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宗教、心理治疗与灵性发展

  我的母亲自幼即颠沛流离,生命中的不完美,成为烙印在她心里的伤口,当然也促使她成为一位坚强的女性,让人无法感受到她的温柔与感性。每当遭遇生命的无常与挑战,她总是习于双手紧握胸前,低着头喃喃自语,祈求天父的庇佑,似乎宗教是她的一切,每个周未也总是风雨无阻的前往教堂礼拜。
 
  受母亲的影响,曾经我也视宗教为生命的依归,深受教义的领航,直到生命遇到感情、家庭与事业等的挑战,寻找答案的过程中,我探询教会中的重要人士,常常是那些受人尊敬的长者,但是始终得不到满意的答案,生命的疑惑存在我的心理达十多年,直到接触心理治疗,我才真正的了悟。
 
  美国着名的灵性老师M.Scott Peck曾提出灵性发展的四个阶段,个人从混乱、进入形式与有制度的宗教、质疑、与神秘经验。在接受心理治疗前,我已经开始质疑曾经深信不移的信仰近十年,只是生命在尚未找到答案前,似乎人也仅能坐在原地等待与过生活,心理治疗帮助我意识到自己的伤害,每个疗伤的过程,均是生命向前走的历程。
 
  接受心理治疗一段时间后,封闭的心灵再次被打开,敞开心胸接受生命的挑战,此时的我知道自己要什么,不再害怕受伤与未知,在一次接受Dr. Olga Luchegova灵性督导的过程,我无惧的体验痛苦,脆弱的自我瞬间瓦解,感受到一股强大的能量,盈满着慈悲与智慧,我知道那是真我。
 
   其实有大我经验的人也不少,如印度圣者Ramana maharshi原本是一位印度教的信徒,在他十七岁的时候,经历一次灵性招唤,就在他叔叔的家中,感受到死亡的恐惧,他保持觉察,让自己处于此状态与接受当下,终于渗透自我的防卫,发现真我的实相,永久居于大我。
 
  人往往因为成长过程的伤害,活在恐惧、害怕与无意义中,宗教常能给予受伤的人遮敝,但若未能意识与面对伤害,紧握着浮木,不但无法意识到受制约的生命,对痛苦也常是束手无措。然而,宗教是进入灵性的过程,若我的母亲能够意识到宗教的限度,追求宗教的灵性核心,面对生命的挑战,她的生命会更丰富与自在。
 

亲密关系
个人成长
情绪压力
人际沟通
发布于2016年6月08日 星期三 09:45:21 感谢(1)1收藏
本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简单心理平台观点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