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文字版|从团体中学习建立人际界限



这是3月16日我做的亚隆团体微课的文字版,谢谢服务人员把录音转成文字,这是一份很辛苦的整理工作。


大家好!各位“我和你”在线的伙伴们,大家好!我是韩慧影。

很高兴今天晚上我们能在万生心语提供的这样的一个平台相聚,让我们可以一起来学习分享和讨论关于团体的一些知识,一起在这里交流和互动。


我想是团体这样的一个魅力,让我们在这个平台上可以相聚在一起。我相信大家都是对团体感兴趣,或者说是爱团体的。我今天在这里说“团体”这个词,就是欧文亚隆的这样的一种团体治疗。为了今天方便讲课,之后,我就会用“团体”来代替我们亚隆团体的这个称呼。


在开始的时候还是先介绍一下我自己。我从2007年的时候开始,开始从事心理咨询的工作,目前呢,从事个案咨询有4000个小时。我的工作就是从这样的一对一的个体的咨询开始的。


因为我的工作的性质,很多的时候其实我都是在冥思苦想的一个问题就是:人到底怎么样才能够发生改变呢?带着这样的一个困惑,想寻找这样的一个答案。


于是呢,为了要更好地提高自己,提高自己助人的能力和专业的能力,我自己去接受了很多很多的培训和学习。到最后,我得出的结论,也就是最认可的两种能使人发生持久的、稳定的改变的,一个就是长程的一对一的个体咨询。另一个呢,就是今天晚上我们要在这里所讲到的、所谈论的团体的咨询和和治疗。


我本身是精神分析取向的心理咨询师,我觉得这种理论呢,它会系统地会介绍人的人格结构的形成,还有后天环境对人的影响。我花了很多很多的时间和精力来学习,因为如果有经验的咨询师们或者有经验的同行们,大家应该能够理解,和人打交道真的是特别不容易,更不要说他们付钱给你这个完全陌生的人,在你这里说他们连那些身边最亲近的人,连他们的父母、对亲密的人都不会说的那些话。


同时,他们还能够在不断的诉说中,这个问题就说着说着就好了,困惑也慢慢的消除。这个就好像是一件很神奇、很奇妙的事情,这到底是怎么发生的呢?


我在学习的过程中,其实就是一直在探索这样的一个问题。我觉得这种问题的探索,同时也能够让我找到更好地去帮到我的来访者,帮助我工作好的一个途径,同时,还有一点就是让我对人的内心、对人的心理可产生一种更强烈的、想要去了解的一种兴趣和好奇。


在我接触团体之前,我做的个体咨询的过程它只能是一对一的进行,这样的话呢,那个过程还是相当漫长的,所以,当我发现欧文亚隆的团体治疗这样的一种模式的时候,我特别的惊喜,原来有可以有这么多的人同时进行。在这样的一个小小的圈子当中,然后它一完全就是用了一种咨询的一些设置,比如保密啊,比如说时间频率,比如说收费,所有的安排都是那么严格。这样的一种情况下,团体里面设呈现的每个人,他内在的关系模式,还有他的外在的关系模式,都会在团体中呈现出来,那么每个成员他们的情绪感受啊,也都会在这个过程中会展现的一种淋漓尽致。所以这样的一个过程,就比一对一的个体咨询会呈现的更快、更直观。


团体还能够提供的那种镜子般的作用。就是,我可以通过听对方的反馈,然后知道我在他心里是什么样子的,如果它是一面镜子,那么我在他那边,他就照出来我的哪一方面的一个特质,是我自己说不清楚的。那么团体的凝聚力,还有在团体中提供的那种温暖的支持的氛围,也是个体咨询里面所缺乏的。而这些呢都是团体之所以能够有效的重要的因子,我想如果大家对欧文亚隆团体体系有更多了解的话,大家可以应该会知道会提到团体的11个疗效因子。


我从2009年开始接触并学习欧文亚隆团体治疗。到目前为止,我带领的有地面的团体和网络的团体,累计起来有800个小时的团体带领的经验。从一开始接触亚隆团体的时候我就被它深深地吸引了。对它甚至到了一种念念不忘的一种程度。


团体中那种很真实的、很直接的,并且能够触及到很深层次的那种人际的互动,是你在一起其他场合里面,根本就无法体验到的。


大家可以去试着想一想,我们在生活中的那样的一种互动,即使是两个很亲密的人之间的互动的话,我们可能也没有办法达到这种很真实的、很直接的,并且能够很深层的,这样的一种互动的体验。


参加团体,带给我有很多的收获。比如说它让我发现了我不知道的自己,找到更真实的那个自己。然后我很惊喜的就会看到,当我找到更真实的自己的时候,那个时候也许它不是说一个最好的自己,不是那个给自己可以打100分的自己,但是它很真实的自己,这个也会让我觉得自己更加有力量,那我就会变得就更加勇于表达,更能够去正视自己那些不足,同时会学会去更接纳自己,就不会特别在意别人是怎么样看你的,我自己知道自己是谁,这点才更重要。


