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我们终究要分离——如何理解父母对孩子内心的影响?

关于父母和孩子的关系,原来我曾经也会觉得是在孩子的教育之中父母有很大的问题,包括在我们心理咨询的理念之中也会觉得是父母在孩子的关系里面扮演着重要的角色。

但过多的强调父母在孩子的整个发展过程之中的问题实在有些不公允。在我的咨询过程里面,有一部分是妈妈过来咨询,当孩子出现问题的时候,孩子的咨询老师立时会觉得是父母有问题了,马上会让母亲来和我讨论。这样看起来也没错,孩子有问题自然要去看妈妈了,但我有时不免有点为母亲委屈,在孩子的问题中,是有妈妈的一部分情结原因,但请不要忽略的是孩子内心也有他发展阶段不同的成长要素与必须要从孩子自身来分析的感受。

从温尼科特的理论上看,他会强调一个关于抱持性环境的重要性,就是父母给孩子建立一个什么样好的生长环境,如何在开始阶段进行原初母性贯注,还有足够好的妈妈的概念。在若干年前温尼科特也会在广播里去做这样的一个演讲就是说应该怎么理解孩子,做好家长。但是我的理解是一部分我们可以从温尼科特的角度去思考这个问题,也就是说父母可以怎么去做让孩子有更好的环境,但是另外一方面我也会去想说的是从克莱因理论的角度来思考,比如一个孩子的潜意识幻想之中包含着毁灭攻击性,还有他的贪婪感,而这一部分也是需要我们去理解的。从这部分来讲我们不可能说任何一对父母创造的环境都能给孩子带来一个完美的生长环境,因为每个父母自己带着的内心无法逾越的潜意识幻想来养育孩子,于是,必然有着不那么完美但又很真实的环境影响。

无论在心理咨询中还是大家对心理学文章的理解里,也会看到大家都在去讨论父母给孩子的环境里面会让孩子感觉到什么样的创伤的感受?但我在咨询中也会强调这样讨论的目的并不是去说贬低父母给孩子造成了多大的问题,而是从不同的角度来理解一个人的养育环境究竟带来了什么样的创伤感觉,也就是说为了更好地了解一个人内心之所以如此的原因和过程。

在心理咨询中,或者说在我们个人成长的经历中,经常要反思的是,我们如何来去面对那些创伤所带来的一些影响,比如说在亲密关系里面,我们所做的事情,内心里的操作是如何影响着我们现在的生活?
在克莱因的理论中,有一个很精髓的核心就是关于从偏执分裂为过渡到抑郁位相,这样的一个理论它所描述的是从一个孩子的角度是如何理解父母这个客体的?具体点说就是如何从好妈妈和坏妈妈极端的对立,或者是很好或者就是很坏的一个角度,过渡到对于父母特别是对于妈妈的一个全方位的理解。现实生活中,我们很多人在反思和修复中,面临对于父母的感受有三个阶段:

开始是“我的父母特别好啊,他们说的都是对的”,第二阶段会觉得“父母怎么这样啊,原来我的很多问题都是他们造成的,我恨他们!他们不改变,我能怎么样?”第三个阶段是:“原来他们是这样的,我是在这样环境长大的,所以我是这样的,我接受这个现实,不再期待他们改变,还是自己看看如何来让自己更好吧。

第三个阶段,也就是这个抑郁位相所代表的,就是说,我可以认可于,一个客体的丧失,这是一个非常悲伤的过程,但是对于每一个人来说又是一个成长所必然要经历的过程。就是我们可以承认,客体她是不完美的,他会离开我们,当我们能够面对,他的离去,他的丧失,我们就可以从一个全方位的,一个失去客体的一个角度,去重新来理解自己。

在弗洛伊德的《哀伤与抑郁》之中,他曾经系统地阐述过哀伤与抑郁的区别,其中一个重要的分别在于抑郁包含着自责,也就是说“我为何没有保存好这个客体呢,如果我再怎样一些,我能否拯救他呢?”这个部分可在我们内心“强迫性重复”中看到,比如为何要找同一类型的异性建立亲密关系?即使知道那是个陷阱,但很有可能内心中的“偏执”无法代谢,而必然如此。对抑郁的人进行分析,会了解他们对自我攻击之强烈几近于杀死,为何如此?那是对于客体绝望的愤怒指向自身,但无法承认曾经期待爱的客体是真的丧失,一个不完美的关系在他的内心里面他不愿意承认,他会内疚会自责会觉得一切为什么?于是用攻击自己的方式来与幻想爱的客体有一个深刻的连接。但从深处理解这仍然是一种无法面对的丧失,只能通过攻击自身来实现。

偏执分裂位相过渡到抑郁位相,是一个哀悼与接受现实的过程,一个允许客体离开,并承受随之而来的孤独、绝望和内疚,这个过程伴随着强烈的内心痛苦和冲突。“与期待有关的每一段回忆,每一个情境都证明对丧失客体的力比多依恋,并会遭遇现实的裁定:客体不再存在,自我也会遭遇问题的面质:是否它能够共命运?自我是否被源于生存的自恋性的满足所征服,并切断与已经逝去的客体的依恋。”(Freud 1917:245)

回到我们的主题,在我们内心世界的潜意识海洋中,当一次又一次理解自己与父母(客体)的爱恨情仇时,才可以真正成长与独立,他们是你所有内心困难的理解方向,却也是你迸发力量的沃土。即使我知道,每一个分离,都是那么的令人哀伤。

最后,我想以克莱因写给女伴的一首诗来结尾,这是一个孤独的内心故事,依然是关于哀伤……

  是否我永远不再,与你手牵手
  走过碧绿繁花的牧草地
  在璀璨的阳光下?

  是否我永远不再,与你手牵手
  无怨无悔地承受生命的重担
  只因我们在一起

  再一次地,与你手牵手
  请让我在你的肩头上恸哭
  我是如此孤寂……

亲密关系
个人成长
亲子教育
发布于2016年5月07日 星期六 16:41:50 感谢(1)1收藏
本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简单心理平台观点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