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未被满足的,则永远挣扎”

      《被嫌弃的松子的一生》。
      看这部电影之前,被告知这是部悲惨的电影,看完会很为女主感到难受,于是我是做好心理准备看的这部电影。
      确实是部悲伤的电影,但是坦率的说,我却没有被女主角悲情的人生震撼到,或是有太多情绪的体验。我本身是一个看电影经常能看哭的人,但是如此悲剧的片子竟然不但没有把我看哭,而且并没有造成我太大的情绪扰动。
      这是为什么呢?
      我想这也许与我的工作有关——在心理咨询的工作中,我遇到了太多与松子有着相似经历的来访者了,我倾听过她们的内心,共情过她们的感受,陪伴她们去探索,见证过她们的成长——这让我能够跳出情绪的扰动,以一个更加理性的心理学视角,去看待松子的人生

松子出生于一个表面上结构“健全”,实际上功能紊乱的家庭
她从童年早期就生活在与生病的妹妹争夺爸爸的痛苦中。爸爸偏心体弱多病的小女儿,对松子是极度忽略的。


      电影中有一幕:
      幼小的松子看到爸爸回家,兴奋地跑到爸爸面前,期待的看着爸爸手上拿着的礼物盒,但是爸爸面无表情的把公文包给了她,上楼到妹妹的房间,微笑着把礼物拿到妹妹面前。
      松子失落地站在楼梯下,望着那扇紧闭着的,只属于爸爸和妹妹的房间的房门。


父亲把温暖和关爱都给了小女儿,而松子看到的,永远是父亲冷漠或面无表情的脸。在与爸爸唯一的一次单独相处中,松子偶然发现,当自己学着小丑做鬼脸时,爸爸被逗笑了,爸爸冲她笑了!
 


从此以后,这个大多数女孩都不会做的小丑表情,成了松子的招牌表情,无数次的出现在她原本漂亮的脸上
——在她想要取悦爸爸的时候,在她成年后被辱骂欺凌,想要取悦他人的时候




松子的人生,很好地诠释了精神分析中“
强迫性重复”的概念。

我们都有一种倾向:将早期的关系转移到现实关系中。只有这样,我们才能修正早期不好的体验,获得新的体验。


童年时爸爸的冷漠、忽略、偏心,甚至是精神上的虐待,让松子持续深刻的体验着:“我是不好的,我是不被爱的”感受。

而松子成年后选择的恋爱对象包括落魄自杀的作家,自卑的有妇之夫,薄情寡义的丧妻男人,懦弱的街头混混……无一例外,都是暴力的,施虐的,没有爱的能力的“渣男”。

这些男人像爸爸一样,不能给她真正的爱和情感。他们虐待她,背叛她,抛弃她,让她失落失望;一次又一次地验证着根植于内心来自爸爸的否定与远离

她在恋爱中不顾一切地付出与交付,就如同她童年想尽办法博爸爸一笑;
她拼尽全力去爱,其实是无意识地拼尽全力试图修改早期“我是不被爱的”痛苦体验


痛苦使人重复,只有意识到了,被充分言说,重复才可能停止。
不幸的是,她到死都没有意识到自己痛苦的缘由,因此到死都只能够不断重复。



松子的daddy issue显而易见。

不同的是,我们通常所说的“俄狄浦斯情结”、“恋父情结”是关于孩子和父母的,而这部电影中,是关于爸爸和两个女儿的。


      电影中给妈妈的镜头少之又少,我甚至疑惑:
      松子有妈妈吗?
      松子的妈妈是不是去世了,只有爸爸带着孩子?


但其实松子是有妈妈的,只是妈妈在家庭中类似于缺席

电影中看不到任何爸爸和妈妈的互动,也看不到爸爸和儿子的互动,似乎爸爸将情欲全部投射给了体弱的小女儿,松子将情欲全部投射给了爸爸。所以松子嫉妒的、恨的、想要杀死的是她的妹妹,而不是妈妈。




妈妈——每个婴儿赖以生存的客体——却没有出现在松子的内心。

松子的内心幻想中有爸爸,有妹妹,有男友们,但从未出现过妈妈的脸。


      我心里对此有很多的联想和疑惑:
      松子和妈妈的关系是什么样的?
      松子没有想过妈妈吗?