在我带领团体的过程中,其实也是我把自己学习的理论、我自己的体验,还有我自己在实践中的这样一种应用、一种收获,分享和应用的一个过程。我看到我自己的产品成员在团体当中也发生的很大的一个变化,这个变化也带来了他们在生活中的一种关系的改善。


我自己的团体成员,他们当他们在团体中可以体验到一种更亲近一种关系、更深层次的一种交流互动的时候,他们其实常常会产生一种需求,就是他们会很满意团体之中的互动,他们很想把这样的一种关系发生到他们的团体之外的关系中,也就是带到他们的生活关系中,他们很希望能够做地面的朋友。这个时候,我有时候会提醒我的团体成员,我会跟他们说,我们来到团体的目的呢,并不是说,为了要在团体中去找朋友。因为我们的团体呢,最后它还是会结束的。它就是和我们地面关系非常不同的部分,但是我们来谈团体的目的是什么呢?是要把我们在团体中的这样的一种收获,能够带到我们的生活当中,能够应用到我们的生活当中,让我们生活当中的关系发生一些实质性的一些变化,让我们生活当中的关系令我们更加满意,这才是我们来团体的一个目的。


有关团体,真的是一个很大的一个话题,它可以延伸出很多很多的内容。我们看我们在这个平台上已经开始了很多次课了,每一次都会有不同的老师从团体的一个层面去切入,但是每一次都会让人觉得有些意犹未尽的感觉。


我今天呢也只能是涉及到的产品的一个层面的内容。我今天要在这里分享的就是我自己关于团体中人际界线的体会。


关于界限,其实这是一个非常大的一个话题,但是也是一个特别特别重要的话题。因为只要涉及到的人,涉及到关系,其实就会涉及到界限。


在人际关系中,其实很多的问题都会和界限有关系,而界限不清的时候,其实就会导致很多心理问题的产。我们和别人去建立关系的时候,那种你的关系的质量到底怎么样,真的是取决于你的界限的力量,取决于你建立关系力量。


只有在关系中去设立界限,才能保证在我们生命中的重要的关系是一种对等的关系,我们可以在关系中获得一种相互照应、相互尊敬、相互支持。


界限其实它是一个不太好说清楚的东西,因为他看不见也摸不着,但是作为人来说,我们能够把感觉到它存在的,就是我们通过自己的感觉。因为界限,它是一个很个体化的,每个人的对他的一个体会,其实都有些不一样。


今天,其实我选择了用团体的方式来讲界限,因为团体,它其实提出了一个很浓缩的一个实验场,在团体这种情景下呢,我们就可以更清楚的这个看到,关系是怎么样发生的,还有,同时,这个里面都发生些什么,我们可以去看的更清楚。


在我们开始对界限进行更多的介绍之前,我跟大家就发一个图片,它上面有几个问题,这几个问题都是跟界限有关的问题,也许大家平时也会有接触到这样的几个问题。大家可以先思考一下。



那么我们还要看一看,就是到底什么是人际界限?


我们还是要描述它一下。那么关于界限,就是指在人际关系中的一个线,它其实是那种无形的,其实每个人他自己清楚的知道自己和他人的一个责任和权力的范围,因为有界限,所以就可以保护个人的空间不受侵犯,同时也不会去侵犯他人的个人的空间。


我讲这样的一个小例子,心理学家曾经做过的一个实验,大家去体会一个界限的感觉。


实验是这样的。在一个阅览室里面,在里面只坐了有一位读者,这个时候呢,就是做实验的这个心理学家就会走过去坐在他的旁边。这个实验进行了有80多个人,结果实验证明没有一个被实验的人,会允许他身边有一个陌生人紧紧地挨着自己坐下。好多被试的人都会默默地会移到旁边,不会离开。但是也会有人问这个心理学家说,你想干什么?


大家可以想一下,如果你是那个房间里的那个读者,对于一个陌生人进来紧紧挨着你自己坐下的时候,你会是一种什么样的反应。


所以界限呢其实常常的是涉及到我们的时间和空间感,而它的一个标准常常就是让我们觉得舒服或者不舒服,以这样的一种标准来出现。


比如说,常常让自己很愤怒:为什么总是让我来为你们做这些事情,结果把我自己的生活搞得一团糟?有的时候觉得自己的生活很乱,怎么会每个人都可以来进入我的生活,来指导我的生活呢?


或者有的时候,你感觉到是很沮丧的一种感觉:为什么我在关系中总是有一种被人利用的感觉?为什么在那个受伤的总是我?


