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Addiction, Helplessness, and Narcissistic Rage (成瘾,无助与自恋性愤怒)阅读笔记(2)

自恋损伤的程度
        成瘾者中的无助感的重要性可能由心理发展的任何阶段引起。对一些人来说,当面对外部会唤起受虐的夸大自体的可怕面的成功时,他们描述了一种长期的力量被剥夺感或者体验到烦躁不安的状态。这其中明显是有相当程度的自恋脆弱性,主要涉及并包括自恋型人格障碍。但大多数成瘾者并不具有自恋的特质。羞耻可以联系到肛预期与分离个体化/自主性的议题。自恋受损联系到俄狄浦斯无能,内疚和抑制。对无助来说被淹没感与无助感足够的强烈以至于被体验为一种创伤性的自恋打击,这些议题都可能为提供潜在的脆弱性的基础。换句话说,因为自恋创伤发生在性心理的各个水平上但并没有导致自恋特征占优势。事实上易成瘾体质中,无能感或无力感的敏感性相对自恋型人格障碍程度要小些,(Khantzian and Mack [1987] 把酗酒者描述成饱受自恋性脆弱之苦),因此成瘾的个体有相对广泛的一般性情绪健康。
其他视角的相关性
        
药物使用既是本我的派生物也是自我的防御。它表达了一种攻击驱力处于自恋的核心自体的控制中,虽然它重申了控制以维持面对受到威胁感到无助时的效能感。相应的,Stolorow (1986)认为,攻击甚至是愤怒对维持内部的稳定性与控制感具有重要的作用。他写到“愤怒与复仇紧随创伤之后,……作用是恢复几近崩溃但是又迫切需要的力量感和效能感。“Krystal (1978) 谈到”情绪风暴“的防御价值,以回避心理上无助的状态。
        药物滥用的功能可能被看成跟生存的”自我本能“类似,因此药物行使的是一种主要的自我保持的功能。Khantzian and Mack (1983)写到自我的自我安慰与自我保存功能以及他们在儿童期的连续发展,自我安慰早于自我保存。而众所周知瘾君子无法充分做到自我保存,但是他们的行动上明显是自我安慰。自我安慰功能与个体自身情绪状态的控制(或自我调节)的掌控有关。
       这种压倒性的或无法容忍的情绪威胁要创造出无力感。因为自我的情绪泛滥(心理创伤)隐含无法忍受的情绪的概念。这对个体的自我的核心掌控感是一种打击。
        Mc Dougall (1984)认为 ”这些都代表了回避情绪泛滥的强迫方式……由于未知的精神病性的焦虑或极端的自恋脆弱。“(p. 389)这种情绪泛滥可以与兴奋的,积极的以及痛苦的情绪同时出现。她认为这种情况来自于母婴关系,其中母亲既”不触碰婴儿的情感需要,但同时母亲在早期的‘两难’情境中控制着婴儿的思想,感觉和自发的姿态“,这最终导致”被激怒的婴儿只能使用他能做的任何手段为生存的权利进行斗争。“
       虽然她认为成瘾行为仅仅作为回避与感受的情绪相关的焦虑的一种行为,我想强调成瘾行为也是对急迫的坚持”生存权“的直接回应,是一种矫正性的回应。也就是说,成瘾行为代表不断抗争并且瞬间获得争取自主性的胜利。
        Krystal's (1982) 认为那是一种自体表征的扭曲,“具有所有重要的情绪功能……被体验为客体表征的一部分。”Krystal的观点是,成瘾者觉得他们无法“接管”某些内部的情绪功能,这似乎与我的观点相一致。对于他们来说,是一种争取内部力量和控制的需要。他的无助感引发其他感觉,包括被淹没感,被剥夺感,愤怒感,并且成瘾者通常按照这些感觉行事。通常成瘾者表达药物的外化力量在他们之上。
        外化一定程度上代表渴求的客体,尤其是超越个体完全控制的,同时能提供成瘾者寻求的全能感的客体。使用药物是通过与全能的客体建立联系克服创伤性的无助并且重建内在的全能。
       药物减轻了陈旧的超我的压力。这种滥用是对超我的反抗也是支持摆脱对暴君的认同感的一种方式。这种认同感可能允许否认并压制焦虑,羞耻,醒悟与内疚。当超我诱发成瘾的行为时,通常表现为一种对超我的预制功能的一种恢复性的反应。通过成瘾行为对某些床上或限制的回应形成一种对攻击性行为(因为攻击性行为是不被接受的)的预制。使用药物之后起到突破约束感或反抗超我的作用。换句话说,超我在自我中创造出一种无力感,因为它引发了内在洪水般的羞耻与内疚以及外部预制的行为。对于Wurmser我要补充的是,药物滥用之后并不是仅仅达到由超我引发的不愉快情绪中解脱出来的状态,而且也是重建了自我的自主力摆脱强加的烦躁不安与无助。
       我反对具体药物药理在成瘾中的主要作用。 (这也是Wurmser [1974]的观点)使人上瘾的药物的物理属性似乎只是成瘾之初或复发的次要病理性因素(虽然焦虑的作用在维持药物滥用中超过生理退缩)。不易上瘾的个体在日常生活中克制地使用成瘾物质(比如酒精),以及许多成瘾者展现出坚持戒断最让人上瘾的物质的能力,这些表明成瘾物质的药理性的次要作用。一旦离开了特殊环境,他们缺少天生的易成瘾因素,容易就克服任何继续滥用物质的生理上的引力。
 

行为问题
情绪压力
发布于2016年7月03日 星期日 18:31:28 感谢(2)1收藏
本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简单心理平台观点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