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自恋之爱:活在自己编织的幻想中


我以为我会爱上你,殊不知我爱的只是我自己。

我以为我爱上的是你,殊不知我爱的只是我的幻想。

我以为我拥有爱的能力,殊不知我只是恐惧自己得不到爱。

我以为你糟糕透顶,殊不知我只是不敢让自己知道我糟糕透顶。

我以为奢侈品牌才配的上我,殊不知是我只是需要奢侈品牌来掩盖自己的卑微。

 

       周五清晨六点,NINA准时醒来,每天清晨她总是很忙碌。她需要先洗个澡,用L’occitane甜蜜樱花系列的沐浴乳和润肤乳,LUSH的手工洗头皂和护发素,之后要将头发吹成微卷并定型,她有一头染成板栗色柔顺、亮泽的长发。

       然后为自己打造一个精致的妆容,用ARMANI的粉底铺就轻薄透亮的底妆,植村秀的砍刀眉笔描画高挑的眉,CHANEL山茶花四色限量眼影绘制紫色小烟熏,BOBBI BROWN的流云眼线膏造就黑细微挑的眼线,DIOR的惊艳睫毛膏涂抹浓密且根根分明的睫毛,最后抹上YSL正红色的唇膏。出门前还不忘喷上Jo malone限量复刻樱花香水。

       NINA是一家进口日化公司的品牌行政助理,说得不好听一点就是外资公司里打杂的,高不成低不就。NINA的工资并不算高,今年三十岁的她凭着自己工作六年的资本,拿着中等的收入。她是一个月光族,很多时候信用卡还会负债,每个月最大的开销就是购置各种各样的化妆品,她始终坚信女人最好的投资就是投资自己,她无法忍受为了省钱去购买任何低档的品牌,只有最好的东西才配出现在她身上。当她还在实习期拿着微薄的实习工资时,她便可以为了买一瓶限量版的香水而吃半个月的泡面。

       NINA从来不会允许自己素颜出现在他人面前,在所有同事的印象中她是美艳、优雅又干练的女性。无论季节如何变化,她始终都是裙装配尖头细跟高跟鞋,似乎没有人见过她穿裤装的模样。在衣服、配饰的挑选上她走的是轻奢路线,因为经济原因,她很少购买服装、配饰,但是她很重视服装的材质和搭配,致力于穿出自己的风格与品位。不过还是免不了在折扣季的时候刷爆信用卡,她也时常因为自己需要在折扣季购物而感到不满。

       工作是琐碎的、忙碌的,偶尔还会被上司的嘶吼贯穿耳膜,但是无论多么累,心情多么糟糕,NINA也不会忘记间隔一个半小时去洗手间补一次妆,她还会随身带上一瓶Q版的小香水,在午休时和下午下班时为自己补一些香水。她没有汽车,每天需要挤在人群中坐着地铁上下班,她觉得自己不属于地铁,她总是抬头挺胸的站在地铁上,想象着自己是一位高贵的公主。

       下午六点,忙碌的工作总算结束,今天晚上NINA有一个约会,是在上周一个知名的行业酒会中结识的,看上去应该是一名优质男性,Alston。意大利留学归来,不到33岁做到一个知名品牌的市场部经理,身材看上去不错,应该有锻炼的习惯,举止得体有分寸,一身BURBERRY西装,干练又不失时尚。最重要的是据说家境优渥,还是本地人,他很符合NINA的想象,这样的优质男性能够带给她与她匹配的优质生活。

       晚上七点钟NINA准时来到约定好的西餐厅,Alston已经等候在那里,这让NINA很满意。坐下之后经过简单的寒暄,NINA想要点菜,却被告知菜已经点好了,这又让她心中有些异样。NINA为了在社交场合展现自己的品位,私下花过一段很长的时间熟记各种顶级红酒,当红酒拿上来时她确定那并非一瓶昂贵的红酒,她变得有点不耐烦,觉得Alston要么就是没有品位,要么就是不把自己放在眼里。

       饭后他们一起去了一家爵士音乐酒吧,NINA很快被Alston诙谐的谈吐吸引,她安慰自己到或许Alston吃饭的时候那么做是出于想试探自己是否贪财。约会进行的很顺利,夜里十二点半左右NINA接受Alston的邀请一起去到了一家宾馆开房,并不是她所期待的五星级宾馆,不过看起来也还算整洁舒适,NINA再次安慰自己,这是Alston的试探,她需要抓住他的心,然后她就能够成为骄傲的公主,无需再对着每个月的信用卡账单而惆怅。