我今天看到我们的工作人员,发到的界限的这样的一个图片。把它简单的来分就是三部分的事情:自己的事、别人的事,还有老天的事情。


如果我们真的能把这三个事分清楚的话,那么我们其实生活起来就会相当的轻松的,容易得很多。可是第三个方面说起来很容易,做起来其实非常的难。因为常常在生活中,我们就是因为分不清,给自己带来了很多的麻烦和困惑。


那么我们要说到人际界限的话,首先得说一下自我界限。因为一个人的自我界限其实决定了他有什么样的人际界限。


那接下来呢,我就来谈谈就是自我界限到底是怎么产生的。


界限其实本身它就产生于关系中,我们在环境和他人的关系的一种互动中产生的。其实最早的时候,我们在出生的时候,是没有界限的感觉的,它是后来慢慢形成的。精神分析的理论,其实就对这个界限的形成,就是做了一个很好的一个描述。在人刚刚出生的时候,是没有这种界限的感觉,那个时候我们可以去很形象的去想象那个时候的一种情形。那个时候婴儿其实是没有办法区分它和照顾它的妈妈的。


它是只感觉到我一哭闹的时候,好像就有温暖的怀抱过来了,然后奶水呢就会出现了,对于这样的一个婴儿来说,这个怀抱和奶水好像不是来自他人,是我的一部分,是我的哭闹带来的。所以它是我的,是我自己造成的,这就是一种一体的感觉。这就是最早的那个我的感觉,这也是一种不分你我的、没有界限的感觉。


我们在婴儿的时候呢,这样的一种感觉非常非常的被需要,因为它可以带来一种我们内心的安全感。


好的照料者、好的父母,他给婴儿的回应其实就会帮它建立一种安全感啊,这样的一种安全感持续的稳定的建立下来之后,就成为了我们成人之后那个安全感的最主要的一个来源。


但是,孩子要慢慢的长大,所以在这个过程中,那个没有边界的那样的一体的感觉呢,慢慢的会被一种模糊的不太清晰的一种界限给替代了,在那种情况下呢,这个婴儿就可以模模糊糊地感觉到可以区分开,哪些是妈妈的,哪些呢是我的。


但是在早期的时候,我们知道,这样没有界限的出现,它是一种生存的最基本的需要,因为如果没有妈妈的话,婴儿一天都活不下去的。


那么在我们的成人现象中,我们有时候也会看到,比如说有些人,他其实害怕结婚,他特别害怕进入一段亲密关系。什么呢?因为他描述说,当如果我进入到一段亲密关系的时候,我特别害怕会失去自我。其实,这就是一种我们的界限被融合,被那种在亲密中会丧失界限感,变成了两人一体的这样的一种感觉的恐惧。


那么最早的界限是这样的。那么随着孩子慢慢长大之后,孩子内心的安全感越来越稳定,他一天天长大,他面临的一个问题就会是和妈妈的分离。这种的分离,不仅仅是一个孩子可以离开妈妈,可以自由地去玩耍,更多的我们说的其实是一种心理上的分离。这样的一种心理上的分离,让他可以越来越能够体会到作为一个人的一个独立的存在。


一个人和他的妈妈相比的越好,他成长的就越好。这样的一种成长呢,其实是伴随的一些不会造成很大伤害的一种挫折的体验来完成的,从把它叫做适度的挫折体验。


这样的一种体验呢就可以帮着婴儿区分出幻想和现实这样的一种界限。可是在分离的过程中,也会出现很多的一个问题。我们在一些长大了的孩子身上,或者是一些成人的身上去看到一些这样的残留。


比如说我们可以看到一些孩子她在父母那里是,一来伸手饭来张口。而父母对长大了的孩子那里,这是呼之则来,挥之即去。这其实也是一种父母和孩子没有办法完成分离的一种心理反应。本来是该有孩子做出的事情,结果呢父母都是事无巨细地去替孩子做了。父母这种其实跨越了界限的一种爱,反而会剥夺了孩子成长的一个机会,当然事实上我们也看到在这样照料下的孩子,离开了父母之后,他是没有办法去独立生存的。即使是他们看起来在过着自己的生活,他们过的是父母的人生,这不是自己的一种生活。


之后,自我的界限就和分离的过程就会有关系了。孩子和母亲在心理上慢慢的分化,拉开一个距离,之后他就可以发现发展出他内心的自主性,他慢慢变得更加独立,慢慢知道我是谁,我想要什么?这个过程是一步一步的完成的。孩子会先从妈妈的身体上先离开,他自己可以爬、可以站、可以走,在这个分离的过程里面,既是愉悦的,同时也是充满了矛盾的,对妈妈和孩子来说,都是一个特别不容易的一个过程。妈妈也要忍受当孩子不再像以前那样需要自己的时候所带来的那种失落。


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孩子和妈妈之间的边界常常是不清楚的。通常的都是一部分分开了,一部分好像还粘在一起。如果在这个阶段里面出现一些问题,那么,它会反映到我们后面的生活当中。比如说,会在一些重要的阶段里面表现出来。比如说青春期,因为青春期是我们每个人自我意识觉醒的时期,这个时期的孩子呢,都会对自我界限会特别的提出一些特别明确的一些要求,比如说需要自己的独立的房间,害怕自己的秘密被别人看到。


