才导致孩子们的报复呢?我认为不是,在影片中,我有种强烈的感觉,这三个孩子一直处于偏执-类分裂的心理位置。他们先被自己的亲生父母遗弃,之后生活在地狱般的孤儿院里,唯一可以依赖的院长却是个恶魔,虐待他们,甚至杀死他们的同伴。可是,生为儿童,他们过于弱小,如果不依附,便无法自行生存。他们只能把“院长”这个坏的客体内射进自己的内心世界中。这样在孩子的心灵中,时刻都可能被“院长”监视着,时刻感受到被“院长”迫害,自己无法存活,可能随时都会被院长虐待毁灭。

       在经历了一系列迫害后,孩子们带着这样一种心理状态去看待周围的人。成年人,虽然被孩子们期望为“父母”,但实际不过是他们的工具。他们可以对“父母”呼之即来挥之即去,在自己的日记中随意支配父母的命运,完全无法体会“父母们”作为“人”的感受。被杀死的几任“父母”并没有做任何伤害三兄妹的事情。但是在孩子们看来,“父母”只有顺从他们,对他们极尽所能的关心,才是好的,只要对他们的要求不回应,就是坏的。因此,对于坏的,就是要毁灭。毁灭一个人跟丢掉一个玩具一样简单,没有伤感,只有恨。另外,我们也可以看出,虽然在森林中,孩子是无所不能的,但是他们的内心仍然相信自己是受害者,或者可能被成年人伤害。因此,在影片中,代理父母会受到大哥万福的监视,稍不顺孩子们的意,可能会被视为对他们的伤害,于是报复可能就随之而来。

       男主角恩洙的出现,给三兄妹带来独特的体验。“恩洙”虽然也想离开森林,但是他比任何人都更温柔,更包容孩子。没有因为看见梦游的女孩而害怕孩子们,反而很关切的询问,哄孩子们睡觉,帮小妹妹捡回丢失的发卡,坚定要走出森林,走不出也没有对孩子发火(虽然心里窝火),不贪图贵重物品占为己有……用一句熟烂于心的话说,就是“没有敌意的坚决和没有诱惑的深情”。这种全新的体验,让三个孩子们开始感觉到恩洙作为一个人的感情,尤其是恩洙把自己被妈妈遗弃在孤儿院,被院长惩罚,妈妈生病,女朋友怀孕的事情过往当成童话讲给两姐妹听的时候,大概是因为有相似的经历,两个孩子体验到一些爱与悲伤。此时,也许孩子们的心理位置已经从之前的偏执-分裂心理位置过渡到抑郁的心理位置。

  他们开始能够感受到人不仅仅是他们的工具,更是一个独立的人,有自己的情感。离开森林并不是因为自己是“坏孩子”要抛弃他们,而是“有更重要的人需要自己去照顾”,比如生病的妈妈和怀孕的女友。也许离开森林对他们来说还是坏人,但是这个坏人正是会哄自己自己睡觉,会保护自己的人,如果伤害他,可能就会永远失去他。因此在最后,姐姐英姬放走了恩洙。之后,我想孩子们可能会觉得悲伤,森林只是自己小小的地盘,而“父母”却来来去去。也可能他们会生气地想,我们再也不需要什么“父母”了,我们已经很富足了,即使没有“父母”,我们也能够幸福的生活,那些成年人不配当我们的“父母”……

  影片的结尾是,圣诞节的夜晚,孩子们悄悄的送了一本空白日记本给恩洙,在最后的封底上,是三个孩子的笑脸。此时,我想也许这样算是三个孩子发展出来的修复能力。克莱茵认为,修复的能力包含忍受失落。对失落的罪恶感与责任感,同时,感觉到并非一切随之失落,有弥补灾难的可能性。我看到了孩子们虽然很爱他们的大哥哥,但是他们没有把大哥哥占为己有,没有因为大哥哥的离去而感到毁灭,可以牺牲自己的感情而不去打扰大哥哥的生活。他们会不会有一些些理解,所谓的爱,不是基于自身的欲望是否被满足,更多的是关怀,是哀愁。甚至,我想,他们已经不用再找代理父母也能够继续在森林中好好的生活了。

       最后,其实孩子们在森林中的超能力,很明显是孩子的全能感的一种象征。因此,森林,其实是孩子们的内心世界。观众通过电影象征性的表现体会到孩子们受伤后空虚又暴虐的内心,以及他们渴望支配一切的心情。我在跟朋友讨论这个故事的时候,朋友说,其实也许是,孩子们在圣诞节许的愿望根本没实现。整个故事,也许是三个孩子被恶魔院长杀死前的濒死体验。在这一瞬间,他们想象自己是全能的,然后杀死院长,控制其他的成年人。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便是更加黑暗的故事。


发布于2016年2月25日 星期四 19:51:35 感谢(1)1收藏
本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简单心理平台观点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