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迷惘的他们

真正的人都是疯疯癫癫的,他们热爱生活,爱聊天,不露锋芒,希望拥有一切。他们从不疲倦,从不讲那些平凡的东西 -----《在路上》凯鲁亚克

很多年前,飞越疯人院印象深刻,麦克莫非自由又极具反叛精神,因为和权威和体制对抗,被送进医院并被最终治疗成精神病。影片充满了对于精神病人不受拘束追求自由的赞美,和对于统治者的控制欲望的嘲讽。

而若干年后,进入到心理咨询的行业,到精神卫生医院进修得以更加近距离的接触他们。入院以后,每日面对他们,常常在想,他们到底是谁?他们不是另类不是异端,他们是和我们一样有着各种感觉各种情绪的人,他们和我们又不一样,他们更加敏感脆弱无力,不能依靠自己,所以他们需要很多慰籍。他们是把一种情绪问题展现的淋漓尽致的一群人,其实某种意义上说他们和歌星影星并无太多差别,只是后者带给众人的是愉悦之情所以会聚集越来越多的人在身旁,而他们的状态让人感到压抑沮丧难过,众人想逃离躲闪,所以把他们贴上各种症状的标签并且被隔离被治疗。

他们是一群缺少安全感的不被信任不被尊重的孩子,童年时被忽视被虐待被抛弃使得他们之后的路途充满挫折,于是乎:

他们不能成为自己,他们成为了妈妈的影子,所以一直在抗争叛逆着离开妈妈,即便已经过了花甲之年也不忘从耄耋之年的父母抗争抢夺属于他们自己的生活。

他们不能成为自己,他们成为妈妈的替身,总是会吸引男人的目光,只为抢夺属于妈妈遗失在父亲眼中的光芒。

他们不能成为自己,他们极力想迎合妈妈,敏感于各种的评价,他们只有拼命的压抑自己的身体为了获得他们期待那一句肯定。

他们不能成为自己,他们不允许犯错,不允许出丑,他们追求完美,他们一遍遍盘算一遍遍质疑,于是他们陷入了一种没有出口的循环,直到精疲力竭。

医院成为一种暂时的避风港,可以躲避现实中的种种让人无奈却又不得不面对的现实,可以把自己从琐事中抽离,可以有一个空间做自己。

他们需要被尊重,需要说话有人听的懂听的见,他们需要长久又真实的陪伴、倾听,理解ta,在ta的世界里兜兜转转,然后和ta一起打开那扇制约的大门。

他们在医院里也许通过药物通过团体心理咨询获得整合获得重生,他们需要治疗的像个普通人一样在平凡又真实的生活中沉下去就好。

生活其实就是苦闷的无趣的,而每一个人都在拼命的夺取一些可以让生活变得不那么无趣的法宝,他们身上有的其实茫茫人海中的你我也都有,这人世间,其实谁又能比谁好一点,都是这样披着各种情绪走在路上,而我们的疗愈是在生活之中。

个人成长
发布于2016年9月22日 星期四 20:20:00 感谢(0)0收藏
本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简单心理平台观点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