一个人的分离的越好,他就独立的越好,他就越知道自己还有他人的边界在哪里,他就越容易得到一种满意的关系。


那因为自我界限的形成中并不都是一帆风顺的。在这个过程中,如果出现了问题的话,那么,会带着一种不清晰的自我界界限生活下来,但是这个不清晰的自我界限,将会被投射到后来的人际关系的当中,带来了他人际关系,比如说还有亲密关系、亲子关系、同事关系、领导的关系,这样的一种界限的不清楚,最后就造成了这些关系中的一些问题。


我们看到,其实生活中有很多这样的情况存在。比如说,有一个女士提到她和女儿之间的一个困惑,有一天她情绪很不好。在某天晚上因为一个小事呢,就对她的女儿大动肝火之后,她觉到是因为自己有烦心的事情,可以把情绪转移到了女儿身上,因此他也觉得很内疚,担心会不会给她女儿带来伤害。


因为这样的她和女儿的关系,让她想到她和妈妈的关系。因为他的妈妈就是一个很脆弱的女人,在她小的时候,通常她要去照顾妈妈的情绪,所以她就是那个照顾妈妈情绪的小孩,她的妈妈不但没有在她需要的时候给他提供温暖和支持,反而会让她感觉到一种沉重和负担。


这里,其实我们看到的就是她和妈妈之间一个没有完成的分离,因此她就无法成为一个成熟的独立的女人。他很容易被妈妈的情绪左右,并且很无力,没有力量能从这种关系中解脱出来,并且这种关系还被带到了她和现在的女儿的关系当中。


但是很庆幸的是她可以通过一些心理学的学习和体验意识到了这个问题,这样的话就会让她可以不再去重复她与妈妈的这样一种关系的模式。


我们看刚才讲到这样的一种界限的形成,它形成于这么早的一个时期啊,这听起来,不会让我们觉得好无力啊,因为显然那么早的时候就形成了,那么怎么能回去在消除我们早年这样的一种成长过程带给我们的影响呢?


那么,在团体治疗中,就提供了这样的一个机会,它让我们在一种安全的一种氛围下,可以有一次再一次成长的机会,之前没有机会完成的那个成长的过程可以在这个过程里面,再次得到一个呈现、被转化、修复,最后可以达成。


下面我们就来谈谈在团体中,是怎么样帮助我们去建立一个人际的界限的。团体特别吸引人得一个作用就是我们可以在团体中得到一种很直接的、很真实的人际反馈。


这个作用非常非常重要。因为平时我们在生活中和人交往的时候,很多时候来源于我们自己对关系的一种擦侧,这种猜测通常是用“我认为”、“我觉得”这样一种方式来开始。


比如说:

他对我说话的语气很冷淡,一定是不喜欢我。

哎呀,我刚才说错了一句话,那别人都在笑我,一定是因为他们觉得我太傻了。

发信息结果他一直不回,一定是不想理我。

别人一定因为我各方面条件都不好,所以他们都会来笑话我,我还是离他们远点好。

在我们生活中,人们很多时候带着这样的问题,却苦于不能说。


想想我们其实在生活中有谁去看过别人,问他们:哎!你是怎么看我的呀!


其实问了之后,我们得到的回答也常常是一种社交性的回答。比如说,会给一些鼓励或者给你一个调侃:“你挺好的啊!”其实大多数时候呢,可能都会给你一些积极的、一些正向的回应。但是这个好像并不是你内心真实想要的,因为你想通过别人的一种回馈,让你来了解你自己。


但是,在团体中,就可以得到更真实的反馈。团体特别棒的一点就是,除了得到反馈之外,不仅你可以听到来自其他成员的真实的反馈,你还可以去进一步验证,在这种反馈背后的更真实的原因。


比如说你可以问:

哎,是什么让你觉得我是脆弱的?

是什么让你觉得我是强势的?

我做了什么让你觉得是不舒服的呢?


团体会鼓励成员在团体中表达自己所有的想法。


在团体中的这种尝试,它的一个作用呢,可以帮助成员去区分他的一个现实和想象的界限,这种现实的界限感的建立,其实就是帮助我们建立一种内在的自我界限感的非常快速、有效的一种方法。


界限常常是无形的。但是,在团体中们会把它成一种有形。比如说会让界限通过团体的一种设置表现出来,这个设置会在团体开始比如团体成员的筛选上,还有团体的基本规则上。


我今天是想从团体的一个形成和团体的进行这两个阶段,来谈一谈“团体是怎么样帮助一个人去建立人际界限的”。因为这两个阶段非常有代表性。


在团体开始前,团体成员的筛选中就会考虑界限的问题。那些不适合参加团体的成员,筛选的标准的依据,通常就是看这些成员所采用的那种防御方式是成熟的还是不成熟的。


我所说的这种防御机制呢,其实就是精神分析里面提到的一个词语,就是看一个人他是怎么样去保护自己和应对外界的。


那么成熟的人呢,它的一个内在的界线相对清晰,所以他就有很好的区分幻想和现实的能力,大部分人其实是具备这一点的。但是不成熟的一种人,指的是自我和外界的这种边界就很模糊,也就是说区分幻想和现实的能力就比较弱。比如说,在严重的精神障碍那里,他常常会把想象的当成是现实的。这样的话,当他听到一些声音的时候,他就会相信那些声音是真实发生的,但是我们却看不到那个人存在。或者还有一类人,就是内在的边界防御机制是不成熟的,所以它内在的界限是不清晰的,他们很容易把想法变成行动。比如像一些反社会的人格障碍,还有一些有酒精或药物依赖的人,他们在酒精和药物的作用下,有的时候会影响他们一种现实感。