       第二天早上起床后,Alston说公司有事需要回去处理,于是NINA独自打车回到家中,她将浴缸放满水,疲惫的躺在其中,仔细回忆昨夜的每一个细节。在整个性爱过程中Alston显得有些粗暴,他似乎并不在乎自己的感受,没有过多的爱抚和亲昵,结束之后翻身便睡着了,NINA忽然觉得自己昨夜就像一个充气娃娃。再想到今早起床时看到Alston的内裤有些泛黄,NINA感到厌恶。她似乎听到了破碎的声音,想象中的那个优雅有风度的男人形象裂成了碎片,取而代之的是吝啬又没有品位,粗鲁又肮脏的形象。NINA感到眼眶有些湿润,她仰起头告诉自己:不要难过,Alston这样的劣质男人配不上你为他落泪。

       随后NINA陷入了回忆之中,她想到了她的初恋,暂时称呼他为:海。她和海来自同一个小城市,他们是高中同学,后来一起相约考入了这座繁华都市的一所大学并确定了恋爱关系。海的家境没比NINA家好多少,大学期间他们的生活费都少的可怜,过的很拮据。他们一直属于地下恋情,表面上NINA和海说不能因为恋爱而分心,被同学老师知道了会很麻烦,而内心里NINA觉得海并不是那个配得上自己的人,若要承认海是自己的男友,会让NIAN感到羞耻。

       海对NINA很好,他满足她一切的需求,默默的守护着她,无时无刻不在无微不至的关心和照顾她。NINA很享受海对自己的照顾,但是她告诉自己落魄的公主也是公主,决不可能下嫁给一位忠心保护公主的士兵。大三的时候海为了让NINA生活过的更宽裕,于是海开始在校外的咖啡馆和小酒吧兼职打工,NINA一方面很乐于享受经济不再拮据的生活,而另一方面却觉得海在瞧不起自己,自己居然需要用一个服务员的钱,这让NINA感觉很不好。

       NINA本身就长得很漂亮,身材也算匀称,再加上经济稍微宽裕后一打扮,追求者变得络绎不绝,大四的时候NINA和海分手了,因为她在一家高档的咖啡馆认识了一位很有魅力的男人,这个男人可以给NINA提供更好的物质生活。分手的时候海哭了,NINA很反感,她觉得海太懦弱,海挽留她,叫她的名字:小艳,这让NINA更反感,这么俗气的名字,她已经和海反复强调了很多遍,请叫她NINA。

       当然最终NINA也没有和那位有魅力的男士走到一起,相处三个月后NINA被告知他是有家庭的,他提出优厚的条件要包养NINA,骄傲如她自然不会答应,她觉得这是对她的侮辱,于是毅然决然的转身离去。离开这个劣质的男人。

       在此之后NINA最长的恋情也没有超过半年,NINA总能够在形形色色的男人身上发现那些致命的缺点,相处的越久这些男人就越让NINA厌恶,无论外在看上去包装的有多好,也掩盖不了这些男人糟糕愚蠢的事实,最可笑的是就是这些糟糕的,善于伪装的男人,居然还会经常居高临下的对待自己,这让NINA抓狂,无法忍受。

       

她眼看故事:

       这是一个自恋的故事,从字面上来理解自恋似乎就是爱自己的意思,可是往往自恋型人格障碍的人只是表面看上去爱自己,看上去骄傲、自大,殊不知他们其实并没有能力去爱自己,他们对别人狠心,可是这种狠心其实比不上他们对自己的心狠。

       看上去NINA对生活很有追求,讲究品质,高傲又美艳,她一丝不苟的呵护自己的每一寸皮肤,注意每一个细节,可是她并不爱自己,或者说她还没有爱自己的能力,自然也很难去爱他人。爱无能,于是只能守住幻想。

        NINA渴望获得更多的关注,宣扬自己的完美,追求品牌,虽然收入不算高,却对于品牌有着执着的爱,非一线大牌的护肤品不可能出现在她的梳妆台上,轻奢的服饰搭配凸显自己的品位和格调,她从不缺少品位,更不缺少精致的能力。看上去她在消费名品,转念一想其实不过是名品在消费她,离开了品牌的包装,她就不再是NINA,只是那个让自己感到糟糕的“小艳”而已。

