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晨读分享】《失控》之二

2016.05.06【晨读打卡】《失控》两章

生物圈二号最缺少的生态施予就是扰动。不论是温和还是粗暴,自然都需要一些变化,扰动对养分循环来说至关重要。“生物圈二号中的一切都是受控的,但是大自然需要狂野,需要一点点的混乱。扰动也是一种沟通方式,是不同的物种和不同的小环境间彼此打招呼的方式。”扰动是生态的必要催化剂,它所引发的蝴蝶效应超越我们的想像。对于家庭关系的扰动,其实是生态自适应的显现,是对家庭生态的保护。
一个封闭系统在“冒出”前后的两天里,其所处的环境几乎没有什么变化。除了能做点“保姆”的工作外,你能做的往往只有等待。等待它发育、成熟,长大,发展。“不要着急,不要在系统自组织的时候就急着催它孕育。你能给它的最重要的东西就是时间”。心理咨询,异曲同工。
生命就是技术,生命是终极技术。
磨损可以看作是共同体的一个妙喻。单个的磨损痕迹是无用的,但汇聚起来并与他人共享,其存在就有了价值。

2016.05.07【晨读打卡】《失控》一章

从小我就知道自己不聪明,纯靠刻苦和努力,所以不断往前走的动力对我至关重要。我的智力so so在两年前参与 OA 哲学小组时得到充分证明,我觉得自己的智力水平跟这群很棒的年轻人有很大的距离,当时真有点点自惭形秽。现在想来,我这个大脑作为一款分布式系统的协作,还是蛮合格的,没有哪个部件突出,但整体运作良好。
一个纯粹网络化的公司,应具备:分布式、去中心化、协作以及可适应性。一个家庭亦如此,一颗大脑亦如此吧!
赛博空间,不仅仅是一个由数据库和网络构成的隐形帝国,也不仅仅是某种需要戴上特别目镜才能进入的三维游戏,它还是一个包含任何无实体存在和所有数字信息的完整世界。哪位大侠能给简单说说啥是赛博空间啊?
零缺陷软件的代价就是它的“过度设计”,超量建设,多少有点浮肿——永远不会处在某些人经常逗留的未知边缘……
网络式经济的未来在于设计出可靠的流程,而不是可靠的产品。

2016.05.08【晨读打卡】《失控》一章

要阻止信息的越界流动是一件毫无希望的事情,网络信息化使我们越来越透明,隐私这件事正在变得越发不可能。大行其道的加密技术会使对经济活动进行中央控制的任何冀望都化为乌有——而经济活动是驱动社会前进的一种力量。加密技术加剧了失控状态。
在所有的东西都相互联结在一起的世界,联结、信息还有知识都非常便宜,贵重的反而是那些隔离、反信息和零知识。等到带宽免费,随时随地都在进行十亿字节的信息交换的时候,不想通讯反倒成了最困难的烦事。加密系统及其同类都是隔离技术。它们在某种程度上令网络那种无差别的联结和发送信息的固有倾向得到抑制。
加密技术,数字现金,电子货币,传真机效应,加速度,无限互换性……加密技术使网络系统产生的铺天盖地的知识和数据可以变得文明一些。没有这种驯服精神,互联网络就会变成扼住自身生命之网,它会因自己无限增多的联结扼杀自己。网络是阳,密码分子就是阴,一种微小隐蔽的力量,能够驯服去中心、分布式的系统引发的爆炸性的相互联结。
加密技术允许蜂巢文化所渴求的必要的失控,以在向不断深化的缠结演变中保持灵活和敏捷。

2016.05.09【晨读打卡】《失控》一章

这一章读的云山雾罩,一堆游戏名字,我完全不名所以。《上帝也疯狂》《乌托邦》《传播力量》《文明》《模拟地球》《模拟城市》《仿真》《龙与地下城》《暴战机甲兵》……“泥巴”(其实是一个寻求认同的工场),“赛博城”,在这些虚拟的世界里,一个拟像的平行世界里,它们就是现实。
事实上,我们这些后现代都市人每天都有大量时间沉浸在这种超真实之中:煲电话、看电视、用电脑、听广播。我们给予它们极高的重视。拟像已经成为我们生活于其中的地域。绝大多数情况下,这种超真实对我们来说是真实的。我们可以轻易的进入和离开超真实。
美国采取的嵌入式的军事训练,让毫无经验的年轻人组成颇具战斗力的军队。大家还记得几年前的电影《安德的游戏》吗?只要赋予仿真系统极小的朝无计划方向运动的权力,它就获得了某种灵魂,从而变成一名强有力的教员。它会在本质上变为某种真实的东西,而不再只是发生于伊拉克某处的一场战役。
在一个游戏网络中不断增加玩家的人数,你得到的是……什么呢?是某种完全不同的……分布式存在,一个虚拟世界,一个蜂群思维,一个网络社区。
要想成为上帝——至少是有创造性的上帝——你就必须放弃控制,拥抱不确定性。绝对的控制也就是绝对的无趣。要想诞生出新的、出乎意料的、真正不同的东西——也就是真正让自己惊讶的东西——你就必须放弃自己主宰一切的王位,让位于那些底层的群氓。这个神之游戏中一个巨大的吊诡就在于:要想赢,先放手。

2016.05.10【晨读打卡】《失控》一章

这书读的越来越受挫,每个字我都认识,可就是读不懂啊
这章似乎是在解释人工进化程序,借用了博尔赫斯图书馆迷宫,看来要连带阅读不少书了
进化的创造力是无穷的,它能够超过人类的设计能力。
博尔赫斯空间是如此广大。刻意在这个空间里重新定位同一个点是如此困难,不啻重新下一盘一模一样的棋。任何一个轮次的选择,都会是失之毫厘,谬以千里。在生物形态空间里,形式的复杂性,选择的复杂性,以及差异的微妙性,都是以使对每一个进化出的形式的造访既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
在天文尺度的可能性空间里定位,基因工程,反向工程,进化系统中的交配,“内亲”“外戚”……
 

个人成长
发布于2016年5月18日 星期三 16:55:46 感谢(0)0收藏
本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简单心理平台观点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