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如何选择一个靠谱的心理咨询师?

我们假定,一个靠谱的心理咨询师首先符合几个特点:有良好的人格基础,有良好的专业技能,有良好的职业态度。

 

这三者其实密不可分,但是既然心理咨询是个技术活,我们就要先看看技术问题。

 

所以,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我们先来问另一个问题:什么是专业?如何判断一个人是否专业?

 

心理咨询毕竟是个技术活,既然是技术活么,必要的理论体系和技术体系还是有的,我们是个盛产学霸的战斗民族,所以学上个把理论和技术,实在so easy,不到三个月功夫,保准每个学生嘴里都能秃噜出一系列一大堆足以让外行人不明觉厉的各种专业名词和术语,有的术语,估计人类都没听过......

 

所以问题是,如果外行人、尤其是咨客们光听这些深奥的甚至玄奥的专业名词,可以判断此人是个专家吗?可以合理进行崇拜吗?

 

在一个人的专业成长历程中,最早的阶段就是学会了无数个书本上的概念和名词,然后试着去应用这些概念。但是通常在这个时候,对概念的理解还停留在书本阶段,为了概念而概念,将人生拉硬拽成书本和概念,实在不行,就给咨客截个肢,装进概念里,装进术语里。这样的人做咨询的时候,脑子里永远在活跃着TA给别人谈论案例时的样子,并不是一个人在场,也没兴趣作为一个人在场。TA充满了专业术语和知识,面前的病人都是等待被切割成一片一片术语材料的客体,而TA编织缝制他们。

 

如果一直停留在这个阶段,或者在这个平面上越走越远,那还真是有点可怕。TA的世界内外都没有人,没有病人,没有视角,只有僵死教条也因而无效甚至有害的概念。这样的人,其实是真正不懂概念,没有学明白,可能也不会学明白概念的人。TA的世界是平面的,没有其他可能性。

 

当然,停留在这个阶段的好处是有的。不明觉厉么,我听不明白你说的话,哇塞,你一定很厉害吧。于是很容易就被善良的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崇拜了,如果一个人很喜欢被别人崇拜的感觉,那么极有可能就停留在这个平面上满足自我,直到这个游戏持续不下去为止。

 

然后慢慢地,如果一个人不满足于停留在表面的知识上,开始向下深潜,概念便会逐步开始变得模糊,不精确,开始在胃酸的作用下慢慢融化,变成体内一点一滴的感觉,变成空白,变成你的微笑,家常的聊天和看向对方的温和眼神。

 

 

停留在不明觉厉位置上的专家,跟人讲话时容易充满了不充分的庄严感和令人糊涂的高傲。你也不明白怎么自己就突然仿佛没有了话语权,仿佛就矮了一头,变成了只能听训的小学生,好像除了当TA的学生或者小弟小妹,你没有别的选择,你感到自己必须要保持聆听才能跟TA建立联系。而TA却还在那里高傲地质疑你到底懂不懂什么叫做“投射性认同”?

 

“请问你的哪句话体现了对投射性认同的识别?你在案例里如何利用了移情反移情工作呢?你是怎么对投射性认同做工作的?针对这个投射,你都做了什么说了什么呢?你对于设置是怎样坚持的?......”

 

你感到鸡同鸭讲,只好闭嘴。

 

小时候上语文课,最讨厌划分段落,总结意思,“请写出作者当时用词的目的,请写出本段的重点,请写出作者的中心思想,请写出作者是如何表现对事物的赞美的,请写出作者当时要表达的主要意思和时代背景......”

 

绝美的一篇《洛神赋》,“其形也,翩若惊鸿,婉若游龙。荣曜秋菊,华茂春松。仿佛兮若轻云之蔽月,飘摇兮若流风之回雪。远而望之,皎若太阳升朝霞;迫而察之,灼若芙蕖出渌波。秾纤得衷,修短合度。肩若削成,腰如约素。......”这是真美人啊,多陶醉啊,多少男生的性启蒙啊,多少少女的理想自我啊,震铄古今的美文啊!生生被阅读理解、中心思想和词语解析给糟蹋了。不知道曹植当初若学了修辞学,还敢不敢,能不能写出洛神赋来,毕竟专家说了,动机不纯,用词不规范,是要挨批的。

 

