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关于人生意义与自我发现

诸位在开始请你原谅我写了这么大的一个题目,其实我是没有能力回答这么大一个问题的,但同时这是一个常见的困扰,所以希望从自己所学和自己的经历出发说点什么,希望能够对处在疑问中的人有所启发。
“人生有什么意义”尤其是在青年中这个问题会自觉不自觉地出来,曾经在大学的时候我自己也问过这个问题。而且是实实在在的“问”,我和管理心理学的老师讨论,和知性的副院长女士讨论我的困惑,和我的同学争辩,我期待有人能给我答案,能够理解我的状态,遗憾地是并没有实现。
后来读到存在主义的书我知道这不是我一个人有的问题,有点类似“少年维特”之烦恼其一,是一个人的自我意识觉所导致的,虽然主观上痛苦的,同时也蕴含着巨大的可能性。而期间的迷茫,无人理解,无以排遣的孤独感塞满胸腔,其滋味并不好受。不过这也并非完全是坏的,似乎有一种隐秘的骄傲在里面,我就记得我自己曾因为这样的痛苦而感到与众不同,似乎这个痛苦是我存在和精神上有高度的一种明证。
然而遗憾的是我们无法只选择只要精神上的独立,不要痛苦的探索过程,要找到答案就需要穿越荆棘,也意味着体会孤独和不确定。因为意义是个人化的,哲学和心理学的思想当然会有作用,而从根本上无论何种观点都需要经过当事人的审视和消化,否则就只是个漂亮的观点。从社会、家庭,和学校中,我们已经学到太多的关于应该如何,什么是有价值的东西了,然而这些观点大多时候都是“进入”我们,就像吞入一样,没有经过仔细的个人检视,在格式塔心理咨询中被称为“内射”,就像吃东西没有品尝到味道而被吃进肚子。所以,寻找意义的过程就是从自己出发,发现自己的喜好/需要/对事物的感觉/情绪,也就是格式塔以及其他咨询疗法中会用到的觉察。当一个人不知道自己的喜好,无法表达自己的态度和意见甚至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有什么态度的时候,很容易有外界都不了解自己的感觉。因为他自己也不了解自己,只对自己有很多在外在标准下的希望,有一个很好的理想的自我,而对自己细微的感受和需要是不知道的。也说明当事人,可能更倾向于使用认知的方式对待事物,而忽视自己的情感和身体。而人是身心灵一体的,有的时候情感和身体在发现真正对自己有价值的东西上要比头脑聪明。即便是对人生意义这样的大题目也是一样,归根结底人生意义是关于自己想要如何生活的,而过什么样的人生是和自己的愿望和需要相连的,发现愿望和需要最基本的就是感受自己的身体和情感。这就像是一种基础的训练一样,发现自己的身体需要和情感需要,继而做出调整满足自己的需要,不断地明白自己希望如何生活的瞬间,扩大到整个生活。
至于如何做到,答案很简单——觉察,体验自己身体的姿势、感觉(肌肉张力,酸麻胀痛等)、需要、情绪;自己的想法、价值、信念、渴望。觉察不同于反思,反思是头脑的活动,而觉察是把自己放进去体验。其实,觉察是来自于东方文化的,正念、冥想都是增进觉察力的方式,格式塔疗法的皮尔斯也直接承认自己从禅宗中获得的灵感。觉察本身让人回到此时此地平静下来,而且觉察是改变的基础。因为没有觉察一切是自动化发生的,有了觉察就有了选择和调整的可能。
不过这个过程听起来不那么的炫酷,好像甚至有些笨拙,嗯,的确如此,而且这个过程也不是一劳永逸的。就我个人而言也是如此,我仍然在过程中,仍然有疑惑不解,甚至很多时候希望快速解决之道,不想接受痛苦的过程。
到了结尾我并不想说鼓励的话,比如其实这个过程还是有很多幸福的,尽管这是事实。我希望在困扰中的人们能够发现那其中的甜蜜。

个人成长
发布于2016年5月05日 星期四 22:35:05 感谢(0)0收藏
本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简单心理平台观点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