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在痛苦与修复之间,隔开的是承认

佛家说,人生来就是受苦的,为了减少苦,人生是一个不断修行的过程

克莱因客体关系的观点与此有相通之处。
按克莱因的观点,人生就是一个不断修复早年创伤的过程,所谓成长,就是不断修复痛苦体验,发展爱的能力
从这个角度看,人生也的确是一个不断修行的过程。




常常有人留言给我:
      你说的这些道理我都懂,可是我还是无法改变我的人生,你能不能告诉我一个改变的办法?

我很肯定的告诉他:
      这个办法我给不了。


为什么呢?

因为,一个人内心的改变并不来自他懂得了多少道理,而是来自他对生命的理解发生了改变,对已对人的情感态度发生了改变。
这个改变,往往是从看到生命过往中曾经发生的一切,理解这一切对自己的影响开始的。

如果只是按照道理和方法去改变,不能说一点用处没有,只是,搞不好,这些道理却反而成了一个强悍的超我型统治者,反而会增加冲突和痛苦


有人会说:
      我早就看到了呀,都是我早年的经历,我能没有看到过吗?

是的,我们往往是可以从事情的某一个角度入手,看到和感受到很多。
但是这个世界如此之复杂,相同的事物,共同的经历,真正落到每个人头上时,每个人的感受和理解,却非常非常的不同。
而我们人类都倾向于以自己的经验作为考量事物的标准这就难免让我们自己的感受失于偏颇。

或者说,
对于我们自己来讲,在我们自己的世界里,
我们的理解和感受是非常正确和真实的
但是一旦放入一个更广的环境中,一旦加入其他的原素进来,
可能又是非常脱离现实的。

所以很多的时候,我们是难以真正清晰的“看到”的
也正因为是这样,人与人之间的交流就变得非常重要,因为交流的过程使双方看到彼此成为可能。


在心理咨询过程中,
我常给我的来谈者说到的一个例子是:
      现在,假如我手里有一个苹果,你从你那里看,发现它是红色的;
      而我从我这里看,我看到它是绿色的。
      如果我们现在起了争执,你说苹果是红的,我说苹果是绿的,那我们说的其实都是对的。

我们生活中的痛苦,很多时候就是因为:
我们坚信我们看到的是真相
而别人与我们的不同,会让我们感觉不被理解和承认




被我们重要的人拒绝,是我们生命中非常强烈的痛苦
而让我们痛苦的人,本意也许并不是想伤害我们,
也许他们以为他们只想让我们知道真相,他们看到的真相
实际上让我们感受到的,却是伤害。


我曾目睹过一个家庭中 两代人之间的冲突

女儿跟母亲谈到自己小时候因为母亲的疏忽而给自己造成的痛苦,母亲一下子就暴怒了,
对着女儿大发雷霆

     
“我一辈子为你操碎了心,到头来你只会怪我这里做得也不好,那里做得也不对,想想我这一辈子真冤,你嫌我没有给你爱,可是谁给过我呀!”

女儿哭得泣不成声

      “可是,这些年,这就是我最痛苦的地方!”

对于一位没有得到过爱又试图向女儿付出爱的母亲来讲,她接受女儿这些话的确是有些困难的,因为她的委屈和无助需要被看到;同时她的暴怒,无异于否认了女儿的痛苦,而这样的否认,也会更增加了女儿的痛苦体验。

对于这对母女来讲,她们缺少的就是同时看到苹果既有红色,又有绿色的能力。

在她们的世界中,
如果你有道理,就意味着我做错了;
如果我是有道理的,你就不应该痛苦。


所以,
母亲内心就会缺少了允许女儿表达痛苦的能力,
而女儿的内心,也缺少了意识到母亲也并不完美的能力。

正是这些缺少,
让她们都没有办法意识到对方的痛苦是一种真实的存在
而对方有痛苦也并不意味着自己的痛苦是要被掩盖的。

只有当她们的痛苦都得到承认时,她们才有可能放弃说服对方的冲动,才可能真正将情感放到修复自己的工作上来。



我还记得很多年前曾与我一起工作过的一个女孩。

她在
亲密关系中 出现了很大的困难,她很怕自己交往的男孩子比自己能力强,因为她的成长经验中,比她强的人会歧视她、伤害她
所以她与男性或权威的关系中,充满了战斗的气息

直到有一天,她生了一场重病,但是她没有取消那天的访谈,而是如约来到咨询室里,她蜷缩在沙发里,有气无力的

我问她今天这么痛苦,为什么没有取消我们的见面,她不断向我控诉她的男友在她生病后一点都不肯给她照顾。

我看着她痛苦的样子,问她:


      “你的痛苦他是看不到的,从小到大,都没有人看到过你的痛苦,那今天你这么难受还坚持来到我这里,你的痛苦希望被我看到吗?”

很伤心的哭了,从那天开始,她不再与我保持战斗,而是慢慢开始发展出对我的依恋。

其实很多年以来,她一直呈现给周围人的,都是一副强大无比的样子。
不仅她周围人很难感受到她对被照顾的需要,她自己也不允许自己需要别人。
当她否认自己对别人的需要时,她也只能否认自己的痛苦是一种真实的存在。

一直到她实在撑不住了,
一直到她相信我看到了她的痛苦,
而且她也并不会因为被看到而被伤害时,
她才开始一点点承认自己对他人的需要
当她有能力承认这些的时候,
她与男友的关系也开始逐渐得到了改善。




对我们人类来讲,“不看到”(否认、压抑、合理化等等防御方式)可以在某些时期成为保护我们远离伤害性体验的一种方式,
但随着生命时期的变化,有时候这些保护会失效,甚至成为阻碍我们享受生活的方式。

有些痛苦恰恰来自我们没有及时调整和发展更加适应当下的保护方式,过去的、不适应的方式就会因其僵化,而成为一种阻碍或伤害。

而如果我们要
做出改变的努力
第一步就是要发现这些阻碍的地方,
也就是需要我们有勇气承认我们人格中与现实脱节的地方
承认我们的痛苦背后存在的功能不良的地方,
当然,也承认痛苦本身


只有当我们真正有勇气承认这一切的存在,我们才可能做出选择
继续保持原来已经熟悉但是让我们痛苦的方式?
还是试着冒一些险,去探索一些新的可能?

所以,我们的生命状态某种程度上取决于我们自已如何取舍我们自己才是塑造我们自己命运的人。

如果我们并没有做好改变的准备,
并没有做出改变的选择时,
来自他人的多少建议,多少方法,
都是不会发生作用的。

原生家庭
情绪压力
个人成长
亲密关系
2016年10月21日 22:14
本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简单心理平台观点

评论

Logo round下载简单心理
享受优质服务
立即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