那么在团体遵守规则的情况下来看,也是很容易带来一种关于界限的议题。团体的甚至其实就是团体治疗的一个架构,它包括一系列的一个规则,也就是在团体开始前,对所有成员的一种共同的约定。比如说时间、频率、收费,还有场地,还有参加的人员,还有保密协议等等。之所以定这样一些规则的目的,其实就是为了保证即将开始的活动能够正常进行。


同时这种设置就把团体变成了一种更有治疗性的空间,而不是说像平时社交性的那样氛围。这样的一种空间就提供了一种安全感。在这种设置可以提供的框架下,就可以帮助我们去觉察查成员的一些内心冲突,还有他呈现出来的内在关系的模式,以及他对情绪的一个捕捉。


很常见的是成员会把自己没有办法化解到的一些冲突,投射到团体设置上。因为这些冲突所造成的一些情绪实在是太难表达了,所以,当这种情况发生的时候,常常提醒我们需要我们有更多的抱持和尊重,因为他也许需要更大的安全感,而且,他还需要更多的时间和空间。


最基本的一个设置其实就是对于时间遵守的设置,比如说团体中成员的迟到和缺席,这种现象在团体里中是特别常见的,但是这是需要我们在团体中去讨论到的。


比如说一个团体成员,在团体开始前的时候,她就会出现连续迟到的现象。在这样的团体进行过程中,她显得好像有些无所适从。一方面她显得很个人主义,就是她想干什么她就干什么,她觉得团体就是这样的。在团体开始的时候,她就开始直奔主题,向团体去表达自己的需要,然后她也会非常直接的在第一次就会问每个人来参加团体的目的是什么呢?然后或者向其他的成员要反馈。同时,我们其实也能看到她在团体中的焦虑。虽然团体有在进行中,能离开、不能接电话的约定,有的时候她仍然会离开椅子,她会去拿水杯,她会去看手机,当别的成员在讨论一些问题的时候,她常常是没有办法跟其他成员在一个层面上去进行,


但是之后呢,她会去不断的去对团体表达不满,觉得团体让她很失望,对她没有什么帮助。可是我们看到的是,她好像并没有真正的把自己投入到这个团体当中,她也就没有办法确实从团体中去获得什么。


对这个成员来说,这种团体是她非常需要的,并且对她是有帮助的。在团体中,很快的让我们看到了她在人际中的问题,她在融入一个团体的时候非常的困难,她进入一个团体中的带着那种焦虑、不安和恐惧。这是一个对她来说非常非常困难的过程,所以,需要我们给他更多的时间,还有更多的耐心。


有一次,另外一个组员提到妈妈对自己的影响的时候,就是我们刚才提到的这个组员,她讲到了她自己的妈妈对自己的这样的控制,不断地向自己索取,所以在她和妈妈的关系中,她特别渴望来自妈妈的温暖,一方面这让她觉得很缺失,但是另外一方面她却又害怕,妈妈的那种没有尽头的一种索取,就会让她觉得很恐惧不安。


这样的一种矛盾的一种情感就会表现在她刚刚进入到团体中的那种痛苦中。这样的一个成员其实就是想和妈妈完成满意的关系的链接的孩子,在团体中,其实有一种作用就叫做原生家庭的矫正性的出现。那么通过多次的团体的互动过程之后,她的那种不安的情绪总会被和团体成员的一种真实的连接所代替。


在团体成员互动中的界线常常是无形的。它其实会带出来很多很多关于边界的议题。比如说,可能今天因为时间的问题,我们没有办法一一跟大家去介绍。但是我会提出来这几个很主要的问题,比如说给予和接受之间的平衡,比如说责任和自由,还有情感和理智,还有在我表达需要和我害怕被拒绝这些方面。


界限是一个很有弹性的和一个个体化的东西,因为每个人,他的生活环境都不同,所以每个人呢,都会有不一样的一个内在的界限,在我们的生活中,我们还容易发现的,一个关于界限的问题就是一种非侵入的感觉。


我碰上过一些青春期的女孩子,她自己的房间的门是不能经常锁上的。她的父母常常会用一种关心名义,进到她的房间里面嘘寒问暖。但是房间的门就像我们的一个自我的边界,如果这个边界经常被突破的话,就会带来她自己的内在边界经常被侵入的感觉,这也会带来他在人际交往中同样的困惑。他在和人交往的时候很小心,不敢太过于亲近,因为一旦亲近的时候就会发现,自己是很容易被打扰,或者是很容易被控制,那种不自由的感觉。


