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丢不掉的小毯子,恋物癖? 

                                                         丢不掉的小毯子,恋物癖?                             
                                                                       ——谈过渡性客体的运用

 

有个妈妈写了这样的困惑:

不知道其他妈妈有没有遇到我这个问题啊,我家小宝快三岁了,天天晚上睡觉的时候必须盖一条旧毯子才行.

这个毯子还是他刚出生没的时候用的,而且睡觉的时候,必须摸着一个被角才睡觉,现在这个角已经被他摸的都破了.

前两天把这个毯子洗了洗,他就哭了几乎一个晚上,没办法我只好吹干给他盖上,小家伙才肯睡觉。

想问下其他小朋友有遇到这问题没,这是不是传说中的恋物癖啊,有治的办法没。

从网友的回复来看,这个问题恐怕不是个别现象,宝宝到底为什么对小毯子破玩具那么情有独钟呢?我们从宝宝的角度来看看吧。

假设有一天,妈妈出去上班了,把还没上幼儿园的宝宝留在家里和奶奶在一起。这个宝宝会有怎样的内心经历呢?

大点儿的宝宝已经不像小婴儿一样,妈妈不在身边就以为那个叫妈妈的东西消失了。对于小婴儿来说,妈妈是有或者没有的问题。而对大些的孩子来说,是一个妈妈还爱不爱自己的问题。你看,大点儿的孩子已经明白了客体恒久性,也就是说,宝宝知道自己现在虽然看不到妈妈,但妈妈并没有凭空消失,她一定在什么地方,可是在哪儿呢?他着急地从卧室到客厅,再到书房,在他熟悉的世界里搜寻,一无所获,怎么办呢?宝宝有些惊慌,他可能跌坐在地上,努力地试图明白:妈妈怎么不在呢?妈妈离开我了,是不是不爱我了?这些思考弄得宝宝心烦意乱,同时又让他感到害怕和不可思议,没多久,他就哭了起来。爷爷奶奶姥姥姥爷们赶紧地跑过来安慰他。假设孩子的主要抚养者是妈妈,那么其他人的安慰是不管用的,孩子在众人簇拥下依然孤独地思念着妈妈,他的情感和生命的动力都不可阻挡地朝向妈妈,对于宝宝而言,妈妈是无可替代的,当然,对于大人来说,成为别人生命中不可替代的客体,本身也是既自豪又责任重大的事情。宝宝的哭有着丰富的情感层次,他可能先是大哭,充满了被挫败后的愤怒和不甘心,继而固执地用哭声相胁迫,渐渐地,那哭声里,就有了令人动情的哀伤。宝宝在真正地表达哀伤,而这个能力,是情感走向成熟的重要象征。

妈妈们多数会放心地发现,宝宝天生有着自我调节的能力。他可能哭了很久,有些累了,奶奶或者爷爷把他抱起来,宝宝快睡着了。他趴在被窝里,盖着从出生起就开始盖的小毯子,或者抱着买给他的毛绒娃娃,他筋疲力尽,恍惚间,闻到毯子上那熟悉的味道,妈妈的乳香,宝宝洒上的果汁,上星期尿的床,还有日积月累留下的各种味道……这一切就好象妈妈还在身边一样,他抱着怀里的娃娃,就像妈妈抱着他一样,这些都给予他温暖的安抚,在这令人满意的安抚中,他渐渐睡去。等到宝宝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那条小毯子或者抱着的娃娃,就被赋予了特殊的意义。宝宝觉得小毯子或娃娃就像妈妈能给的温暖一样,它能陪着他度过妈妈不在身边的时间,缓解找不到妈妈的焦虑,还是妈妈曾经爱他的证据,但同时,它又比妈妈更能做到24小时须臾不离。

这样,我们的宝宝就成功地创造了第一件属于他的物品,这个物品象征着妈妈的爱也连接着妈妈的爱,它对宝宝很重要,但它既不是宝宝本人,也不是很妈妈,它是宝宝的创造物,是宝宝自我发现之物。这也表明,宝宝开始学会了使用象征,象征的能力是文学艺术创造的发源地。宝宝已经明白,妈妈不是自己的东西,我控制不了她。但它不同,它是属于我的,它可以实现在妈妈身上实现不了的愿望,宝宝把对妈妈的爱一部分转移到了它身上。它既像妈妈又不是妈妈,既属于自己又现实存在。这样一来,宝宝就创造了一个空间,介于自己的幻想和现实之间,从内部空间到外部空间转换的一个中间地带。这个空间是宝宝自发性、创造性的温床。

