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晨读分享】《失控》之一

2016.4.30【晨读打卡】《失控》两章

“蜂群思维”的神奇在于,没有一只蜜蜂在控制它,但是有一只看不见的手,一只从大量愚钝的成员中涌现出来的手,控制着整个群体。“就像一个细胞或者一个人,它表现为一个一元整体,在空间中保持自己的特性以抗拒解体……”这是一个由群氓构成的整体,衍生出群氓的智慧。
“记忆,是高度重建的。在记忆中进行搜取,需要从数目庞大的事件中挑选出什么是重要的,什么是不重要的,强调重要的东西,忽略不重要的东西。”这种选择的过程实际上就是感知,认知的核心过程与感知的关系非常非常紧密。
系统中彼此关联的个体所形成的组合呈指数增长,其中蕴藏了无数新颖的可能性。它们并不强调个体,因而也允许个体有差异和缺陷。在具有遗传可能性的群系统中,个体的变异和缺陷能够导致恒新,这个过程称之为进化。
系统越是复杂,需要的预热时间就越长。每一个层面都必须安定下来;横向起因必须充分传播;上百万自治成员必须熟悉自己的环境。这将是人类所要学习的最难的一课:有机的复杂性将需要有机的时间。这一点是不是对心理咨询相当重要?!
在一个非线性的网络中,我们很容易陷入其自相矛盾的困境:没有开始、没有结束、也没有中心,或者反之,到处是开始、到处都是结束、到处都是中心。纠结是它的特性。真相暗藏于明显的凌乱之下,要想解开它需要很大的勇气。它同样道出了人类心灵谜团的真谛,解开它需要勇气、耐心,以及足够的开放和宽广。
网络不断孕育着小的故障,以此来避免大故障的频繁发生。正是其容纳错误而非杜绝错误的能力,使分布式存在成为学习、适应和进化的沃土。我们总是要带着自己的一些问题,它保障了我们前进的步伐。与之共处,恐怕是最好的选择。

2016.05.01【晨读打卡】《失控》一章

“有许多微不足道的小东西,本身并没有什么意义,但意义正是通过其分布式交互而涌现出来的。”分布式系统,对我来说是个奇妙的词,还没能真正参透其内涵,“智慧从愚笨中来”……
人无“我”,蜂窝无“我”,野兽无“我”,公司无“我”,家国无“我”,任何活物都没有“我”。一个活系统的“我”是一个幽灵,是不知晦朔的朝菌。它就如同亿万个水分子汇成的瞬间的漩涡,指尖轻轻一碰,便即消饵无形。
身体是意识乃至生命停泊的港湾,是阻止意识被自酿的风暴吞噬的机器。神经线路天生就有玩火自焚的倾向。如果放任不管,不让它直接连接“外部世界”,聪明的网络就会把自己的构想当做现实。意识不可能超出其所能度量或计算的范畴。没有身体,意识便只能顾及自己。出于天赐的好奇心,即便是最简单的头脑也会在面对挑战时,殚精竭虑以求一解。然而,如果意识直面的大都是自身内部的线路和逻辑问题,那它就只能终日沉迷于自己所创造出的奇思异想。这样说来,所谓心理障碍其实也是人类这个分布式系统的一个功能罢了
“我认为人类将不断积聚人工和机械的能力,同时,机器也将不断积累生物的智慧。这将使人与机器的对抗不再像今天那么明显、那么关乎伦理。”我们与机器终将成为同类。

2016.05.03【晨读打卡】《失控》两章

复杂的机器必定是逐步地、间接地完善的,别指望通过一次华丽的组装就能完成整个功能系统。你必须首先制作一个可运行的系统,作为你真正想完成的系统的工作平台。……很少有人欣赏迂回前进的方式,其实在组装复杂机械过程中,受益递增是通过多次不断的尝试才获得的——这就是人们常说的“成长”过程。
镜子与变色龙的隐喻,是今早最奇妙和动人的部分。镜子可以构成一个信息回路的绝妙实现。从整体看来,时尚不正是蜂群思维对自身映像的反应么?当今世界是一个充满镜像的世界,普及的数字化必将为我们提供更清晰、更快捷、更无所不在的镜子。每个消费者都将成为反射镜像与反射体,既是因也是果。
自然生态系统中的控制轨迹呈发散状溶入因果关系的界域,控制不仅分散到空间中,还随着时间而逐渐模糊。事物的推演不像箭那样直线行进,而是像风一样四散开来。
今天第二动人的共同进化概念佐证了共生关系的描述。共生关系中的各方行为不必对称或对等。事实上生物学家发现自然界几乎所有的共栖同盟在相互依存过程中都必然有一方受惠更多——这实际上暗示了某种寄生状态。进化的生命和星球构成了一个共同进化的整体系统,一如变色龙的镜上舞。
我们之所以看到智力和生命的不可捉摸之处,正是因为他们维持着一个远离平衡态的不稳定状态。较之宇宙间其他事物,智力、意识乃至生命,都处于一个稳定的非稳态。

2016.05.04【晨读打卡】《失控》一章

生态系统是一个完整系统,而共同进化则是一个时间意义上的完整系统。它在常态下是向前推进的、系统化的自我教育,并从不断改正错误中汲取营养。如果说生态系统是在维持的话,那么共同进化则是在学习。
草鸡博弈、猎鹿博弈、囚徒困境……
共同进化中的冲突环环相扣、彼此关联,意味着整体收益可以惠及(有时殃及)所有成员。零和游戏中对他人的任何伤害都对你有好处。在非零和游戏中,你们可能共荣,也可能共衰。在共同进化的世界里,控制和保密只能帮倒忙。你无法控制,而开诚布公比遮遮掩掩效果更好。“在零和游戏中你总想隐藏自己的策略”,“但在非零和游戏中,你可能会将策略公诸于众,这样一来,别的玩家就必须适应它”。这就是家庭关系发展的秘密,从系统论角度理解家庭关系的互动真相……
“均衡即死亡”,不稳定的自然力量是多样性产生的根源。
哥白尼排除了地球和物理宇宙其他部分之间的间断,达尔文排除了人类和有机世界其他部分之间的间断,弗洛伊德排除了自我的理性世界和无意识的非理性世界之间的间断,我们正面对着第四个间断,人类和机器之间的间断。我们正在跨越这第四个间断。

2016.05.05【晨读打卡】《失控》两章

诺伯特·维纳,一个彻头彻尾的天才与怪物,写了一本书——《控制论》,其成功堪与《金赛报告》媲美。所谓治理,就是通过对抗混乱而产生出秩序。控制,对控制的控制,一个简单的反馈回路,A既是原因又是结果,海因茨·冯·福斯特把这种难以琢磨的循环称为循环因果。这一理论恰恰是家庭治疗重要的基础。
自我实际上是一种自谋划的形式,它冒出来是为了超越它自己,就好像一条长蛇吃掉自己的尾巴,变成了乌洛波洛斯衔尾蛇。蛇是线性的,但当它回身咬住自己时,它就变成非线性物体的原型。
生态球——生态圈二号——生态圈三号…活系统,合成生态系统,封闭,自治,自组织,稳定与破坏……
我们需要的,是一点点的“失控”……
“蕴含在一个生态系统中的信息远远超过了我们头脑中的信息。如果我们只对我们能够控制和理解的东西进行尝试,我们肯定会失败。”——瓦尔特·阿迪

个人成长
发布于2016年5月18日 星期三 16:51:24 感谢(0)0收藏
本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简单心理平台观点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