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心理咨询随笔(二)当我们谈生命的意义,我们在谈什么

当有来访者问:“你觉得咨询怎么帮到我”
之类的问题时,我们会想到这不仅仅是一个现实层面的问题,同样关系到问题背后隐含的某些情绪或幻想,以及关系到咨询师和来访者之间的关系/治疗联盟。

“生命有什么意义”这个问题同样也是一个相似信号,自己和自己人生的关系似乎有些问题了,并且可能反过来会影响到生活。如果这个信号使我们想做点什么,那会是什么呢?

我们可能会去思索问题本身并想找到一个明确的答案。哲学与宗教范畴的探讨,任何的答案好像都不那么完全合适。比如“人生无意义”这个答案本身似乎也没有什么意义。但如果我们为外界强加的意义而活,又总是不甘心。

那么我们会想,“不去想这个问题好好活着吧”。但不久之后的某个时候,空虚和无聊会一次次袭来,使我们陷入泥潭。

并不是说这样一定有效,但如果换种思维方式会怎样呢?如果暂时不问自己“我的生命有什么意义”,试着问一下“假如我的生命有某种意义,会给我带来什么样的影响”会怎样?这里,我们似乎需要一点信仰。如果老师们相信他们的工作会改变学生们的一生,那么他们的教育是否会更富有创造性?如果我相信自己真的能够帮助到来访者使他们能够帮助自己,那么我是否也会降低自己的焦虑减少自己的防御并对新的经验更加开放?

不知道有没有明确的答案。但这信仰又来自那里?

母亲子宫中的胎儿不可能知道他们的存在有什么意义,但他们却真的如饥似渴健康成长着,就好像知道身体的健康生长是他们存在的意义。

我们生于人世间不太容易知道死后的世界会是什么样,但我们似乎天生能感知什么是美什么是善,就好像我们知道灵魂的健康生长是我们此生存在的意义。

生命的意义,或许需要从原始的生命力本身汲取。每当背离这些的时候,空虚、孤独和无意义这些存在层面的问题就会一再产生。

并不是说生命的力量总是光明的,黑暗的力量同样强大。就像为了避免消极的情绪,我们同时也关上了积极情绪之门;如果摒弃自己暗的一面,光明也不复存在。

一间黑暗的屋子里,如果我们点亮一盏灯,就能驱走黑暗。但我们无法驱走光明,不是吗?一间光明的屋子里,我们无法想象出打开或点燃某个产生黑暗的东西来驱走光明。

有那么一刻,我突然感觉到自己不需要去清晰的描述生命的意义到底是什么,只是感受到了一些不同的东西。很欣慰这种感觉可能与我正在做的一些事有关。

发布于2012年12月31日 星期一 19:13:34 感谢(0)0收藏
本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简单心理平台观点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