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性独白:从出生到生育


卷首语:

 

  最近总是习惯通过写独白的方式去呈现一些自己的思考,所以也想在正文开始之前提醒大家,我写下的所有独白均为虚构,也并非使用咨询中实际的案例改编,如果有雷同,那么说明你、我、他之间的距离,是那么近,又是那么远。

       故事借由讲故事之人的幻想得以建构,再通过建构者不断让自己穿梭于现实、幻想之间去还原体验,最终呈现在大家面前,不过不要忘记,生活中的故事还正在发生着。

        

宝宝们的性好奇:

丫丫:我是宝宝丫丫,我是个女宝宝我快两岁了。

康康:我是宝宝康康,我是个男宝宝我也快两岁了,我和丫丫是双胞胎。

丫丫:每天妈妈都会和我一起洗澡,妈妈的胸前有两团圆圆的肉肉,摸起来软软的,我好喜欢,摸完妈妈的再摸摸自己的,好失望,什么都没有。当爸爸抱着我的时候我也会摸摸爸爸的胸口,也是没有的,于是我又去摸摸康康的胸开,还是什么都没有。妈妈尿尿的地方长着很多毛毛,可我的却光秃秃的,妈妈说我们两都是女的,可是我觉得我和她一点都不像。

康康:每天爸爸都会和我一起洗澡,爸爸的身上有很多毛,胸口、大腿还有小鸡鸡周围全都是毛毛,而我的身上光溜溜的,什么都没有。爸爸的小鸡鸡和我的小鸡鸡长的也不一样,我的小鸡鸡和皮肤其他地方的颜色是一样的,小小的,顶部尖尖的,爸爸的小鸡鸡颜色有点深,比我的大好多,上面还有皱褶。爸爸说我们都是男子汉,可是我觉得我和他一点都不像。

正确的打开方式:

       性教育应该从出生就开始,最新的影像学研究显示当婴儿还在子宫里的时候就已经会去玩弄自己的性器官了。每个小孩出生后助产士都会通过他的生殖器判断他的生理性别,这一刻他被确定为是男孩或是女孩。

       在照顾婴儿的过程中父母给他们洗澡的时候、或者玩游戏的时候会去引导孩子认识自己的身体,我们会说:宝宝这是你的小手,宝宝这是你的小肚子,宝宝这是你的小屁股,宝宝这是你的腿。我们总是能够很自然的将性器官排除在外。

       甚至在给宝宝清洁性器官的时候父母们都会觉得很害羞,匆匆带过,如果是男孩的妈妈,当她有一天在给儿子洗澡的时候发现儿子阴茎勃起了,她可能会方寸大乱,而如果是女孩的爸爸,他可能会直接拒绝在女儿拉便便后去帮她换尿片并清洁外阴。

       渐渐的孩子们会接收到来自父母的反应,他们会感受到自己的身体有一些部位是羞耻的,自己是一个不够完美的小孩,他们也会感受到自己的身体并不完整,自己似乎是残缺的,他们无法正确的定位自己身体的感受。

       最糟糕的是,当他们的身体受到侵犯的时候,他们会感到羞愧难当,因为受到侵犯的部位是不能够言说的,是羞耻的,就算他们想要去告知大人,他们也会感到害怕,他们会觉得自己做了坏事,会受到处罚,而且他们也无法准确的说出自己受到侵犯的部位,因为从来没有人告诉过他们。

       在这个阶段父母可以做的事情是正确面对孩子的身体,让孩子知道自己身体每一个部位的正确名称,让孩子感受到他的性器官和他的其他器官都是一样的,并不代表羞耻或是残缺。在孩子三岁以前,还可以让孩子和异性父母共浴,让他去认识和了解不同性别的人生殖器官的差异,让他能够接受自己和他人的身体。

 

儿童们的性游戏:

        我是娜娜,今年五岁。今天有五个小朋友来家里和我玩,有两个小男孩,还有三个小女孩,我觉得好开心,吃完午饭之后我们一起在我的房间里玩玩具,各自玩了一会儿之后小男孩鹏鹏说不如我们一起玩医生和病人的游戏,小朋友们都表示同意。

        游戏开始了,我先扮演病人,其他五个小朋友扮演医生和护士,他们先检查了我口腔、眼睛和耳朵,之后鹏鹏说还要进行身体检查,于是我脱掉衣服躺在地毯上,小朋友们围着我,一会儿摸摸这里,一会摸摸那里,充满了好奇,我觉得痒痒的很好玩,鹏鹏说我尿尿的地方和他的真的不一样。

