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精神分析艺术(心理咨询随笔7)

毫无疑问,精神分析和艺术这两个词对我很有吸引力。

所以那天我给《精神分析艺术This art of psychoanalysis》的作者,精神分析师Thomas
Ogden发邮件,想跟他谈谈文学和他的精神分析理论。大概就是讲村上的小说里能看出很多他在其他人(比如Fairbairn、Bion和Stolorow等)的理论基础上进一步阐述的第三主体的理念和主体间理论等。

提到写小说的心理治疗师,大家首先会想到的是欧文·亚龙。他写了很多非常好非常畅销的心理治疗小说,但他的小说从文学性来讲一般。所以不奇怪他会自嘲说:“Therapists
are failed writers."

但Ogden成功了。他结束了自己精神分析师的职业生涯,在某高校做了文学评论的教授,还写了好些关于文学的论文和一本结合文学和精神分析的Non-fiction,标题是The
Analyst's Ear and the Critic's Eye: Rethinking Psychoanalysis and
Literature。去年底还成功出版了自己的第一本小说The Parts Left Out并不是心理治疗题材的。

再往前,Ogden写了非常多的好论文,得了不少年度精神分析论文之类的奖。他借用了很多前辈分析师的概念,比如移情与反移情,投射性认同,内在客体关系,第三主体,遐想,主体间等等,但这些概念在他这里都被赋予了新的含义,他在通过这些概念谈他自己对于精神分析的体会。而且这些论文有着深深的文学烙印。比如那篇入选《精神分析艺术》第一章的论文This
art of psychoanalysis: Dreaming Undreamt Dreams and Interrupted Cries
随处可见诗一般的语句,散文般的段落和一波波浪花般的结构。再比如论文集Reverie and Interpretation: Sensing
something human的最后一章谈的是Robert Frost的三首诗,没谈精神分析。

演说家有说话的艺术,演员有表演的艺术,艺术家通过各种作品来展现艺术。

精神分析是一门听的艺术。听的是坐在对面那个人用ta到目前为止的人生所写成的故事。

这个世界通过各种渠道向各种听众讲自己故事的人很多,讲到最后可能自己都不在意自己是否被听到了。人们也乐得在这些故事里找出某部分(并脑补一下)拿来用用。

这里引用一首另一位精神分析师写的诗(原文见这里)。

Listen: by Ralph Roughton, MD

翻译:莫非思透

倾听!

当我要你倾听我

你开始给我建议,

你没有做我想要的。

当我要你倾听我

你开始告诉我为何不该有那样的感受,

你在践踏我的感受。

当我要你倾听我

你觉得需要采取行动帮我解决问题

你辜负了我,虽然这可能很奇怪。

倾听,我只要你倾听,不要说或者做什么,只是听到我。

当你为我做我可以并应该自己做的事,

你助长了我的恐惧和自卑。

但当你仅仅只是接受我的感受,

无论多么不合理,我便不再需要努力说服你

可以开始去理解这感受背后的东西

当这一切明了,答案便很简单,所以我不需要建议。

非理性的感受有意义,当我们明白它背后的东西。

也许这是为什么祈祷对人有效,因为上帝很安静,不给建议不去解决。

所以请倾听并听到我。

如果你想说,稍等一下,我会倾听你。

倾听能训练吗?

通常意义上的督导小组,一个咨询报告个案,大家谈自己对该个案的理解,各种假设,和感受。这里训练了概括的能力,做假设的能力,表达的能力,联系自己学过的某理论的能力,(可能包括)身体感受力,在团体中怎么通过一个漂亮的解释脱颖而出的能力,通过一个人说的去猜另一个真正在说什么的能力,但没有训练倾听的能力。

Ogden是如果组织倾听的训练呢?他在2006年的论文On Teaching
Psychoanalysis中介绍了他长达25年带精神分析讨论组的经验,总结出四点:

(1) 在研讨会中通过一行一行朗读精神分析文本来教学,关注文本作者如何思考并写作,以及阅读者如何在阅读的经历中被改变。

(2) 把团体临床案例报告当做是共同梦想的过程,团体成员用自己的清醒梦去帮助报告案例者梦到之前分析双方无法梦到的关于来访者体验。

(3) 用读诗和小说的方式让成员通过倾听这些朗读来提升病人和分析师对应用语言所产生的影响的感受性和活力。

(4) 学会克服某人设想自己知道如何引导分析工作,比如学会忘掉所学的。

Teaching psychoanalysis is no less an art than is the practice of
psychoanalysis. As is true of the analytic experience, teaching
psychoanalysis involves an effort to create clearances in which fresh
forms of thinking and dreaming may emerge, with regard to both
psychoanalytic theory and clinical practice. Drawing on his experience
of leading two ongoing psychoanalytic seminars, each in its 25th year,
the author offers observations concerning (1) teaching analytic texts by
reading them aloud, line by line, in the seminar setting, with a focus
on how the writer is thinking/writing and on how the reader is altered
by the experience of reading; (2) treating clinical case presentations
as experiences in collective dreaming in which the seminar members make
use of their own waking dreaming to assist the presenter in dreaming
aspects of his experience with the patient that the analytic pair has
not previously been able to dream; (3) reading poetry and fiction as a
way of enhancing the capacity of the seminar members to be aware of and
alive to the effects created by the patient's and the analyst's use of
language; and (4) learning to overcome what one thought one knew about
conducting analytic work, i.e. learning to forget what one has learned.

这些高大上的看似莫名其妙跟做咨询/治疗/分析不相干的训练真的能训练我们倾听的能力和编织梦的能力吗?

我想尝试一下。

————————————————————————————————

后面一部分内容的更新版见 精神分析讨论组招募

具体说的话,我想组织一个精神分析的讨论组,8人左右,结构按照Ogden的经验,即上述前三条,每次一个半小时。

前半小时,我们朗读论文,依据自愿原则每人读一部分。Ogden选了一些经典的论文,我们来更改添加。也可以读Ogden本人的论文。李孟潮的《精神分析的态度》作为中文材料也可以尝试读一下。

Reading a text, such as Freud's ‘Mourning and melancholia’ (1917),
Winnicott's ‘Primitive emotional development’ (1945) or Berger and
Mohr's A fortunate man: The story of a country doctor (1967) has
required two to three months of weekly seminars; reading Bion's
Learning from experience (1962) took most of a year. It quickly became
apparent in reading papers and books in this way that good writing can
stand the test of being read aloud; mediocre writing cannot.

中间半小时,我们倾听案例,依据自愿原则由某成员朗读ta的案例报告Process Notes.
不讨论这个案例如何解释之类,只是听,理想状态是Ogden所说的共同做梦或遐想,成为dream
weavers,让某些东西自然浮现,当想表达出那些东西时我们来谈一谈。

后面半小时,我们每个人可以朗读自己带的小说片段(一两页)和诗歌,通过倾听这些朗读来提升成员对语言所产生的影响的感受性和活力。

具体的形式我们可以再讨论,但三部分内容按照Ogden的框架来。

发布于2014年2月07日 星期五 06:45:10 感谢(0)1收藏
本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简单心理平台观点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