在团体当中,有这样经历的一些成员会体会到一种不安全,这样的情况下,就会不利于他的人际关系。


团体可以帮助去发现和觉察自己,然后让成员可以在团体中重新去调整自己,有机会去学习一些新的方式和别人去建立关系。这种关系是一种更舒服的关系,那就是不让别人可以随便地跨越自己的界限,而自己呢也不去侵犯别人的界限,这样的关系才会让彼此都舒服。这个是一个需要在团体中慢慢地成长起来的过程。它就像我们之前次提到的界限的形成,它是需要那么长的时间、那么复杂的过程才完成的。那么在团体中,我们也同样需要很多时间慢慢的来完成。



我们今天讲了这么多就是关于界限的内容,既然界限这么重要,那么,到底界限它是什么样子的呢?我列出了几点可以供大家去参考,我发一张图片上来。


大家看下这张图片所列举出来的几点。体会一下,界限的清晰能带来这样的一个结果,是不是你所喜欢的呢?大家看下这张图片。


好的。那今天的时间也差不多了。今天的时间设计,就是前面我会用差不多一个小时得时间来讲这个内容,那么接下来呢,我会用半个小时的时间和大家互动。看看大家在这个过程中,有什么样的问题。然后,我可以就这些问题,来给大家去做这样的互动和解答。


在今天讲课的内容里面,我们回顾一下讲了这么几方面的内容:第一个就是界限到底是个什么东西?还有界限是怎么形成的,这就是回到我们早年的关系中,我们最早的界限的形成。


之后呢,我会通过界限的描述把它还原到我们的团体当中,看看在团体中,我们如何去觉察界限的问题。还有团体怎么去帮助我们去消化再出现的界限问题。


那么现在我们还有一些时间,我们就可以进入到下一个环节,看看大家对于我今天所讲的这些内容有什么想提问的,我在这里面去选一些问题来回答一下。


通过大家的提问,我也可以知道,这是关于这样的一个问题有没有讲清楚,还有什么是大家所关心的,这样的话,我们就可以把这个问题再延伸一下。我也便于大家在这个课程中会有更多的一个收获。



互动答疑




安徽联播群:团体成员如何筛选?一般人愿意参加吗?

韩老师:团体成员的筛选其实最主要的一个目的就是保证团体可以顺利的进行下来。顺利进行下来的一个前提就是参与的成员可以在团体中完全坚持下来。那所以我们刚才提到的,

不适合参与团体的成员,就是他们可能会影响到团体的整体性,或者说,他们可能会出现在团体中没有办法坚持下去、出现脱落的这样的状况。

团体成员的筛选标准如果自己的经验是不够的情况下,可以去借助书本上的标准。《团体心理治疗理论和实践》,也就是欧文亚隆所写的这样一本书。这个里面就提到了非常完整的,关于怎么样去进形成员筛选的内容。


Lili:老师,请问丈夫和家人无法分离怎么办?表现就是不停的思念他们,把他们当成婴儿照顾,单位分的房子让给他们住,对他们有求必应,因为我一句话没说好就会大发雷霆,把手机摔坏!

韩老师:我们看到第一个问题其实是一个相当私人的问题。那我们把它变成一个普遍性的问题。也就是说,在心理上无法完成分离怎么办?那么,看到的其实是这样的一种情况,好像他会对于这样的界限的问题就是,他会是过多的承担了一个照顾者的责任。那么原本如果我们在成家之后,应该可能更多的是和原生家庭保持一个距离,而把更多的照料者的责任感,再放到我们的核心家庭里面,这样是更合适的从原生家庭中分离出来的关系模式。


何田远山的呼唤:有一种人,即使打很私人的电话,也像旁若无人似的,她的界限是合适的吗?假如她的家人为此感到焦虑,这个界限是合适的吗?

韩老师:如果一个人他打很私人电话,那么他没有去顾忌到旁边的人的感受的话,那么显然,可能他身边的人感受到的就是一种被侵入的感觉。

不知道这个人他自己是否意识到了这个感觉?如果他的界限感就是这样的,就是他认为他就是可以去这样做,不用太顾忌别人的感受的话,那么一般的提醒和告诫可能是没有太多作用的,可能需要的是更长期的坚持的提醒。


金耕:我从小就很乖,边界不清,工作中也这样,我怎样才能找到我自己,作回我自己?

韩老师:我所理解的你的“很乖”,是不是会觉得好像在很多情况下,你是没有办法去照顾到自己的需求的。因此会让你觉得好像找不到自己的感觉。

其实这一点也和我们讲到的界限的形成会有关系,我们如果想要更多的找到自己、想做自己的情况下,那么我们就需要有一个这样的慢慢的分离和界限形成的过程。其实参加团体是一个非常好的选择。

还有就是因为你好像已经意识到了这个,那么我想意识到了其实就是一个改变的开始。

金耕:是的,没有自己,不敢表达自己的情绪。


安徽联播群:团体治疗一般多长时间呢?

