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进入前所未有的“自由”时代,我们将承受压力

      写这篇文章的原因是在黑龙江的农场里看到一望无际的稻田,被风拂动,金灿灿黄橙橙,好一个富贵满仓。想到冯小刚导演的电影《一九四二》描写的那个饥荒而战乱的场景,不由的升起一丝幸福感。   

      对于人类随着科学的发展对于自然所施加的影响叹为观止,因为我面前的景象绝不是“自然选择”。在自然环境不可能在这么大的一片区域里,只有一种植物,同步的生长节奏,而且,以矩形队列排列。这是人类在这片土地上做了“选择”,只允许一种植物在此处生长,不符合的标准的予以铲除。

      人类在很多方面知道自己要什么,不要什么,并怎么去规避不要的。

      例如:性=孩子。本来“性”这件事就是和孩子有关的,自然选择是让人类繁衍后代,并对这种繁衍的行为给予正性刺激物——性高潮,当你忘记的时候,自然选择还会提醒你——性欲望。当人类拥有了选择权结果是“性+药物 ≠ 孩子”,依然可以享受性高潮。随着生育辅助技术的发展——体外受精、代孕、冰冻存储精子卵子受精卵,人类可以选择什么时候生,自己生还是别人帮你生。

      我们可以控制的越多的时候,本应该越有信心越有安全感。也许是边界递减的原因,我们越是科技发达经济增长我们就越是感受到压力,心理咨询行业最近10年发展就是证明之一。

       从事心理学近10年,我当然不想套用一个经济学的解释来解释所发生的一切。

       简单讲“焦虑”从我们一出生的时候就有了,离开母体面对这样一个陌生的世界——一个充满了威胁的世界,只要妈妈的一个不小心我们就一命呜呼了,我们对于这个世界太渺小了。随着长大我们开始学会控制周遭的一切,最先开始学习控制的就是我们的身体,然后是我们的玩具,然后是我们的工具,接下来就是我们所学习的技能——面对生存的基本必备技能。

      我们不断地对外在的控制会给我们形成错觉——无所不能。这种无所不能的感觉会演变成很多病态的症状,例如:躁狂和自大狂,而且当我们取得一定控制自然的能力的时候确实也可以从中获得非常多的益处,这也会在内心当中形成另外的一个“错误信念”——“只要我我可以更多的去控制自然和周遭的世界我的内心就会更加的安全”。

        其实面对整个充满未知的自然与浩瀚无边的宇宙我们实在太渺小,我们所能了解的和控制的东西,在这样的的无限量级别的世界里,其实基本上可以忽略不计。所以不管我们掌控了多少东西,我们依然可以从外的世界当中感受到害怕和恐惧,再加上先前的那个“错误信念”会让我们觉得更加的自卑,很多抑郁症的患者都是拼命地努力过,希望可以改变周遭人际关系,改变周遭的工作,改变周遭的环境,最后还是感觉失败,感觉自己一无是处什么都做不好,,这是为什么很多时候躁狂和抑郁会同时发生,我们称之为双向情感障碍,从这点上来说其实得抑郁症的人都是曾经非常非常努力的人。   

         到底要怎么做呢?其实对我个人来讲也没有明确的指导意见,我个人是这样考虑:首先,我承认我作为人的渺小,在地震、海啸、洪水、飓风面前我真的是无能为力。 接受承认这一点并完成我的各种社会职责这样可以及格了吧;其次,如果在这个基础上能有个三五好友我想这应该可以给我加上3分;然后,我试着去了解自然和宇宙的道理 ,并不固执己见的坚持自己所掌握的知识和技能,我想这应该给我再加2分;允许别人尤其是自己犯错,并在纠错中继续前行这应该可以再得1分。 

        只有66分, 听听大家意见,还有什么可以是给自己加分,可以加多少。

 

个人成长
行为问题
情绪压力
发布于2016年6月30日 星期四 10:40:32 感谢(3)1收藏
本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简单心理平台观点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