        这个时候妈妈开门进来,她看到我赤裸着身体躺在地毯上,她吓坏了,她激动的走过来帮我把衣服穿上,然后大声的骂我淫荡,说我不知羞耻,最后愉快的聚会不欢而散,妈妈说以后不许我再和他们一起玩,我觉得委屈极了。

正确的打开方式:       

       在孩子三岁之后,他们开始进入幼儿园,开始发展同伴关系,并且逐渐学会合作游戏,渐渐的他们越来越喜欢和同伴在一起玩耍,会相互邀约出游,或者到某一个小朋友的家中聚会。这个阶段的男孩和女孩经常会在一起玩耍,他们有很多相处的机会。

        孩子们随着同伴关系的发展,开始越来越喜欢玩角色扮演的游戏,最常见的就是扮演家庭或者扮演医生和病人,这也是最常见的性游戏的形式,借由这些游戏孩子们企图去模仿成年人,并且去探索异性的身体。

       这其实和孩子们好奇小麦究竟是如何变成面包是同类的问题,并不能说明我们的小孩很好色,反而对世界充满好奇的孩子说明发育的还不错。父母需要做的是提供一些其他的途径,例如绘本,让孩子去认识自己和异性的身体,并且让孩子形成隐私的概念,学会保护自己的隐私,并尊重他人的隐私。

       在这个年龄阶段父母还很可能会一个不小心就发现自己的小孩在自慰,然后变得忧心忡忡。小男孩的阴茎会更频繁的勃起,并且他们可能会在任意的场合将手伸进裤子里去抚摸阴茎,小女孩们则会时不时加紧双腿,或者在躺在床上将枕头、被子夹在双腿间磨蹭,父母或许会愤怒的制止,并且觉得自己的小孩很下流。

        其实这个年龄阶段小孩的自慰并没有情欲的色彩,只是一种单纯的身体愉悦,当他们偶然发现这么做会让自己感得愉悦并放松的时候,他们会倾向于去重复这些动作,而父母需要去做的是帮助他们树立身体边界,明确隐私概念,让他们知道这样的行为是非常私密的,需要在私密的场所,例如自己的房间里去进行。

 

青少年的性尝试:

        我叫亦婷,今年16岁,刚刚考完中考,难得有一个不需要补课的假期。我有一个男朋友,平时因为课业繁重,我们很少有时间可以待在一起。今天他给我打电话,约我去他家看电影,当我走进他家的时候,略微有点不好意思,我们坐在客厅里看电影,之后他吻了我,他的吻很温柔,我觉得一切都很美好。

       我时常很好奇男人和女人做爱究竟是什么样的,为什么很多成年人对这件事情如此痴迷,我也很好奇男人的那个东西究竟长的什么样子。之后的事情顺理成章,我们做爱了,有些疼痛,他满头大汗。有了第一次之后,我觉得我们更加亲密,于是在这个假期我们又在一起了好几次。

        我在心里想,我现在终于是女人了,做爱不就是那么回事情吗?看着大人们总是避而不谈,我觉得他们很可笑,不过很快我就笑不出来了,高一的第一个月我没有来月经,我给他打了电话,他让我去买早孕测试纸,测试结果是阳性。

        我们自然不敢告诉大人,悄悄将零用钱和本来要买教辅的钱凑到一起,找了一家私人诊所,我接受了药物流产,整个过程充满了疼痛,不止是躯体上的,还有心理上的,我躺在诊所里,担心自己会死去,担心自己会不再能够生育,之后我们分手了,我们都无法再去面对彼此。

正确的打开方式:

       青春期总是充斥着荷尔蒙的躁动,孩子们的第二性特征开始发育,女孩经历初潮,开始产生卵子,并具备生育能力,乳房逐渐发育,凸显出女性特征。男孩开始体毛增多,变声长出喉结,开始出现遗精,具备生育能力。

       但是并非具备生育能力就适合生育,在这个阶段女孩的身体还没有完全做好生育的准备。然而随着这些改变,性的诱惑悄然而至,因为在家中,性是无法言说的,性是羞耻的,是父母回避并且无法讨论的,所以当孩子们需要寻求答案的时候,渠道就变得非常闭塞。

       最常见的性知识获得的渠道有:岛国或欧美的成人动作片、黄色书籍、网络小说,而最直接了解性是什么的方法就是偷食禁果,我想这是父母最不愿意遇到的事情。马上就要迎来九月份,对于所有妇产科来说,这是一个沉重的月份,因为经历了一个暑假,每年九月是未成年少女流产最多的月份。

