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在绝望里深情相望

“情诫” 影评

—在绝望里深情相望

作者:李文君

       

我们为什么会爱上一个人?为什么会对一个人动情,甚至欲罢不能?就像波兰导演基耶斯洛夫斯基执导的影片“情诫”中的男主人公,19岁的男孩托马克,通过他的望远镜,在偷窥玛格达的私生活中,为什么会深深爱上了这个自己从未真实接触过的女人?
 
这部影片的开始让人很困惑,托马克在真实的生活里没有亲密的关系,可是却爱上了一个看得到摸不着的女人,又鬼使神差地在偷窥了一年之后撕开黑幕,决定跟玛格达表白。爱,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我们被自己的无意识牵引,驱使,被一种东西致命地吸引,无法自拔。而通常,能吸引我们的正是自己缺乏的,想要而不得的,用荣格心理学的语言去理解,那就是“情结”。
 
托马克自幼在孤儿院长大,父母在他很小的时候便离开了。正如托马克在跟寄宿家庭的妈妈表达的那样:人为什么会哭?我只在很久以前哭过一次,就是父母离开的时候。寄宿家的妈妈跟他说:人通常会在有人去世,孤单或受不了人生,受到伤害,而又没有人帮助他们的时候哭泣。我们可以想象一个小孩子被送到了孤儿院,父母在他很小的时候就离开了,他觉得孤单,害怕,被抛弃,而又没有任何人可以帮助他,他在一个人哭泣,他渴望父母回来,可是再也没有。这就是托马克最主要的情结,而这个情结的启动扳手,就是哭泣。因为引发这个情结太痛苦了,会让人有深深的绝望,所以托马克在那以后再也没有哭过。可是情结是不会自己突然消失的,尤其是主要的情结,它需要回到那个最绝望的位置去修通。托马克心里一直有这样一个愿望,一个渴望父母回来的,孩子对父母的愿望,一个被爱的需要,一个在哭泣时可以被安慰的需要。
 
于是,玛格达出现了。
 
玛格达是一个比托马克年长的成熟女人,这个女人心里同样有一个缺口,那就是害怕真正的亲密和连接,她几乎没有边界,不懂怎么保护自己,所以她会不断地更换性伴侣,不拉窗帘,她同样有一个被爱的需要,可是她太害怕了不敢相信爱情,经常被伤害。她会在托马克跟她表白的时候根本不相信有人会对她不做现实中的要求而爱上她。所以她的卧室里用到大量的红色,似乎象征着玛格达有多么地需要温暖。可是看上去玛格达又是一种温暖的生命能量(她会经常跟不同的男人做爱),她的卧室和油画作品都是温暖的红色,在托马克偷窥的想象里,玛格达就是充满了母性生育性的,涵容的,同时又充满女性诱惑的,不确定的客体。对于青春期的托马克来说,玛格达不仅满足了他对于缺失的妈妈的想象,也满足了他对于未知的亲密关系的想象,而且在他孤独而胆小的世界里,有一个窗对窗,能看到却摸不到的安全距离,托马克几乎是身不由己地,疯狂地爱上了玛格达。这份爱或者说这个需要对于情窦初开的托马克来说是特别重要,几乎不顾一切的。他不惜冒着风险去偷望远镜,去偷盖邮局的公章,只为见到玛格达,不惜大早就起床借着送牛奶的名义去见她,不惜打骚扰电话,借助所有他能做的去阻扰玛格达和别的男人做爱。托马克心中的那个需要被爱的缺口或者说情结是如此的巨大,笼罩着他生活中的一切。
 
如果他们的关系一直是这样发展下去,便仅仅只是一个关于“偷窥”的庸俗的影片,可是导演基耶斯洛夫斯基岂是俗人?他扣动了托马克情结的扳机,把电影推入了一个高潮。
 
玛格达被情人伤害了,她在桌边像个小女孩一样无助地哭泣,打翻的牛奶洒在桌上,湿嗒嗒,奶象征的母性洒落,被玷污,无法摄取。托马克在望远镜这边看到了,深夜,这个小伙子却无眠,他看着哭泣的玛格达,就像看到当年无助的在孤儿院中哭泣的自己,所有被隔离和压抑了多年的感受一起涌上心头,痛苦地无以复加。他用尖刀戳手的痛苦来缓解心痛,他必须要做些什么,情结一旦被激发,会激发毁灭性的痛苦感受,但也会推动托马克义无反顾地投入到真实的世界里,而这也是不再困在想象中,去疗愈和修通情结的必经之路。
 
