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咨询手记:可怕的“白日梦”


    这是我与A君的第一次见面。
    “师兄,我要疯掉了!”A君走了进来,边拉开沙盘边上的椅子,边对我说。
    我坐在沙盘另一侧的椅子上,手指交叉着,感受到紧张,害怕,以及一丝压迫感。
    我顿了一顿,说 :“怎么个疯法?”
    “我最近时常心神不宁,老想打人。”
    “老想打人,能不能举个例子?”
    “比如前些日子,和一哥们因为很小的事情,我就气得快炸了,特想揍他,不过,咱还是懂礼貌的文明人,不会真跟他们一般见识。”
    “但是你说,你气得快炸了。”
    “是啊,我……”
    在接下来的时间里,A君描述了一些可怕的、与打人有关的白日梦,但是,在这些惊人的想法背后,坐在我面前的,却是一个彬彬有礼的年轻人。
    精神分析师齐泽克说:“不敢做梦的人,常逃入现实;而对现实不满的人,则逃入梦境。”事实上,逃入梦境的通常不会是我们整一个人,否则便是精神分裂了。但是,从某个意义上讲,我们每个人又都是分裂的,因为在白天无法表达的东西,通常会化作梦境,或是鲜活的白日梦窜进我们的脑海里,以这样不知不觉的方式,替代性地满足我们的欲望。

    这是精神分析内驱力理论的看法,这一理论中还有个相关内容,那就是,人生而具有的驱力有性与攻击两种。性驱力我们比较熟悉,而田径场上的竞赛,考场上的争夺,还有光棍节血拼等行为都是日常攻击性的表现。当基本的驱力得不到恰当的表达,就会通过变形的方式跑出来,比如症状,比如梦,比如幻想。
    咨询一开始,A君与同学的关系并不很好。他经常觉得自己受一点气没什么,大家同学一场,忍一时风平浪静,但时间一长,过后就    总在读书走神时,或者自己独处时,幻想出一些暴力的画面。
    症状本身是携带着意义的,当一个东西反复出现在我们心里,它可能是想要告诉我们一些什么。在一次咨询过程中,A君呈现的想象非常形象地描述出自己内心的危险:“我现在就好像一座水库,水越积越高,越积越高,我不断地往水库大坝上面添砖瓦,却感觉大坝有一天肯定会崩溃的,水越来越多,这样下去根本不是办法。”
    如果说水是持续压抑着的攻击驱力,那么这里的大坝就是阻挡驱力表达的防御机制,它牢牢锁住了攻击驱力的去路,却使得它越积越多,越来越危险。
    可是,真的只能往大坝上添砖加瓦吗?
    经过一段时间的讨论与分析,A君做了一个梦:“我到了一个湖边,湖的中间有个小半岛,上面站着一个人,突然在这个人前面的湖里出现一个大洞,湖水形成漩涡哗啦啦全流进洞里去了,我也不知道这个洞通向哪里,水流光了,湖底黑乎乎的,看起来很脏。”
水流动起来了,不再需要建筑大坝时刻提防。自那时开始,A君可怕的想法不见了,而且渐渐地可以在咨询室中幽默地吐槽,在日常生活中表达适当的拒绝与不满。同学们并没有因为他这样做而觉得他粗鲁或是不礼貌,反而相互之间距离好像缩短了不少。其实这并不奇怪,我们经常可以在日常生活中看到,关系越好的两个人,越是可以以开玩笑或是玩闹的形式释放我们的攻击性,因为攻击,也可以是亲密的表达。

后记:这是我在华南师范大学心理咨询研究中心做咨询时应邀撰写的一篇咨询手记,当时发表的时候案例经过了一定修改,并且得到来访者自身的允许,在此再次感谢来访者允许我发布关于他的一些咨询内容。
 

个人成长
人际沟通
行为问题
发布于2016年7月18日 星期一 12:03:48 感谢(0)0收藏
本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简单心理平台观点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