好的咨询,如同美的文章,那是天然自带节奏自带规律的,每个人都不同,绝不敢也绝不能生搬硬套,更别说把咨询生生搞成活体解剖了,我都替那些病人们疼。在中国的心理咨询事业发展上,“病人们”做出了巨大的奉献和功劳。

 

一个人,不管是什么专业,什么专家,先得是个人。既然是人,还是要厚道点,说人话。

 

所谓的概念只有先成为咨询师本人价值体系的一部分,才能实在地发挥作用,我是说,这个作用并非用来写报告或者用来分析逐字稿给同道显摆使用,而是春风化雨,润物无声,用最简单的普通话说人话。

 

如果一个心理咨询师只能站在理论的高岸上,秒杀鄙睨一切普通苍生,秒杀一切不说基础术语的同行,那真是可叹可怜,此人已干涸至此,还是先别哺乳了,咱找个地儿,先自己吃饱了再说,先治愈自己,再惠及他人,这并不丢人。当然,您要治不好,那另说。

 

碰到满口专业名词,让你完全听不懂,又不明觉厉的咨询师,你就快点跑吧。TA正饿着呢。

 

无知总是导致自以为是,当你被时间慢慢淘洗,渐渐懂得一个概念的历史演变,来龙去脉,以及它的内涵外延是多么的广阔,才会慢慢忘掉它,留给身体去消化。这样反复累加,看得多了,看到概念以及理论背后的脉络,你自然会对概念或者术语产生一种私人的感情,你很喜欢它们,甚至对其中一些有特别的偏爱,但是至于它们到底都是怎么回事,你也越来越说不清楚了,就像你最好的朋友,要让你说出TA是个怎样的人,你恐怕除了一些特点,一些经验,一些感受的点滴外,再也说不清楚了。

 

这个时候,我们说,你是真的懂得了它们,变成了你自己的一部分,你不一定会用深奥的话语去表达,因为它们越来越亲切,越来越简单,它们会变成你对咨询的点滴的直觉和当下的反应。

 

那些概念和知识,原本是异己的,是你需要扛着它们,凭借理智记忆它们的,现在它们都化成了你体系的一部分,你自我的一部分,你轻装上阵,毫无负担,运用它们就像使用你自己的胳膊和大腿一样自如。这个感觉是轻松自如的,明亮的,这样的人讲话开始会慢慢变得家常,不端高冷专家范儿,也不装出瘆人的世界和平天下大同状,你跟TA接触,可能喜欢,也可能不喜欢TA,但起码你不会感到有压力。

 

然而这时如果有个人,号称是人类学研究者,把这个咨询师一拽,硬要TA对最好的朋友下一个判断,恐怕除了公母,别的也是有口说不出,于是这个生猛的人类研究者就会给你贴个标签:白痴,头脑简单,这都不懂。一个人硬要让你用生硬的一个定义来表达一场深情丰富的邂逅,那真是要多败兴有多败兴。

 

你说你找谁说理去?秀才遇到兵,只好认了吧。

 

其实,所有不能被真正消化的知识,都会变成沉重的认知负担,从而阻碍这个人的发展,拖慢TA的脚步。

 

只有懂得多了,才会对这个世界充满敬畏和尊重,才开始明白过来,不过就是个人,跟硬要憋着一口气,必得开天辟地,统治人类,必得赶超奥巴马干掉乔布斯比起来,先让自己活得高兴还是比较重要的。因此才学会了不紧不慢说人话,说普通话。

 

必须得承认,一个咨询师要能不慌不张地说普通人的话,说点人能听懂的话,说点不着边际的傻话,说点实在话,实在是个旷日持久的功夫。

 

再看到某些浓妆华服或一脸戾气的坊间心理专家和名贵督导,听到TA们一张口卖出一系列跟你说不清理儿的专业名词,我就万分后怕,如果我没有给自己一层一层地剥皮,一年一年地洗地做笨功夫,我恐怕也是那个样子:把概念和专业术语武装到牙齿,然后见人就咬。

 

如何选择一个靠谱的心理咨询师?或者如何选择一个靠谱的人?无它,你只需看跟这个人相处的时候,你有多舒服。

发布于2016年8月11日 星期四 13:14:32 感谢(1)0收藏
本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简单心理平台观点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