       而小艳是谁,或许连NINA也不敢有答案。小艳代表了过去,代表了物质贫瘠,而情感世界更加贫瘠的过去,在那段岁月中充斥着贬低与否定,充斥着冷漠与严苛,让人窒息,让人绝望。她一直渴望表现,渴望获得认可和赞誉,然而这样的渴望却一次次的让她体验到失望与自卑,自尊调节这个课题成为伴随她终生的难题。

       小艳承载的是所有糟糕的她,于是在绝望中,在恐惧中,在渴求中小艳黯然消逝,取而代之的是在幻想中获得新生的NINA。NINA代表了她所有的好,这是她理想中的自己,一个骄傲的公主,一个可以时刻得到他人关注与赞誉的完美形象,于是NINA远离一切让她感受到贬低的事物与人,远离一切可能让小艳死灰复燃的危机。

       NINA一直在寻找她理想中的优质男人,然而毫无例外的,在和这些看似优质的男人接触一段时间后,她的幻想全都破灭了,但是她并没有放弃,她会选择决绝的转身,继续去寻找那个她理想中的优质男人,那个可以让她一直是NINA,可以让她完全遗忘小艳的男人。这个男人一直存在于她的幻想世界中,从未离去,也不能消失。她需要这个幻想,也需要不断的理想化他人,这样她才能够在和被她理想化的人交往的过程中获得滋养,获得确认,让自己相信自己的完美,让这个自欺欺人的谎言永远维系。

       NINA需要一切的好,好的化妆品,好的服饰搭配,好的服装材质,好的红酒,好的男人,好的宾馆,因为她是如此恐惧那些所谓的“坏”,任何“坏”都会让她坠入噩梦之中,她必须谨慎的与坏保持距离,她要做NINA,她不要小艳。

       自此NINA可以一直辛勤的维护她的完美,但是她丢弃的不止是小艳,而是自身的完整。

自恋型人格障碍小科普:

       自恋型人格障碍时刻处于不安的状态当中,他们渴望依赖又不敢依赖,他们需要不断的理想化他人,并借由理想化与他人进行一部分的融合,以此来感受自己的好。他们善于在极端的理想化和极端的贬低中游移,这两个部分不会同时出现。

       当他们崇拜或喜爱某一个人的时候,他们时常会觉得这个人完美无缺,没有任何缺点,而和他在一起的自己也是如此的完美。可是一旦他们体验到对对方的失望之后,他们立刻会感到对方毫无价值,糟糕透顶,并且立时转身离去。就好似之前那个完美无缺的人和之后这个毫无价值的人从来不是同一个人。

       他们不断的寻求赞美和认可,一旦感受到他人的否定或是贬低,为了避免让自己感受到无价值的部分,他们倾向于将这种无价值感投射到对方身上去,于是对方就成了一个糟糕的、没有价值的人,他们可以尽情的去贬低对方,保护住自己的完美感。

       自恋型人格障碍的人们通常缺乏自我抚慰的能力,他们对自己缺乏同理心,时常对自己很残忍,因此他们也很难去同理他人。他们会否认自己的悲伤与痛苦,于是也会对他人的悲伤和痛苦视而不见。无法同理自己,也使得他人的赞美和欣赏对他们来说格外的重要。

       他们同理心的缺失指向的是他们的童年缺乏被父母同理的体验,或者说他们的父母可能缺乏同理孩子的能力。不断的需要借由幻想理想化他人,可能是由于他们的父母在早年无法让他们完成理想化的需求,因此他们会处于一种强烈的对客体的饥渴状态。而不断呈现出的夸大自体的部分,可能暗示的是早年表现癖没有被满足,孩子的自恋无法健康的发展,被羞耻和恐惧所阻碍。

       或许在描述中你会感到有些地方和自己很像,无需感到惊慌,自恋型人格和自恋型人格障碍之间还是有一段距离的。每个人都会有自恋的部分,大部分人的自恋属于健康的自恋,有时候会显得有点过,但不会影响到正常的生活和人际交往,我们都需要自恋,这是一种对自身的认可和喜爱,是发自内心的喜悦,而并非内在的匮乏和苦苦的支撑。

       我们需要去呵护自己,照顾自己,我们也可以去享有精致有品位的生活,但并不是将自身的价值寄托于外物或者他人身上。就好像我在这里奋笔直书,或许写的不够完美,或许里面总能找出漏洞或不合理的情节,我还是会很开心的分享给大家,并且觉得自己棒棒哒,这就是我的自恋。

       

个人成长
发布于2016年8月10日 星期三 21:54:51 感谢(0)2收藏
本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简单心理平台观点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