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心理咨询随笔(四)没有敌意的坚决,不含诱惑的深情

没有敌意的坚决,不含诱惑的深情

刚开始看关于精神分析自体心理学部分的文章材料时,读到科胡特这个表述,我感到非常震撼。(科胡特是我最喜欢的两个精神分析理论家之一,另一个是温尼科特。)这个说法指的是父母与子女交流互动时的抱持性滋养性的态度。如果用这句话来反省咨询,现实层面我觉得自己头脑中已经深刻理解了这些,但体验层面在一些咨询关系中自己却很难做到,相反却会“想表达坚决但带上了(部分来自自身的)愤怒,想表达关心却引起了来访者可能的依赖”。

关于这个表述的解释,这里我想先引用下科胡特的原文。以下引用自 Heinz Kohut and the psychology of the
self(台版《汉斯•科赫与自体心理学》,原文出自1963年他和Seitz合著的《精神分析的概念和理论》。

“在孩子的经验里,创伤与恰到好处的挫折只是程度上的差别。这个不同点在于一个母亲严厉地喊“不!”,而另一个则是温柔地说“不”。或者说这个不同点在于一个是令人恐惧的禁止,另一个是具有教育意义的经历。这个不同点也如一个父亲对孩子的大吵大闹还以敌对的暴怒,而另一个父亲抱住孩子并安抚他——坚定却没有攻击性,充满爱意却不诱惑。这个不同点还在于一个是不妥协的禁止,只强调孩子不能要什么或不许做什么;而另一个是对被禁止的事物和活动提供可以接受的替代品。

The differences between childhood experiences of traumatic and of
optimal frustration are differences in degree. It is the difference
between one mother's harsh 'N-O!' and another's kindly 'no.' It is
the difference between a frightening kind of prohibition, on the one
hand, and an educational experience, on the other. It is the difference
between one father's handling a child's temper tantrum by an equally
hostile counter-tantrum and another father's picking up the child and
calming him- firm but nonaggressive, and loving but not seductive. It is
the difference between an uncompromising prohibition, which stresses
only what the child must not have or cannot do, and the offering of
acceptable substitutes for the forbidden object or activity. (Kohut and
Seitz 1963, pp. 369-70)”

恰到好处的挫折基于来访者的心理现实;同样的一个负性事件,对不同的人来说受到打击的程度和挫败感会有很大差别。咨询师要通过咨询关系中对来访者的理解,特别是对来访者怎么理解ta自己的理解,来确认咨询中的某个负性事件是否构成了创伤。咨询师的错误会有自然显现的时候,而不是刻意去制造出“恰好的挫折”。一次拒绝看似无法避免攻击性,但似乎可以尝试体察自己的情绪而不情绪化做出类似于“发怒”的反应,对自己情绪的觉察或者说“愤怒而不发怒”也在于咨询师当时是否能看到自己情绪背后掩盖的某些来源于自身的事物,比如某些恐惧;而这些事物和情绪又与来访者所激发的情绪融合在了一起。一次含有爱意的表达似乎无法完全不带有诱惑,但也可以去体察这种表达有多少成分来源于咨询师自己的需求,比如对亲密关系的需求。

“一个功能良好的心理结构,最重要的来源是父母的人格,特别是他们以没有敌意的坚决和不含诱惑的深情去回应孩子驱力需求的能力。如果孩子长期暴露在父母不成熟的,敌意或诱惑的回应中,将会引起他强烈的焦虑与过度的刺激,从而导致精神成长的贫乏。因为他的内驱力的很大部分被压抑了,而这部分无法参与他心灵的发展。

The most important source of a well functioning psychological structure,
however, is the personality of the parents, specifically their ability
to respond to the child's drive demands with non-hostile firmness and
non-seductive affection. . . . If a child is exposed chronically to
immature, hostile, or seductive parental reactions toward his demands,
then the resulting intense anxiety or overstimulation leads to an
impoverishment of the growing psyche, since too much of his drive
equipment is repressed and thus cannot participate in psychic
development. (Kohut and Seitz 1963, pp. 370-1)”

假如咨询师自己在成长过程中也并没有充分被“没有敌意的坚决和不含诱惑的深情”回应的体验呢?这里想到的是卢云神父的The Wounded
Healer
负伤的治疗者
一书。或许成长中的创伤体验无法避免;当我们提到创伤,想到的大多是某次严重的创伤事件,但更多的创伤由家庭里一贯的养育风格造成。所以也并不总是期待一次或几次咨询就能够化解创伤,而需要一个相对稳定的咨询关系与环境,来访者在关系中得到不同的体验,当事人创伤与治愈两股力量达到动态的平衡,不需要压抑自己的生命力,在滋养、抱持的体验中来访者自己能够走上一个螺旋向上的发展过程,而不是自我挫败甚至崩解。

是否能够做到“没有敌意的坚决,不含诱惑的深情”某种角度或许可以看作是咨询关系是否健康的指示剂。我们可以试想一下如果来访者(长期)暴露在咨询师的敌意或诱惑的回应中会出现什么情况。这些都需要咨询师对自身的觉察与反思,及时去修复。

对于咨询师来说,同样需要自己去寻找一个能够提供“恰到好处的挫折”的坏境。毕竟在咨询情景下,咨询师能够利用的就是自己。既无法躲进幕后把自己隐藏起来,这样就无法利用两个真实的主体之间的互动;又不能“直接跳出来”,这样咨询环境又无法保证安全性与中立节制。个案方面需要由有经验的治疗师(职业前期)或同事(职业后期)定期督导,个人方面则在职业生涯开始时以及其他需要的时刻有自己的治疗师。

同样这个说法也有很多值得探讨的地方。比如科胡特并没有说要把“没有敌意的坚决,不含诱惑的深情”当做心理咨询的原则来指导临床工作,而只是从发展心理学和病理学方面做出了他的解释。他也并没有说咨询师就是“没有敌意的坚决,不含诱惑的深情”的父母的角色。心理咨询是在表达性治疗和支持性治疗之间动态平衡。

——————————————————

关于科胡特和温尼科特的书。

科胡特的原著有:《自体的分析》《自体的重建》《精神分析治愈之道》

介绍科胡特理论的著作有:《汉斯•科赫与自体心理学》《自体心理学的理论与实践》

自体心理学的其他著作包括: 巴史克《心理治疗实战录》《10倍速疗法》《心理治疗入门》

温尼科特的相关著作相对较少: 《游戏与现实》《涂鸦与梦境》《二度崩溃的男人》《妈妈的心灵课》等等,
其中《妈妈的心灵课》是一本婴幼儿亲子教育指南。

发布于2013年4月08日 星期一 05:48:57
本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简单心理平台观点

评论

Logo round下载简单心理
享受优质服务
立即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