韩老师:团体治疗要多长时间呢?嗯,这个会根据团体带领者自己对团体的要求来安排。一般情况下的团体,最好是10次以上。我见的短程的团体会是10次到12次。但是这样的团体有的时候会让人觉得好像刚刚进入有感觉的时候,团体就结束了。所以,比较好的一种设置是20次或者24次。

这样的话,将近半年的时间也会提供这样的一个时间,让全体成员在一个团体中真正的可以发生一些变化。这是一个比较基本的时间的要求。


丁雯刚:精分的团体和亚隆的团体适应人群上有什么区别呢?谢谢!

韩老师:精分团体和亚隆团体的区别,其实我们之前在参加培训的时候,很多的时候就会被提到。那么到底他们有什么区别呢?我听到老师也没有给出一个非常标准的答案。他们所给出的一个答案是,精分的团体好像会更注重潜意识,他们会谈你的梦,会让你去有一些有的联想或者什么。但是,亚龙团体他好像会更强调此时此地的人际关系之间的互动,但是事实上,有些老师会认为他们之间没有特别大的差别。而我自己的一个观点是,我也没有觉得它们有很大的差别,因为我本身是精神分析取向的,另外我也带亚隆团体。

关于精分团体和亚隆团体的区别,我还想再说一下,我想我们探讨它们的区别,其实就好像在比较这两种产品,哪种效果更好,用什么方式才能更好?

我自己的体会就是,其实仅仅单纯的去学团体知识的话,其实是非常不够的,所以我们肯定是慢慢的会吸收很多其他理论流派的支持,去帮助我们就更好的去带一个团体,那通常这些经验,包括你在做个案的一些经验,你对人的理解,这些,其实真的是能够帮助你去带好一个团体,而且,就是每一个团体到底是什么样的,它的效果什么样的,真的跟带领者的背景有很大的一个关系。


欧阳培华:我老公家三兄弟盖房子盖成一栋,厨房一个,三兄弟三妯娌外加俩公婆,还有小孩子,一张桌子都坐不下。热闹归热闹,长期一起很琐碎。

韩老师:欧阳所提到的这个问题呢,看出来你真的是很困惑,而且好像不是说短时间的困惑了。那么对于这样的一种情况,我也觉得非常的能够理解你。好像你从原本是离开家,要开始一个小家庭,但是却被融入了一个放大的、一个陌生的家庭氛围当中,那么更大的家庭氛围显然会影响了自己的一个小家庭。这样的一种界限的确是不清楚的。

我在想,也许你和你的那一位你们两个人的,可能过去的生活会是不一样的感觉,所以呢,似乎他是没有提出来更多的不舒服,而你在这种感觉当中确实非常的不舒服的。这也是我们刚才所提到的,其实界限它有一个很个性化的东西,每个人的体会可能是不一样的。也许你对于有自己的独立的空间这一块的需求,会比你的那一位就是会来得更加的强烈一些。


碧雪:如何做到在团体中适宜的保护自己的界限?也不打破对方的界限?

韩老师:在团体中怎么样适宜保护自己的界限,也不打破对方的界限?那在团体中,它会很快的就去呈现你在生活中的那样的一种关系的模式。通常这个界限最合适的位置,不会在一开始就会发生。因为我们进入的团体中,我们对自我界限的这部分很多的时候也是不清楚的,那当我们进到一个团体中,跟其他的成员之间互动开始的时候,我们常常才会意识到自己的界限在哪里,那么这样的一种方式的提醒,就是通过我们的自己的舒服和不舒服的感觉来发现的。

在团体中,最好不刻意的去强调怎么样去保护自己的界限,或者说也不去侵入他人的界限,因为那个过程中是非常自然,而且自发的去发生的,那么你就在团体中去真实地去做自己就好了。

在这样的互动当中,会有很多的体会和感受,你可以去及时地表达出来,当其他成员知道,那么这样的一种表达,他本身就是在建立一种言语的界限,这个界持续在团体中坚持下来的话,其实可以慢慢的去帮助我们去找到自我的界限,那就是一种让你更舒服的在团体当中,可以和其他人建立关系的过程中更舒服的一种方式。


安徽联播群:如果有人从不拒绝他人,不管是谁、也不管該不该做,他都会服从。这种人团体治疗效果好吗?我无法理解这样的生活模式,怎么办?融入不了。生活很多方面都要被干预的感觉,没有自己的空间。

韩老师:如果有人从不拒绝他人,那么,我们要考虑就是这个人,他自己的感受是怎么样的?他是否觉得这个是不舒服的?如果他自己要是觉得这个没有什么不舒服,那么,这就是他此刻的对于自己期限的体悟。,那么如果我们看到他不舒服,那么其实这个就是我们自己的不舒服。也许我们把自己的不舒服放在了他那里,这个可能是我们要去思考,自己的那个界限在哪里?是不是过多地带入了对他的那种感受。那么对于他,如果是他自己感觉到不舒服的情况下,他可以提去提出来,那个时候也许就是一个改变发生的时机。

所有参与团体的成员,首先就是自愿的原则,这个自愿就是说,他自己真的做好了准备,进入到一个团体,并且无论在团体发生什么样的事情,他都能够顶住压力,坚持下来,直到在团体中完成他的目标。


坤德心理咨询:自己的界限总是被爱人和爱人的家人侵入,怎样保持自己的界限感让自己有空间?

