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一个来访者的提问帮我打开了一扇思想之窗

知道还是不知道

       

       写这个文章的原因是一位来访者问我:“你知道好奇害死猫吗?”。我就去百度了一下,让我有了很大的启发,甚至是对我的工作和思维方式。

什么是薛定谔的猫?

       “薛定谔的猫”是由奥地利物理学家薛定谔于1935年提出的有关猫生死叠加的著名思想实验,是把微观领域的量子行为扩展到宏观世界的推演。这里必须要认识量子行为的一个现象:观测。微观物质有不同的存在形式,即粒子和波。通常,微观物质以波的叠加混沌态存在;一旦人的意识参与到观测行为中,它们立刻选择成为粒子(意识在实验中扮演着什么角色?意识的参与是怎么作用到实验中的量子的?是什么性质的作用?是一种力吗?是什么过程?不知道…)。实验是这样的:在一个盒子里有一只猫,以及少量放射性物质。之后,有50%的概率放射性物质将会衰变并释放出毒气杀死这只猫,同时有50%的概率放射性物质不会衰变而猫将活下来。

        根据经典物理学,在盒子里必将发生这两个结果之一,而外部观测者只有打开盒子才能知道里面的结果。在量子的世界里,当盒子处于关闭状态,整个系统则一直保持不确定性的波态,即猫生死叠加。猫到底是死是活必须在盒子打开后,外部观测者观测时,物质以粒子形式表现后才能确定。这项实验旨在论证量子力学对微观粒子世界超乎常理的认识和理解,可这使微观不确定原理变成了宏观不确定原理,客观规律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猫既活又死违背了逻辑思维

         薛定谔的猫本身是一个假设的概念,随着技术的发展,人们在光子、原子、分子中实现了薛定谔猫态,甚至已经开始尝试用病毒来制备薛定谔猫态,如刘慈欣球状闪电》中变成量子态的人,人们已经越来越接近实现生命体的薛定谔猫。可是另外一方面,人们发现薛定谔猫态(量子叠加态)本身就在生命过程中存在着,且是生物生存不可缺少的 。

           薛定谔挖苦说:按照量子力学的解释,箱中之猫处于“死-活叠加态”——既死了又活着!要等到打开箱子看猫一眼才决定其生死。(请注意!不是发现而是决定,仅仅看一眼就足以致命!)正像哈姆雷特王子所说:“生存还是死亡,这是一个问题。”只有当你打开盒子的时候,叠加态突然结束(在数学术语就是“波函数坍缩(collapse)”),哈姆雷特王子的犹豫才终于结束,我们知道了猫的确定态:死,或者活。哥本哈根的几率诠释的优点:只出现一个结果,这与我们观测到的结果相符合。有一个大的问题:它要求波函数突然坍缩,可物理学中没有一个公式能够描述这种坍缩。尽管如此,长期以来物理学家们出于或许实用主义的考虑,还是接受了哥本哈根的诠释。付出的代价:违反了薛定谔方程。这就难怪薛定谔一直耿耿于怀了。

 

      以上文字来自百度百科

        “可预测理论”基于工业时代的稳定性,尤其数据是可以测量的,变化周期较长,而现如今正趋向于一个变化莫测的不确定性的时代。“不可知论”也许是这个时代以及未来几十年唯一“确定”的思维方式,你也许觉得我说的有点绝对。但是,恰恰相反这种思维方式才是最开放和积极的,没有绝对可言。

        康德曾经这样表达过“我们只能看到此岸的现象,永远不能看到彼岸的物。中间隔着一条河,过不去,这叫不可知,原句没记住大概是这个意思。

       物理学在牛顿时代就是纯唯物论,而量子科学是偏向不可知论的。海森堡的“测不准原理”是一个物理学定律,但它在哲学认识论上价值极高,它让我们明白物质世界和主观意识不可分离。人的主观意识与客观世界无法分割,因此无法对自然界做绝对客观的描述。

      如果你去过寺院,也许会看到这样子的话“不二法门”、“一真法界”。什么是“一真”、“不二”?以我的能力理解就是:所谓对立的事物,例如:观察者和别观察者、主观和客观、好与坏等等,在某个很高的境界是对立统一,无第二个存在,它们既存在又不存在,进一步说是存在和不存在两个状态的叠加。

      人的内心有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就是一定要个答案,即使这个答案是错的也可以。例如:闪电与雷公电母、洪水与龙王的愤怒,当得到答案后,焦虑消失了。但是,这种所谓的答案被不带质疑的相信后就出现了当洪水来了,为了平息龙王的愤怒用童男童女活祭的行为。

       不可知的焦虑也可以转移到另一个客体身上——神、先知、科学家等等。被转移的一方慢慢的也会让自己产生了一种无所不能的感受,慢慢的忘记自己的“不可知性”,越来越固步自封。新的发展的可能性愈来愈小,最后,被自己信徒的失望干掉。

     那为什么我们还要求“知”呢?这就想那只薛定谔的猫,处在“生死的叠加”的状态,我们很多时候也处在“知道与不知道的叠加”的状态,所有都是注意力的问题,你注意到了什么?。就像白纸上的黑点,很多人第一眼看到的就是黑点,白纸即使比他大很多还是视而不见,这是后天训练的结果。显而易见,黑点(知道)和白纸(不知道)是同时存在的,只是你选择注意了什么。

     当你知道的时候就是你不知道的时候,当你不知道的时候你已经清楚了,当注意力均匀的分布后或者近似均匀分布后,就会看到这个矛盾状态同时“呈现”结果——黑点和纸张同时存在。

     不可知焦虑的耐受是创造的源泉,所谓“创造”就是人类的智慧的“呈现”,就是以前没有出现的东西。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其实不是创造,是被注意力发现了,一切还都是注意力的问题。

      简单讲就是在不知道的地方停留足够长的时间,从未发现的东西就呈现出来。

      其实我的来访者在问我知道“好奇害死猫吗?”,他说的并不是“薛定谔的猫”。对于她只是想说她因为“没事儿给自己找事儿做”而带来的麻烦。但是,帮我开启了一个新的认识论方向,“不可知啊!”


 
个人成长
行为问题
情绪压力
发布于2016年7月07日 星期四 22:22:59 感谢(5)3收藏
本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简单心理平台观点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