 
他向玛格达坦诚自己一直在偷窥她,借助在邮局上班的便利私造汇款单,以便可以看到她,这引来了玛格达的报复,他挨了玛格达情人的揍,他鼓起勇气勇敢地表白,无所欲求地深爱着她,可是她却并不相信,就像并不相信自己是值得被深爱的,被保护的。她诱惑他,在他早泄之后羞辱他,就像那个冰冷的离开他的母亲,他再次感到被伤害,好像是自己做错了那个女人才抛弃了他,我们可以看到他的那个情结的力量有多强大,托马克跌入绝望的深渊,割腕自杀,他想永远离开这个无情的女人,无情的世界。
 
在这里,影片咻-地一下,180度地反转。在托马克推开她,夺门而出的那一刻,玛格达心里的冰被震动了,就像托马克在天台上捂住表白后烫热的脸上的冰块,慢慢开始消融。她突然也感觉到了一个深深的对于托马克的需要,那是需要被再次确认她是值得被爱的,值得被保护的,值得对方用生命去追寻的,她绝不希望托马克这时死掉或消失,在她的想象里,托马克是难得的一个真正无所欲求地爱她的人,于是无望的玛格达开始了对于托马克的反追寻和反偷窥,她心里的情结也开始翻涌,松动,迸发出能量。
 
她似乎认同了托马克那份义无反顾的爱,开始四处探寻托马克的消息,她翻出了旧的望远镜,想知道托马克在做什么,撕下自己的油画作品,在背面写下文字渴望他看到,呼唤他回来,她去他家里,去邮局探听他的消息,在无果和绝望中听到送邮件的邮差说:那个小伙子为情自杀了。我们在这里看到了电影里难得的一个唯美的镜头,玛格达瘫坐在玻璃门前,她和他终于到达了同一个绝望的位置,当两个人在绝望中同时并肩站立,那几乎可以说是奏响了爱的绝响。这时的玛格达逐渐生出一些力量,她对着一根无法连接的电话线对想象中的托马克表白,她说她开始相信爱,你是对的。她洗澡,拒绝了情人,她看到托马克的身影在对面的窗口中晃动,欣喜万分。在这里,托马克同样如此,在绝望中生还,就像得到了新生,他拉上窗帘,那隐喻着他心理生出了一些感觉,我的心可以不用一直敞开着渴望爱,我那么可怜,我需要先照顾和保护好自己,这种感觉投射在外面,便是现实生活中寄宿家庭的妈妈,挡开了玛格达的手,保护着托马克。而玛格达同样回到了自己最绝望的哭泣的那一刻,在想象中感受到了托马克对她的安抚和爱。回到了那个最真实的小女孩的状态,感受到自己值得被爱和被呵护。
 
当两个需要相遇,爱的感觉萌发,在爱中各自的情结被慢慢激活,绝望,真实地痛苦,然后看到对方原来跟自己一样痛苦,在绝望中两两相望,生出一份真实的关系,有了力量,各自的情结再慢慢被修通。就像心灵的坚冰在绝望中被敲碎,然后开始融化,我们便有了能力去走过那个阶段,不再固着,慢慢长大去更成熟地相爱。而当情结被修通之后,自性的光芒会照亮自我,我们也会更有力量去追求我真正想要的是什么,去探索我是谁。而爱,虽然它本质上是一种互相的需要和想象,但当我们在其中有能力去修通自己受伤的部分,它便是世上最醇美的甘露,滋养我们有能力去成为自己,去提供给对方比较真实的关心,和更加长久的想象。我相信当托马克醒来的时候,他们也都会更有能力在现实中相处,而不再在偷窥中像个瘫痪者一样空想。
 
其实,心理咨询也是这样的一场相遇。

 

(了解并修通自己的情结,明心见性,欢迎参加曼陀罗成长小组,详情请见简单学院里面的招生信息。)

 

性心理
人际沟通
亲密关系
个人成长
发布于2016年2月28日 星期日 17:21:22 感谢(0)5收藏
本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简单心理平台观点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