        由于家庭中性是无法言说的,于是孩子们只能自己去寻找答案,自己去学习和探索性知识,其中有一部分会选择身体力行的去尝试性行为,然后在尝试性行为的过程中又由于对性知识的缺乏,导致怀孕最终进入医院去流产,造成心理上和生理上的双重伤害。

        如果父母能够将家庭氛围变成一个可以自由谈论性的氛围,并且让孩子树立明晰的边界感,知道保护自己的隐私,提供正确的获得性知识的渠道,那么我们的孩子就不用去铤而走险。很多父母担心和子女谈论性会引发孩子对性的兴趣,并且去做,但是我想说的是,孩子们并不会因为谈论性而去做爱,但孩子们却会因为性无法谈论而只能去亲身经历。

 

成年人的性困惑:

       我今年34岁,你们可以叫我可欣,两年前我结了婚,那是的我以为我会从此过上幸福快乐的日子,和心爱的人生下一个可爱的宝宝,然而现在一切幻想都破灭了,我的婚姻岌岌可危,因为我还是一名处女。

        从小父母就教育我作为一个女孩应该注意廉耻,要洁身自爱,随着年龄增长每当和父母一起看新闻的时候,看到关于艾滋病、某领导包养小三、某夜总会扫黄等内容时,父母就会加以指责,眼神轻蔑,并严厉告诫我千万不能随便和男性有任何亲密的接触。

        我从小就是一个乖乖女,学习很好,一直也没有恋爱。到30岁左右的时候父母开始为我的婚事奔走,他们说你已经到了该结婚的年纪,于是我认识了我的老公,他很踏实上进,对我也很体贴,父母对他很满意,他知道我是处女,对我越发怜爱。

       在恋爱期间我们最亲密的动作就是拉手、拥抱和亲吻额头,我感到他将我视为珍宝,他值得我托付终身,然而一切却在新婚之夜改变了,我无法接受和他发生性行为,我会感到恶心、反胃,我强迫自己不要挣扎,可是总是控制不住在他快要进入的那一刻逃离。

       一开始他还很有耐心,但是渐渐的他也不耐烦了,我觉得他的面目很狰狞,只要他触碰我的身体我就控制不住的犯恶心,我开始躲着他,尽量避免与他的接触。他现在会当着我的面自慰,我闭着眼睛,眼泪忍不住落下来,我想我们的婚姻或许已经走到尽头。

正确的打开方式:

       我们习惯给性冠以污名,我们习惯站在道德礼教的制高点去评判别人的性,就好似我们从来没有做过一样,似乎只有和性拉开距离,我们才是高尚的,我们才能够去维持那种可以让我们觉得自己很好的圣洁感。

        一旦去谈论性,一旦承认性是愉悦的,我们会感到自己是不堪的,一方面我们去追寻性带给我们的愉悦,另一方面又坚决不能去承认性的美好。当面对着我们的孩子,他是我们性活动的产物,和他谈论性会让人浑身不自在,就好像谈性就是做爱一样,乱伦焦虑让我们只能变得更加严厉。

       小心的呵护着孩子,严厉告诫孩子,孩子感受到的是性的肮脏与不堪,好似只要碰触到性,自己就会坠入万丈深渊,孩子无法正视自己的性器官,更不敢去确认自己的性需求,因为他要时刻保持对父母的忠诚,只有当他们是父母的乖小孩的时候,他是纯洁惹人喜爱的,这样的他才不会被父母排斥,不会变的肮脏下贱,不会被抛弃。

       高尚的圣洁感会让人上瘾,给人一种可以俯瞰他人的感觉,这是一种优越感,可是这种优越感也会将人带离烟火人间。结婚过日子需要的并不是仙女,仙女是只可远观不可亵玩的,而妻子则是满身烟火味的凡人,有着凡人的七情六欲,并不完美,但却真实。

       无法接受性行为,对性感到恶心,这些体验都源于曾经和父母相处时,父母对性的态度,以及父母对性的压抑,当这些经验借由情绪记忆牢牢和性捆绑在一起的时候,成年之后就会在性活动中浮现,这个时候再来处理,将会需要漫长的时间。

亲密关系
性心理
个人成长
情绪压力
发布于2016年8月10日 星期三 21:58:21 感谢(0)1收藏
本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简单心理平台观点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