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女性的自我毁灭和创造性 徐远聪

    维吉尼亚·伍尔芙(Virginia Woolf);西尔维娅·普拉斯(Sylvia Plath);安妮·塞克斯通(Anne Sexton);或许再加上卡森·麦卡勒斯(Carson McCullers)……全都是富于创造力的女性写作者,全都死于自杀。在《存在心理学》的一章,将之称为塞克斯通情结,专指在自我毁灭和创造性中无法取得平衡的女性。书中有一段话,在女诗人塞克斯通的葬礼上由一位诗人朋友说出,“她没有分清,但我们活着的人必须弄清自我毁灭和创造性之间的区别。把这两者混淆已导致太多的受害者…”
   
    在《存在心理学》的这一章里,作者以玛利亚这一案例作解,声称他帮助此病人找到了逃脱她原本以安妮塞克斯通自居的悲剧性的命运——通过接受自己的不完美”。
   
    我的女性心理学老师阿琳(Arlene)女士,是我称为所见过的“理性智慧最为稳定”的女性精神分析家。她保卫住了她的才华,思考,同时从未放弃生活。她回答这一命题的方式,是通过弗洛伊德生命最后阶段的一个女病人,美国女诗人H.D.开始的。在精神分析传世著作或弗洛伊德遗留的手稿中都找不到特别提及这个病人的地方。阿琳从耶鲁大学图书馆等处寻觅到女诗人H.D.未发表的作品、信件和手稿,从中回溯了从患者眼中所看到的弗洛伊德的最后阶段的治疗。要特别提一下的是,受着病痛与战火折磨的生命晚期的弗洛伊德在这个案例中,已经早就不是写《少女杜拉的故事》时候的那个弗洛伊德了。
   
    “…一个女人的工作抑制问题在一个特定的案例中被解决。本文研究了从患者的视角来看,这样的抑制是如何在1933-34年弗洛伊德对美国诗人H.D.的简短的分析性治疗中治愈的。
   
    弗洛伊德可能原不大了解什么是那个女人想要的,但是在一个进入他的分析讲述自己的故事的女人的案例中,很明显,他给了那个女人她所想要的。那位女性是H.D.(1886-1961),一个美国女诗人,她声称遇到了写作的障碍,一个工作的抑制。…”
    
    —— 来自阿琳老师的这篇《H.D.和创造力——弗洛伊德的礼物》。
   
    “…在她的分析之前弗洛伊德要了她的作品来看,以从中熟悉她的人格。一旦把她当做病人,他很清楚他的意图是要使她能够创造,同样清晰的是,他在后来也要自己记得这个目标。在1933年10月27日,他给H.D.的信中写道,–听说你在写作、创作,我深感满意。我记得这就是我们为什么探究你的无意识的深处。——在她的分析后,她撰写和出版了在我们这个世纪以及任何年龄段的女性都很少有人能企及的史诗。她的史诗有非凡的品质和凝聚性。1960年她成为第一位获得美国艺术科学院奖章的女性。…人们会奇怪,弗洛伊德给了她什么?”
   
    同样处于自我毁灭与创造性边缘挣扎的这个女病人,为何在弗洛伊德的如此短暂的治疗中获得了惊人的效果,并让她以此渡过了她的余生?阿琳老师的结论是,弗洛伊德智慧地让她明白,“接受自己没有什么什么,也仍然是完美的。”“你是完美的。”
   
    我记得第一次在阿琳老师的女性精神分析小组,阳光中的安静的教室里的第一节课,我用普通的内驱力理论重新解释了阿琳老师有关女性三个核心焦虑的理论,结论是,“…所以,女性根本不存在,女性心理学也根本不存在。”寂静中阿琳老师是从影响女性发展的社会因素开始回答的。那是两年前吗?后来,要么就说是现在,我开始提起笔一字一字地翻译她当年在耶鲁图书馆的书藏中埋首摘录的片段和文字,发现一些少有人觉察的冷静下的激情,也发现我和她不一样的我独有的东西。我把她的文章收集成册和朋友们分享讨论。
   
    昨晚我的督导问我,你将来想写的是什么样的论文呢?我不需思索的回答,“女性心理学的。一定是有关女性。”“那么你对现有的女性心理学的理论不满意吗?”“我对理论的完整性不满意。因为接近心灵真实的东西不可能是完整而没有缺口的。”
   
    有缺口的地方才有欲望。
   
    为什么文章开头的那些富于创造力的女作家都死于自我毁灭,而弗洛伊德晚期的那位女病人成功地超越了工作抑制,释放了创造力?为什么的确有阿琳真实的存在着,说明自我毁灭和创造力的之间的谜题并非是无解的?
   
    当你知道女性的“内驱力和攻击性”可以用“生命力量”这个词来替代同样的意思,你如何感受生命力量,如何感受到自己的和他人的爱恨情仇的摧毁性力量,如何期待其转化为对愉悦的享受和创造力的释放呢?
   
    我的答案和阿琳的必不一样。因为我身边教会我的人们和阿琳的不一样,“你若爱,就离不开人世,我想不出哪里还有更好的去处。”
 
 
 
 

发布于2016年9月09日 星期五 11:56:28 感谢(3)1收藏
本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简单心理平台观点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