我想,也许 “妈妈”从未以一个养育性的客体存在于松子的内心,松子和妈妈之间根本就没能建立起依恋,更不用说安全的依恋关系
或许在早期母婴关系中,松子是经历过巨大分离创伤的,这解释了松子在成年后亲密关系中对于分离、对于被抛弃的巨大恐惧


      面对男友的暴力,她说“你打我也没关系”;
      面对男友的堕落,她说“不管是去地狱还是什么地方,我都跟着他”;
      与男友做爱的时候,她一遍遍地要求男友对她说“我们永远在一起”。

 




只要你不抛弃我,要我怎么样都可以”是典型的边缘型人格特质。

如果松子来找我做咨询,我很可能将她归为边缘型。我尝试将松子身上呈现出的边缘型人格特质做一个分类:


1. 拒绝体验真实感受,感觉到被抛弃或拒绝。

边缘型人格患者通常:

自我认知能力很差——他们需要依靠其他人的存在来体验自己的价值;
他们害怕独处——当独处时他们会感觉到强烈的被抛弃和拒绝。


      在电影中,松子在被男友伤害抛弃后,仍然选择与又一个不靠谱的男人在一起,她说“我已经无所谓了,只要不是一个人”。

即使一段关系充斥着伤害与虐待,也无法放弃这段关系,因为孤单的感觉比被伤害还要可怕。

2. 持续性或经常性的感觉被掏空,内心空虚或虚假。

年轻时的松子不断地投身到恋情中,年老决定不再爱的松子将食物不断塞进自己的身体里。
在我看来,都是对于内心巨大空虚感的填补与逃避。


3. 
存在冲动及自伤行为。

不少边缘型人格患者存在暴饮暴食,药物滥用,酒精成瘾,性生活混乱等症状


      在电影中,松子的性都发生得很轻易,甚至是在她还不确定是否爱对方的时候,性就发生了。
      当恋爱受挫后,松子转战了声色界,做起了陪酒与AV,与一个又一个陌生的男人发生性关系。
      心死后的松子,以不停地进食来替代了不停地做爱。


进食与做爱都是口欲期的问题,提示了松子的创伤远远早于我们看到的与父亲之间的创伤。

4. 无法表达愤怒或过度表达愤怒。

      松子很少用语言直接表达自己的愤怒,当她受到学校的冤枉、老师的侵犯、学生的欺负、男友的背叛时,她都不能直接说出自己的愤怒。

无法很好地处理自己的愤怒,边缘型的人很有可能会表现出暴力侵略性行为。

      当松子无法处理那个把她赚的500万赠予另一女人的男友时,她把他杀了。

将愤怒付诸于语言而不是付诸于行动,是一种能力,而松子的早年经历,却没能让她发展出这样的能力。
 

 

以上是我认为松子身上呈现出的比较明显的边缘特征。
当然,边缘型人格特征远不止以上四点,要诊断为边缘型人格,仅凭这几个特征也是绝不足够的。


在此也想提醒阅读此篇文章的朋友们:

切勿对号入座,自己给自己贴个“边缘型”的标签。

当然,保持对自身的觉察也是很重要的。
如果真的觉得自己有很多边缘型的特质,并且生活受到影响,社会功能受损等,那么,建议你及时寻求专业的心理咨询的帮助




松子的一生,
是被人嫌弃的一生,
也是让人敬佩的一生。
一生受伤,一生想爱。

松子本来有不错的资质:美丽的长相,性感的身材,热情的性格,乐观的精神,唱歌的天赋……却过着让人悲叹的人生。

这让我想起了心理学里的“社会漂移学说”:
有一些原本智商不错,资质不错的人,
由于心理问题,从不错的社会阶级不断往下飘移,最终生活在社会的底层


松子的内心从早年起便从未被满足过,“未被满足的,则永远挣扎”。

家庭关系
情绪压力
个人成长
亲密关系
发布于2016年5月09日 星期一 22:14:27
本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简单心理平台观点

评论

Logo round下载简单心理
享受优质服务
立即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