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关爱自己,做个温暖的朋友(四)“抑郁症”是心病还是身病

(四)抑郁症是心病,还是身病?

文/ @简里里

好啦。那我们来谈一谈治疗。

我们还是回去到上个世纪50、60年代。科学家们研究发现,抑郁症患者大脑里面的神经递质水平是低于常人的。

什么意思呢。我们大脑里面一个神经细胞产生一些化学物质,向另一个细胞发送这些化学物质,以使大脑各个机能运转。打比方说,这个化学物质是让我们觉得开心的多巴胺。它需要有“神经递质”来传送。

而抑郁症患者的脑袋里面,这些“神经递质”是缺失的,没有递质能够传送“多巴胺”!所以抑郁症的患者,遇见令TA高兴的事情,脑袋里面分泌了多巴胺,发送出去,却没有递质接着。于是这些让人高兴的化学物质无法在大脑中正常运转。人就无法感受到“快乐”。

这就是为什么说,抑郁症,TA是有化学基础的。不是以我们人的意志为转移的。TA必须经过规范的治疗。

所以科学家们就研制出药物来,或是刺激大脑中神经递质的产生,或是抑制大脑对于神经递质的吸收。总之,增加大脑中神经递质的水平,以让抑郁症患者能够重新拥有感受快乐的能力。

你看,这跟你摔断了腿,你会去吃药、打石膏一样。抑郁症也需要生理上的治疗。

可是抑郁症的药物,还有个特别作(一声)的个性。这个药物要4周以上,才能见效。

整整四周的时间,药物不能改变你的情绪,它能使你身体更有力量,更有精神,却不能使你灰色的世界变的明亮。所以很多来访者会说,医生开了药,我也吃了,吃了两周呢,没用,我就不吃了。

我记得看易立竞老师采访陈可辛导演的时候,陈可辛导演说自己抑郁,药吃到第29片的时候,忽然觉得一切都好了。请允许我这么理解:药物在第29天的时候,终于起作用了。

当然,陈可辛导演是幸运的。因为我们大脑中的神经递质不止一种,现在的科学研究并不能识别不同的抑郁症来访者,究竟缺少的是哪一种递质。所以一般精神科大夫都会跟来访者说,你先回去试试这个药,过一个月要来复诊。

我们总觉得是大夫在敷衍我们,尤其是吃了俩星期,觉得药没用,就自行停了药,再也不回去。

大夫往往先给患者开常用的药物(SSRI,它包含大多数人们常见的缺失的递质)。那如果1个月后无效,大夫才知道你缺的不是这个,我们换一种试一试。

所以谨记:要按时服药。要按时复诊。要遵医嘱啊,亲爱的们。

用药物治疗抑郁症,这样的传统一直延续到上个世纪80年代末。然后人们发现,这是一种复发率极高的疾病。就像小时候你打魂斗罗,打了小妖,还有小妖。

于是,人们开始回头看,这个影响人们心情的疾病,用心理治疗,是否会有帮助。

研究无穷尽。各个心理治疗流派对于抑郁症的理解也不尽相同。加之当“抑郁症”被还原成为一个人的时候,其生命的厚度和丰富亦不可一概而论。

所以把心理咨询交给“咨询师”们去做,作为大众,我们需要点亮的一句是:当药物治疗配合心理咨询一起来做的时候,能够有效地延长抑郁症复发的间隔时间。

这也和一切精神类疾病的治疗大方向一致:你要寻求精神科医生的药物治疗,亦要配合心理咨询师的心理治疗。

所以当你的朋友出现“抑郁症”的风险时,请尽可能帮助他接受专业的治疗,给予陪伴(接下来会详细讲)。并做危机识别。

前面说过,抑郁症会大大增加人的自杀风险。而曾经有一个调查说过,在自杀完成的人群中,只有极个别的人是冲动型自杀,就是我们总开玩笑说,跳楼的时候跳到一半后悔了。而几乎所有自杀完成的人,都是深思熟虑,而在自杀之前,都有过这样或者哪样的求救信号。

只是我们作为他们身边的人,出于这样那样善意的、或是自己的恐惧,错失了救助的良机。

所以,当一个人告诉你,说他觉得生命无趣,觉得死亡是种选择的时候。请你一定,停下来,认真地去询问他的感受,询问他是否有自杀的计划。不替他保密,24小时监护,寻求专业机构的救助。

你的关注,和承认他的绝望,这不一定足够,但是却敞开了一线挽救他的希望。

很久之前写过一篇关于死亡的文章,《面对死亡—九》此间不赘述。

===============================

讲稿太长,整理了六千多字。分成了几篇小文章,链接如下:

(一)什么是抑郁症 
(二)抑郁不止抑郁
(三)转角遇到“抑郁症”
(四)抑郁症是“心病”还是“身病”?(本文)
  (五)做个温暖的朋友-关于陪伴,和爱自己

另推荐视频:《I Had a Black Dog》

 

健康
咨询小科普
个人成长
情绪压力
发布于2013年1月26日 星期六 01:44:26 感谢(2)3收藏
本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简单心理平台观点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