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浅析】个人中心取向咨询师对移情和反移情的理解

※本文内容为一次考试的答卷,是笔者自己最为满意的一次阐释,与大家分享。

【問題】何謂移情?何謂反移情?精神分析學派對移情和反移情的主張為何?其他非心理動力取向諮詢學派有何不同的主張?


【回答】

  移情:是精神分析理論的重要基礎之一,意指“當事人將他在童年早期所經驗到的與某一重要人物的原始感情,轉投注到現在生活環境中的某個人身上去”(《諮商與心理治療理論與實務》P.75)。


  【舉例說明】作為一名個人中心取向的諮詢師,筆者通過大量的自我分析和個人體驗可以確信,自己並不具備明顯的控制型人格特征。但一個青年來訪者在頭幾次的晤談中,就反復對諮詢師強調“我不會讓妳這樣的人來掌控我”。經了解可知,來訪者有一個嚴厲的父親,一直以來,那位父親對來訪者的生活、學習、工作等各個方面幹涉甚多。所以有理由推測,諮詢師並非真的有在試圖控制來訪者,而是來訪者產生了移情,將他原本針對父親的情感和行為反應轉移投注到了諮詢師身上。


  反移情:最初狹義的定義是,“治療者對當事人產生不當的情感,做出非理性的反應,或因自己的內心沖突被引發而喪失了治療關係應有的客觀性”(《諮商與心理治療理論與實務》P.80)。


  【舉例說明】某善於使用情欲型投射性認同來獲取異性關註的年輕女性來訪者,在諮詢室裏衣著暴露、舉手投足風情萬種,成功誘發男性諮詢師的性興奮反應。後者因此給予該來訪者異常的關註和照顧,結果失去了治療關係本應具有的客觀性。


  後來反移情的概念被進一步擴展,發展出廣義的定義,即“涵蓋了治療師對當事人的全部情緒反應”(《諮商與心理治療理論與實務》P.80)。


  【舉例說明】某位年輕女性來訪者,其音容笑貌恰好與男性諮詢師的初戀情人很神似,於是諮詢師不由自主地對該來訪者表現出異常的好感與關註。雖然同樣失去了治療關係所應有的客觀性,但諮詢師的這種反移情反應卻並非是來訪者主動投注影響的結果。


  經典精神分析理論取向的治療者,他們的假設是:“若不吐露自己的私人資料,也不與當事人分享自己的反應,則當事人對他們產生的種種情緒感受,就應該是源自於對過去生活中的重要他人之情感,這些投射內容就是當事人原先的未竟事宜與壓抑情境之產物,故可視之為‘還原事件原委’,針對這些所做的分析,就是治療工作的核心要素”(《諮商與心理治療理論與實務》P.75)。


  就筆者的學習和理解來說,精神分析或心理動力取向的諮詢師,將來訪者的移情視為諮詢工作中最重要的工具(之一)。首先他們需要做“白板”,盡可能隱藏自己的形象,從而將對來訪者的幹擾降到最低,這樣來訪者表現出的任何情緒反應,都可以看做是他們自己源自過去他人的移情,從而可以找出其中與當下客觀事實不相符的、與當下客觀環境不相適應的、具有病理性特征的部分,再將之詮釋、分析給來訪者,並努力重構一種更健康、更有利於個體發展的人格或性格。在這種治療模式中,來訪者的移情是必需的,是諮詢師了解來訪者的渠道;而諮詢師的反移情則被看做是一種對治療關係的幹擾 —— 既會阻礙來訪者移情內容的呈現,也會阻礙諮詢師對來訪者移情內容的理解和分析,因此是需要諮詢師去覺察、處理、和盡力消除的。


  筆者作為一名個人中心/存在主義理論取向的諮詢師,對移情和反移情的認識與運用有所不同。


  首先個人中心理論的基本信念是,幫助來訪者成長及改變的關鍵不是分析和詮釋,而是通過真實透明、共情理解、尊重接納等一系列方法,使來訪者獲得一種治療性的關係體驗,從而重啟他們自身的有機體評價能力,自主趨向健康的心理發展方向。簡而言之,諮詢師與來訪者之間的“關係”是個人中心取向諮詢工作的核心:因為是關係可以改變人,所以關係是出發點、是目標、是途徑、是一切。


  在諮詢實踐中,“理解來訪者”是深化諮訪關係的最重要的途徑之一。移情理論無疑有助於諮詢師對來訪者的準確理解。但是此時,對移情本身的關註已經不再是最重要的,因為最重要的始終是關係。總而言之,如果說精神分析取向主要靠移情來工作,即使建設關係也是為了方便移情的發生,那麼個人中心取向則正好相反,主要靠關係來工作,覺察和處理移情也是為關係服務的一部分。


  對於反移情,個人中心取向的諮詢師也持不一樣的態度。如果說精神分析取向主张盡量克服反移情,個人中心取向則是對反移情一視同仁,將它和移情一起作為“為諮訪關係服務”的工具。個人中心取向的諮詢師會對自己的反移情加以覺察、理解和接納,並與來訪者一起充分地討論它們,從而創造機會、不斷深化彼此的關係。


   【舉例說明】一個因婚姻問題前來求助的來訪者,猶豫要不要跟妻子離婚。在晤談過程中,諮詢師首先覺察到了自己的反移情,即比較厭煩這個來訪者,因為他總是不停地問諮詢師“我該怎麽辦?”,但卻難以聚焦於自己的想法和意誌,這讓諮詢師有了一種想要推開他、而不是想要幫助他的沖動。諮詢師意識到這種反移情體驗阻礙了自己與來訪者之間的關係,但並沒有試圖獨自默默地消化它,而是相反,尋找一個合適的機會把它拿出來,與來訪者一起進行坦誠的討論。借此機會,並經過曲折復雜的探索,來訪者最終得以意識到他人格特質中過於依賴的部分,承認對諮詢師產生了移情,把後者當成了自幼對他照顧有加的父母,希望諮詢師來代替他做決定,而這種轉移責任的行為阻礙了他與諮詢師關係的順利發展。通過這樣的討論,諮訪關係之間的障礙被掃清,來訪者得以在一種安全、開放的環境中繼續深入探索自我,並進一步意識到:自己之所以想離婚,就因為妻子恰好也是一個偏向依賴的人,所以兩人之間才會有很多推諉和彼此的埋怨,久而久之感情便產生了裂痕。那麽接下來要如何選擇,到底是離婚、另找一個能夠更好照顧自己的妻子?還是改變自己,讓自己更成熟、更獨立、更有擔當?是諮詢師要陪伴來訪者繼續走下去探索的。□

发布于2016年3月14日 星期一 15:00:55 感谢(1)3收藏
本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简单心理平台观点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