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等你做好准备,来帮助自己。(十三)

我记得我去做个人体验 [1]
的时候,咨询师问我,是什么让我选择在这个时候来寻求帮助?这是个我在之前、之后都无数次询问过我的来访者的问题:是什么,让你选择在这个时候,来寻求帮助?[2]

来访者经常会给我一些答案,比如,我恰好看到了咨询室的宣传公告,或者,我这段时间的情绪都不太好,所以想试试咨询是否有效。

我的咨询师问我的时候,我正抱着膝盖蜷在大大的扶椅上。那是个春夏之交,临近傍晚的时候。咨询师的房间在那栋楼的20层,我对面是一整块落地窗,能看见一整块蓝天。屋子里面的光线有些昏暗,我刚好只能看清楚咨询师的侧脸。我想了想,很认真地说,我其实想来很久了,一直忙于这那。我好像还说,之前两次我联系你都没有联系上,才一直拖到现在。

那是我第二次去见我的咨询师。我们之前有一个长长的清单问题,这是问题的最后一个。然后他问我,有什么样的事情发生吗?促使你来见我。

我摇摇头,说没有。

他没有再追问下去。我们便聊了些其他。

我自己是个咨询师,每天都在重复同一个工作,在鼓励每一个需要帮助的人,不吝啬自己的勇气、时间、金钱,来寻找和发现自己。咨询师里面流传有句话叫,求助是强者的行为,我也一直深以为意。说,能够求助,是多么了不起一件事情呵。

然后我花了很长时间,寻找我觉得信任的、可能适合我的咨询师。

再然后咨询师的电话号码在我的小本本上掖了小半年的时间。我总是说,对的对的,我要去见他了。然后我借着督导、借着团体、借着工作坊、借着跟朋辈的咨询师互诉衷肠,再八卦地问问正在接受个人体验的咨询师,感觉怎样?然后说,对的对的,我就要去见我的咨询师了。

然后我下决心,隔日醒来,说,对的对的,我就要去见我的咨询师了。

然后我下决心,隔日醒来,说,对的对的,我就要去见我的咨询师了

然后我下决心,隔日醒来,说,是啊是啊,我就要去见他了。

我始终心怀侥幸,畏惧,心疼银两,甚至夹杂着一些,“这必要吗”的念头,拖拖拉拉。

然后一直到再不久之后的4月。我生活里面着实发生了一个小的变化,让我觉得惶恐不安。几乎像有人抓了我的手,打了电话给咨询师。约了咨询的时间,商量好费用。说,下个周六,我们见面。

你看,我几乎花了一整年的时间,才真的坐在了20层的那把椅子上面,开始尝试允许一个陌生人,带我走入我的内心。

可是即便这样,当咨询师问我,有什么样的事情发生吗?促使你来见我。我的回答却是,没有。

自此之后,我开始明白,对于任何一个来访者,他们拿起电话,预约咨询、走进咨询室的时候,都惴惴不安,怀带着此前所有的挣扎、勇气、试探、和不安全感。
都值得咨询师,和来访者自己,珍惜、保护。

我也开始明白,无论来访者是怎样的开放,咨询师是怎样地善解人意,你们都需要足够的时间,去和陌生的彼此,建立安全的关系。让你们足够安心地,探索,发现,和暴露自己。

而更重要的是,我也开始明白,当我终于拿起电话,跟咨询师确定咨询时间的那一刻,意味着,我终于做好准备,开始帮助自己。

这才是所有治疗开始能够发生作用的根本。

你做好了准备,来帮助自己 [3]。

一直到我的咨询进行到第六次,或者是第七次的样子。也是一个几近黄昏的周六,窗外是一整片大的蓝天,空气里弥漫着临近盛夏的味道。我直了直身子,跟咨询师略带歉意地说,你记得你最初问我的那个问题吗。我想,是有事情发生的,在那个当时。

他说,so, now, you are ready.

:)

注:

=================

[1]
个人体验:咨询师成为来访者,接受咨询。这是一个好的咨询师,所一定要经历的过程。它帮助咨询师更深入地认识和发现自己,处理自己生命中的种种,并了解自己的局限(借此知道自己不适合工作的个案类型);同时帮助咨询师真正从感受上理解(而非理论或是理智)作为来访者的感受,和咨询师、咨询本身所能够带给人们的影响和变化。

[2]
这个问题,我个人觉得往往能够带来很多信息。哪怕就像文章中所说的一样(也仅为个人经验),大部分来访者在最开始的时候,并不能告诉你真实的、或是有意义的答案。但是它能够帮助来访者去觉察自己。

[3]
这也是为什么心理咨询常说,心理咨询一定是来访者主动提出求助意愿。我们不能强迫任何一个来访者坐进心理咨询室里面。而“收费”其实也是一种象征。象征你做好了准备,来帮助自己。

简里里-心理咨询-成长笔记

发布于2012年1月01日 星期日 08:00:00 感谢(0)0收藏
本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简单心理平台观点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