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心理咨询随笔(一)假如总能做出明智的决定

假如总能做出明智的决定,我就不会成为心理咨询师了。

印象中,今年年初的某个阴雨的周末下午,我读完了村上春树的小说《1Q84》。一两年前读了这部小说的前两本,第三本则是拖了又拖,翻过几次都无法投入,甚至烦躁。那次找到机会真正开始读,但还是觉得第三本的情节发展实在有些拖沓。情节进展缓慢甚至让我感到小说里的时间凝固了起来;除了男女主角之外作者还引入了第三主角,小说的结构发生巨大改变。越到结尾时我越觉得不过瘾,谁都知道结局会是天吾和青豆相遇,但太多的坑没填啊。

但我读完最后一页,放下书,那些不适感却似乎统统不见了。有一个似乎完全无关的念头突然出现:或许我可以做心理咨询师。

村上多次讲到过他开始写小说的故事。他真正“决定”写小说,是在一个阳光明媚的周末下午,自己坐在棒球场边的外野草地看家乡球队养乐多燕子队的比赛,那是新赛季的揭幕战,击球手大卫·希尔顿打出了一个漂亮的本垒打,球飞的又高又远。就在那一刻村上觉得自己被某种东西击中了,有强烈的冲动要去写小说。这甚至不是一个意识层面的决定,更像是另一个层面的感受性的东西。他虽然毕业于早稻田大学电影(或戏剧)专业,但没写过任何类似于小说的东西,买了纸笔,就在他当时经营的酒吧桌子上每晚写了起来。

我怀疑自己能不能做心理咨询师,就像怀疑村上这个故事是否也是虚构的。一直无法决定我是否要尝试下职业转换,甚至我不知道怎么才能真正开始这个职业。直到现在,以心理咨询师为职业的半年以后,我更加感到自己身处不确定性之中,时常怀疑自己是否能够做"好",只是想尽我所能做好每一次咨询;在咨询中尽量不去意识层面防御自己,或只是填满咨询时间,而是保持好奇去倾听坐在我对面的那个人。咨询的过程总是带来新的体验。想不到任何其他的特殊原因,但我始终觉得,坚持的真正原因,是我体验到了一种跟村上春树当时的经历相似的某种东西。

这并不是在做一个决定,更不能说是一个明智的决定。毕竟这转变意味着我重新成为了"初学者",要投入非常多时间、金钱和精力。每次咨询中面对的是挫折感和不确定感,但长期以来也无法否认很多时候来访者和我在共同成长着。各种角度看我都不能说自己是一个“非常自信”的人,但头脑中的疑虑似乎并没有影响我。如果非要用某些词语去描述的话,可以说是找到了使命感、宿命感、意义或价值,但我不太愿意这么看。我始终觉得只是当时内心有一些情感上的体验,一些现在看来非常强烈的体验。

就在那段时间我申请了CAPA中美精神分析联盟两年的培训项目,并于九月份开始了课程学习,也开始了CAPA配套的督导。

如果非要说《1Q84》跟心理咨询有什么相通之处,或许是如何抵达彼此的内心世界并在一个新的层面相遇。天吾和青豆只是在十岁那年握过一次手,除此之外无任何交集,但当时强烈的情感体验令他们二十年后都在寻找彼此并用了三本书的篇幅最终在共同构筑的1Q84的世界里相遇。村上的小说给出了他的答案,构筑并开放自己的主观世界,同时也进入对方的主观现实中,不管这个主观世界里多么不可思议(比如有着两个月亮和小小人)。这个主观世界是混沌与不可知的,如果拼命想找到什么因果联系之类的,彼此的世界似乎会越来越远。而要做到在这样的主观现实里相遇,需要有一点信仰和非常强大的挫折与不确定的承受力,因为你不知道自己的世界将会怎样,更不知道对方的世界是什么情况。通常两个人或两个主体之间要有所沟通,或者说两个主观世界要有所融合,还要借助于另外的力量,一种两个主体共同感知到并形成的“第三主体”;或是一颗彗星似的胎记,或是1Q84里的侦探。另外,第三本的慢节奏也像是模拟了两个人微观的互动与交流,模拟了共时性(synchronicity)的部分。

我以前也分析过自己的职业动机。有许多原因让我走上了这条路,但也总有同样多的原因阻碍我走这条路。如果只是头脑中的决定,似乎陷入了某种冲突中,而“明智的选择”也似乎成了说说而已。

翻出来一年前写的这篇,想到:我们对某事“感兴趣”,我们“学习”它,谈论关于它的事,崇拜这个领域的大师,想跟大师有某种联系,我们用它装点书架,把它当做谈资,看起来我们跟它那么近,也偶尔羡嫉恨那些已经在做它的人,但知道自己始终并没有真正投入去做这件事。中间隔着一层什么呢?

发布于2012年12月24日 星期一 22:55:33 感谢(0)0收藏
本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简单心理平台观点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