他尽情地爱它,抱着它,睡觉一定要它,尤其要靠它才能缓解睡前的焦虑,没有了它,宝宝简直无法度过临睡前那焦虑的沼泽地。大人们不会知道,睡前和醒后这个朦朦胧胧似醒非醒的时段对于宝宝们意味着什么,我们大人毕竟已经习惯了处理死亡焦虑,即使不能处理,至少也习惯了,但宝宝们体验的可是最原始的恐慌。对于宝宝们而言,清醒和睡眠,意味着两个世界,而这段似醒非醒,则意味着两个世界的转换。在这个时刻,宝宝们多么需要它的创造物在身边须臾不离,他正是要靠它来度过这个转换。

儿童精神分析家温尼科特把这个有特殊意义的小毯子或者娃娃叫做“过渡性客体”,正是通过这个客体,宝宝逐渐完成从幻想到现实的转换过渡。小婴儿才不懂这个世界除了他还有别人呢,他的世界里只有他自己,他认为是他饿了,所以他一幻想乳房,就有了源源不断的乳汁供应,他认为世界就是由他的幻想控制的。要到了宝宝的年龄,他才能发现,咦,有别人。这样,宝宝就开始了发现世界之旅。从自闭的幻想世界到开始探索外界空间,过渡现象是宝宝从纯主观性发展到客观性的旅程。正是在宝宝玩弄这个替代物的过程中,最初形成的自闭式的,自大狂式的幻想渐渐地幻灭,并发展出了现实检验的能力,这个现实检验能力,是精神科诊断一个人“有病与否”的最基本指标。

它不仅仅起到一个桥梁的作用,更重要的,它开创了一个过渡性空间。这个空间终身存在,它就是我们的社会文化空间,充满了成人的文学艺术游戏宗教等领域。

你看,这下你理解宝宝为什么爱它甚至胜过爱妈妈了吧?不过你可不要以为宝宝只会爱它的创造物,事实上,他恨它同他爱它一样深呢。他会尽情地亲它抱它,宣布主权,不一会儿,他又恼了,于是撕它,咬它,把它放进嘴里咀嚼,还会抠它,把它扔掉再踩一踩,然后又捡起来亲亲,搂搂,在它身上,宝宝施展他的各种实验。如果没有人干扰这个过程,他最终会发现,啊,尽管我咬它打它,但它仍能存活。于是,经历了恨的磨练后,爱终于扎实地确定了下来。没有经过恨的过程,爱就是虚假无力的。

通过这个过程,宝宝建立了一个心理的连续性,使他能够忍受妈妈不在的这段时间(只要你还会继续回到他身边)。这个在大人们看起来破旧不堪的玩意儿,宝宝们对它可有不同的看法,他认为那是他独有的专属物,是神圣不可侵犯的。大人恐怕也不会轻易地说:别傻了,黑猫警长,白雪公主,蓝精灵,都是假的!理解了宝宝的想象世界对宝宝的真实性,我们就可以来谈谈宝宝的旧毯子破玩具的处理了。

有心的妈妈们不会轻易地洗涤那些破毯子,因为她知道那会改变它的味道从而改变了宝宝内心对它的重要感觉,妈妈们会允许它脏一点,任何时候妈妈要改变小毯子或旧娃娃,可能都会先征得宝宝的同意和配合,否则,可能会带来极麻烦的后果。有心的妈妈们知道,让宝宝拥有那些宝贵的创造物,经历健康的童年,不去扭曲他们的内心发展过程,恐怕比卫生问题重要百倍。而且,让人欣慰的是,只要不被过多地干扰,这些过渡性客体的命运几乎是注定的,在今后几年当中被逐渐地遗忘,最终被彻底抛弃,宝宝走向更为独立而坚强的人生。过渡性客体已经慢慢浸润到各个方面,宝宝已经准备好创造未来,不必留恋在某个物品上了。

个人成长
亲子教育
发布于2016年8月11日 星期四 13:12:27 感谢(0)0收藏
本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简单心理平台观点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