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承认自己的“不能”——一个心理咨询师想要告诉你的(十四)

我的咨询时间一般都在下午。

往往这天上午的时候我故作平静,想起下午要见来访者,就惶恐不安,于是吃零食,刷微博,刷豆瓣,抠抠小玩意。出去接杯水喝。

我觉得很焦虑。然后我去档案室,翻翻前几个星期的咨询记录。想想我自己的担心。再回来办公室,装模作样地,做做这个,做做那个。

有的时候,中午饭都吃得慌忙。跟同事说,我下午有咨询,所以……所以,我不吃啦。然后,你也想象得到,有时候我在咨询室里面,忽然肚子会叫出声来,也并非稀奇的事情。囧。

你常常会遇到困难的来访者。我于是有时候在等待来访者到来的时候,坐在咨询室的沙发里面,盯着墙上的钟表,揣着无比罪恶的感受,暗暗期待来访者,他忘记了今天的时间。可是倘若他真的没有出现,又非常不安地去打电话,问问来访者出了怎样的状况。末了再回头看看之前的咨询,我这边出了什么样的问题,让来访者这样“忘掉”咨询?

我有一段时间,我在同一个下午接待三个来访者。而恰好他们都对于我比较困难。一个偏执非常严重,两个抑郁很严重。我每次结束之后,要花非常大的力气去做咨询记录。我要去回忆在咨询室内,和他们每个人的互动,觉察是否有移情或反移情在作用。又有哪些移情或是反移情,是我可以以后跟这个来访者工作的。

晚上回家的路上。我基本上整张脸都是耷拉下来的,你知道,会想猫和老鼠里面,那只脸蛋儿都耷拉下来的大狗。我觉得很累。超级累。我晚上回家之后,要么昏倒在沙发上,要么一蹦三跳,嚷嚷说我当初要做咨询师,真是脑袋被门夹了。

我往往在第二天,见到同事。总是要呜呜啦啦几句。说说来访者的状况,我的感受。同事会给我一些反馈,帮助我看自己盲区里面的东西。我忽然意识到,哦,原来来访者昨天说的那句话,可能是这个意思。我下次见面的时候,是不是要再专门跟他讨论一下?当然也有时候我很沮丧,我觉得我跟来访者的工作,自己丝毫看不到成效。哭丧着脸跟同事抱怨的时候,陡然发现,噢,原来来访者是在变化的,只是在用他自己的方式,有小的欣喜。

所以,常常在下一次见面之前,同样的东东,在我脑袋里面循环往复。我想,我下次再见到来访者的时候,我们该怎么工作呢?

你知道,我很想把这些都扔出去。我觉得我脑袋里面,有一个人在翻滚,我还可能带着愉悦。可是超过六个,哇晒,我觉得我要爆炸了:)。

所以我一个星期见六个来访者[1],我觉得这是我的上限,就开始觉得很吃力了。所以我打电话给我的朋友,问她能否接待些新的来访者?她说,抱歉哦,我最近每周见四个,我觉得我最近,不能再接更多来访者了。

在更年轻的时候,有一次听一个长辈咨询师,面无表情的告诉我,说他一天接待10个小时的来访者。我无比崇拜地说,哇晒!

事隔多年,我也无法当面去质疑他的做法。但是我想,一个好的咨询师,要能够细腻、体贴、觉察来访者的情绪,觉察自己的情绪。要接受督导,要反复思考。还要照顾好自己,照顾自己在工作中产生的各种情绪,处理来访者带给你的各种情绪。这样你才有可能对鼓足勇气,坐在你对面沙发上的来访者负起责任。

还是之前那句话。咨询师要先走下神坛,将自己还原成为一个人:)。而就像求助是强者的行为一样,懂得自己的局限,承认自己的不能,也才是个好的咨询师会去做的事情。

注:

===============

[1]
其实我自己每周见六个来访者,是有些吃力的。当然一些更有经验的咨询师(我认为非常好的咨询师,非大多数),我听到过的,每周见十几个来访者,是有可能的。

但是我也想要强调,个人的能力,一定是有边界和局限的。有些咨询机构安排咨询师的咨询时间过长,我个人认为是不合理,也是对来访者不负责任的。我目前没有更科学可靠的数据来支撑,仅从我个人感受出发。欢迎同行补充。

谢谢 @湖水 补充,粘贴上来(全文见下留言:):

by @湖水:

去年在国外访问时在一个大学的咨询中心做实习,他们的时间都比较满,每周满满的40小时,但包含培训督导案例会议团体outreach等其他各种工作,实际接个案的时间大概也有20小时。而许多私人开业的医生,可能还不止这个数。当然,私下里,他们也会说,每天排在最后的那个个案,其实有点悲催~~~

我个人的感觉是,如果纯做咨询工作,有比较充分的支持(督导案例讨论等),一周工作时间的一半在接触个案,大约20小时应该还是可以的。如果其中严重个案比较多的话,会感觉更累,会需要更多支持或者减量。

简里里-心理咨询-成长笔记

发布于2012年1月01日 星期日 08:00:00 感谢(1)0收藏
本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简单心理平台观点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