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精神分析阅读及案例讨论组

本讨论组的构想来自Thomas Ogden的精神分析讨论组。他在2006年的论文On Teaching
Psychoanalysis中介绍了他长达25年带精神分析讨论组的经验,总结出一下四点:

(1) 在研讨会中通过逐行朗读精神分析文本来教学,关注文本作者如何思考并写作,以及阅读者如何在阅读的经验中被改变。

(2) 把团体临床案例报告当做是共同梦想的过程,团体成员用自己的清醒梦去帮助报告案例者梦到之前分析双方无法梦到的关于来访者体验。

(3) 用读诗和小说的方式,成员通过倾听这些朗读来提升分析师对语言应用所产生影响的感受性和活力。

(4) 学会克服设想自己知道如何引导分析工作,比如学会忘掉所学的。

小组的目的是训练倾听的艺术与织梦的艺术。本小组是学习讨论组,而不是动力性(治疗)小组,不涉及团体或个人治疗。但我们也不否认任何形式的小组都有其内在动力,有些时候小组动力是理解案例的一个途径。

小组设定如下:

(1)
小组成员10-12人,每周一次活动,时长2小时。为缓慢开放小组,成员可以随时退出,甚至在小组活动当中离开并无需解释。有空缺时可以加入新成员,包括老成员重新入组。

(2)
第一部分是文献朗读与讨论,与第二部分隔周交替进行,时长90分钟。每次阅读前会转发当次材料的中英文版,小组中朗读中文译文。入选的论文可以在小组活动时或邮件组讨论。第一次阅读的论文是Thomas
Ogden的入选《精神分析艺术》第一章的论文This art of psychoanalysis: Dreaming Undreamt
Dreams and Interrupted
Cries。这篇论文的语言性和韵律比较突出,有些散文般的语句,整体结构适合朗读并体会朗读带来的不同感受,再加上内容非常好,所以做为第一次阅读的材料。

下面先列出几篇:

Daniel N. Stern, … 1998 Non-Interpretive Mechanisms in Psychoanalytic
Therapy: The ‘Something More’ Than Interpretation

Thomas H. Ogden 2006 The Analytic Third: Working with Intersubjective
Clinical Facts

Sigmund Freud 1917 Mourning and Melancholia

D.W. Winnicott 1960 The Theory of the Parent-Infant Relationship

李孟潮 精神分析的态度

这几篇论文的优秀毋庸置疑;跟其他同样好的论文相比,入选原因是语言相对较简单或内容较为熟悉。作为中文材料李孟潮这篇就像是为朗读而写的,可以找朗读的感觉。在每次小组活动前需熟悉文本,这样也可以比较自己阅读与在小组中朗读讨论的区别。

(3) 第二部分是案例讨论,与第一部分隔周交替进行,时长90分钟。依据自愿原则由某成员朗读自己进行中个案最近咨询的案例报告Process
Notes,其他成员倾听案例。这个过程更像是Ogden所说的共同做梦或遐想,让某些东西自然浮现,而不仅使解释和讨论。在这种方式中“建构出小组潜意识(分析性第三方的一种),比所有成员的潜意识总和要大,同时每个成员保持自身独特的主体性”(Ogden,
2006)。

(4)
第三部分是每个成员依据自愿原则朗读自己带来的小说片段(1-3页)和诗歌,通过倾听这些朗读来提升成员对语言所产生的影响的感受性和活力,时长25分钟。“好的倾听不仅是彻底的分析或不断审视反移情,也需要训练耳朵。因此我不把读诗和小说看成阅读文献之外的嬉戏或休息,而是不可或缺的”(Ogden,2006)。

(5) 案例限定在小组内,禁止在小组外讨论该案例。禁止录音。每次活动分摊场地费每人10元。

本小组是同辈学习与案例讨论组,不设带领人,由帅莉和冯晗组织活动。

帅莉 美国欧文•亚隆心理治疗学院认证团体督导师、认证团体治疗师 从事个体咨询、团体咨询工作8年

冯晗 中美精神分析联盟capa成员 PAU三年心理咨询硕士在线项目在读

时间: 目前有周三下午一点和周六晚七点两个时间待选,大家投票决定。

FAQ:

1. 这种形式跟其他案例讨论或学习小组不一样,会有用吗?

Ogden在On Teaching
Psychoanalysis这篇论文里详细讲述了他的各种经验,对后来者的实践很有帮助。相对“有用”来说,Ogden在2005年的论文中讨论了“有时间去浪费”是精神分析督导与讨论中非常重要的环节,是对体验分析空间的训练,这种浪费反过来带来了“有用性”的可能。阅读上述论文非常有助于增进理解和提升兴趣。另一篇有助于理解这种形式的论文是This
art of psychoanalysis: Dreaming Undreamt Dreams and Interrupted Cries.
中文翻译见Ogden《精神分析艺术》第一章。

2. Ogden的讨论组建立在他几十年的经验上,如何弥补带组人经验的不足?

答:无法弥补。我会通过邮件向他请教讨论组中遇到的具体问题,包括询问新成立的讨论组需要有些什么特别注意的。

3. 语言的隔阂如何处理?

答:唯一需要原文的是文献朗读部分,需要事先熟悉材料,刚开始时可以放慢速度。讨论文献用中文。建议小说诗歌朗读用译文。

4. 我实在只想听不想朗读,或者就算我觉得很无趣但也无法提出当场离开怎么办?

答:完全可以只听不读,当想读的时候再朗读。Ogden论证了“自愿”对于精神分析讨论组的重要性,加入和退出的自由是提供组内安全环境的方法之一,完全不会看做是对小组的攻击、背弃或其他。

发布于2014年2月22日 星期六 01:32:05 感谢(0)0收藏
本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简单心理平台观点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