韩老师:如果我们总是有一种好像被侵入的感觉的话,那么这样的一种界限的感觉,可能它就是一种觉察。那么这样的一种觉察,他并不会给我们带来快速的改变,但是他却给我们能够给我们带来一个改变发生的时间点。或是可以让我们去意识到,好像我们以前是没有意识到的一个问题。

在生活中去,让自己保持自己的界限不被别人去打扰和侵入的比较好的方法,其实就是提倡大家可以去表达自己,至少去表达自己的感受,让对方可以知道自己的感受是什么,下一次的时候可能他就慢慢的意识到,他那样做至少在你这里是不被接受的,这个就是我们通过语言的表达建立言语的界限。


何田远山的呼唤:在团体中,言语和肢体语言哪一种形式应该得到鼓励?

韩老师:团体中的言语和肢体的语言。在我的团体中,我在一开始就会和大家讲,在我的团体中,是不允许有肢体接触的。之所以有这样的规定,就是希望我们在团体中,一切都用语言来表达出来。这个适合我自己的工作体会有很大的关系。因为很多的问题就是来源于无法言说所产生的一个问题。当这些无法法言说的内容能够通过语言来表达的话,那么真的很多的问题自然而然就解决了。

安徽联播群:团体治疗有治疗目标吗?

韩老师:团体治疗的目标通常要先考虑团体成员进入团体时他们的个人目标,如果没有这样的话,那么团体根本就就没有自己的方向,所以在一开始的时候,对一的个体访谈的时候,一定要去问每个成员,他们进入团体的目标,那么团体的目标说是最重要、最大的一个目标就是帮助每一个成员在团体中,去完成他们自己的个人目标。


很多年没有联系的前男友通过微信联系上了我,我该如何分清跟他的界限?因为彼此都有自己的生活和家庭。可依然在内心默默牵挂着对方怎么办?

韩老师:在今天的回答的问题中呢,可能我会做一些筛选,如果是一个特别私人的话题,并且如果那个话题里面会涉及到很多个人的情况的话,那么我会考虑,可能我们没有办法在这个群里面来回答这样的一个问题。


安徽联播群:老师:领导在工作时间以外,会经常占用私人的时间随时电话就过来了。还会专门安排人员统计没有在朋友圈推送公司宣传微信的名单,在大会上点名批评处罚。请问这种现象是否正常?感觉压抑该怎么调整?

韩老师:那么和你领导的关系的问题,其实也确实是挺常见的一个问题。在这样的情况下,其实我们可以参考那样的标准。比如说,这样的一件事情,在多大程度上你是可以去忍受的,当如果不能够忍受的时候,你在多大程度上可以去跟领导去沟通。如果这些对你来说并没有特别大的效果,那么在多大程度上,你是可以让自己去承担为自己去做主的这样的一种权利、

这样的一种责任。但是其实我更多的想到的就是,这个里面其实好像更多的是和领导的关系的问题。我想对于这样的关系的问题,你可以去问一下在公司的其他的人,那么他们是否会和你有一样的感觉?他们也是不是会有点忍受不下去的这样的很强烈的情绪,如果没有的情况下,那么也许这个是你个人的感受影响到了你现在这样的关系,那么我觉得这个是可以再往下去思索的,也许能够帮你去解开这样的困惑,或者说是减轻在这件事情上带给你的影响。


好,那因为时间的关系,我们今天就只能先到这里了。谢谢大家的提问。通过你们的提问,我也知道大家对我今天所讲内容的反馈。看看是不是有你们所需要的,有没有让你们有所收获。我今天所讲的呢,是关于亚隆团体的内容,它是知识性的,也是一个理性层面的理解。但是如果大家真的要有所收获的话,一定要去体验。只有当体验达到的情况下,改变才可能真的发生。体验的一个很好的机会可以让自己真正去投入的团体的互动当中去,那时候你的体会会非常的深刻。


我希望大家在自己的生活中、工作中,会有更愉悦的关系的体验。


感谢今天在这儿陪伴的所有的朋友们,我们彼此的陪伴在这儿度过这样的一个晚上。也感谢万生心语所提供这样一个平台,让我有机会和大家去分享,感谢工作人员这些天的付出。


我今天的微课就到这儿了,祝大家晚安。


备注:来简单心理的伙伴们,可以关注我在简单心理平台发布的网络和地面人际关系团体小组的信息。
行为问题
亲子教育
人际沟通
亲密关系
情绪压力
个人成长
发布于2016年3月25日 星期五 15:38:44 感谢(0)2收藏
本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简单心理平台观点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