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心理咨询师的职业伦理(心理咨询随笔9)

文/ 冯晗

并不是想通过一篇随笔把这个主题完全涵盖。Palo Alto大学的项目下月开始会上这门Legal & Ethical
Foundations的课,到时候会有一些新的理解。这里来谈几点自己目前的一些体会。

国内心理咨询行业目前还没有统一的职业伦理规范,这听起来或多或少像个笑话。但问题的严重性在于即使某咨询师做出了违反伦理道德的行为但未触犯法律的话,几乎无处可投诉,除了一些培训项目或组织有内部的伦理委员会。

行业内咨询师们或多或少热衷于讨(ba)论(gua)哪个谁跟来访者谈恋爱甚至上床了。更有甚者,见这条关于咨询师强奸罪的新闻。这些讨论的热点在于无良咨询师们道德多么败坏,要如何谴责他们,并抨击一下为什么还没有制定好伦理规范。就好像他们是坏的,而这些不会发生在我们身上。但一个不可避免的问题是,真的没有发生的可能吗?如果发生了色情性移情及(或)色情性反移情我们怎么去处理?又怎么衡量移情反移情的现实程度呢?

借用精神分析里色情性移情这个术语是为了较清晰表述,而不是说只有精神分析或心理动力学治疗会出现这种情况。实际上我同意这是精神分析/心理动力学治疗的一个优势,搜erotic
transference有非常多相关的案例报告和研究论文。假如我们没有看过前人是如何处理的,并仔细思考这个情况如果发生自己要如何处理,我们怎么保证自己仅凭道德就够了呢?如果我们认为自己是在以“真实的关系”去治愈来访者会如何呢?

我们来看欧文亚龙的心理治疗小说《诊疗椅上的谎言》序章的例子,来源于真实事件的改编。来访者爱上了她的治疗师。治疗师是一位有着几十年经验的协会主席,治疗进行了多年无明显好转,他以答应来访者一起度假来交换来访者答应他两年无危险的性行为。来访者做到了。然后度假时他们做爱了。接下来,她的丈夫起诉,治疗师被判终身停业并赔了她所有家当几百万刀。结果来访者选择了和丈夫离婚,跟治疗师用这几百万刀换了个地方一起生活。故事的结尾是一张照片,治疗师坐在轮椅里,来访者站在他身后,憔悴而消瘦并望向别处,他们身后是一栋优雅的新房屋。

我甚至不太清楚怎么评论上面的这个例子,但相信该例子会激起许多强烈的感受。或许从这些感受出发我们可以谈论而不是回避这些问题。

另一个敏感的话题是在网络时代,如何保护来访者的隐私不受侵犯——保密协议绝不仅仅是第一次会谈照惯例讲述一遍就好,而是一个切实的承诺——以及如何保持咨询关系和日常生活的边界,从而有助于咨询。看到国外有咨询师在几年前就制定了自己的准则,包括他如何使用Facebook,Twitter的关注原则等等许多方面。美国心理协会APA的网站上也有相关文章。我觉得不管我们是否意识到有一套自己的社交网络使用准则,它都是存在的。咨询师生活中的哪些部分可以在哪种亲密度的圈子里分享,分享到哪种程度,来访者看到了会如何反应,会对咨询造成哪些影响等等。

有一个特殊的情况是如果我们的来访者也是同行的话我们要如何遵守保密协议呢?复杂性在于我们无法获悉咨询师和同行来访者未来的职业发展道路,两个人以后会有什么形式的交集。所以如果要在团体督导里报告同行来访者的案例,必须考虑清楚并加倍谨慎;更不用说在公共场合(非治疗及各种督导),比如同行交流的论坛里谈论了。可能从属与一个项目或组织的同行如果建立咨询关系会咨询有什么影响?怎么探索并处理这一行为背后的动力?这部分动力是不是目前咨询中可以承受并处理的?

我个人觉得APA那篇文章更重要的一点是探讨“在社交网络上谈论来访者”这个话题,文章的标题就是《当心过度分享》。文中举例说一个咨询师在他timeline写道“我刚有一次很棒的咨询”
,加上发出的时间,已经透露出足够多的信息了。另有咨询师发的是“The client from hell came
in”,这就不仅是隐私的问题,很可能有不尊重和歧视的成分。类似还有“MD,我快被刚才那个来访者搞死了”之类的。这些表达在不同场合不同语气下会有非常不同的含义,即使内容相似,所以需要区分讨论。另外同样需要考虑的是,社交网络上分享自己的咨询经历,是为了有助于来访者吗?社交网络上的几句讨论真能帮助到来访者吗?还是更多为了展示自己的某些东西?

如果谈到吐槽背后的动力,这些吐糟中包含了咨询师可能的情绪及幻想,或称反移情。我们知道反移情是咨询关系中至关重要的部分,如果只是吐槽出来了而不是去觉察反移情背后的含义以及怎么利用反移情去工作,我相信这样无法保证咨询工作的进展,实际上是对咨询有损害的。这也是寻求督导的重要性所在。同样的吐糟如果发生在督导中,还有机会和督导师一起观察并探讨。

最后一点是关于咨询师的超我。我们倾向于认为作为心理咨询师不去做(极端的)价值判断,但这和咨询师有自己的价值观完全不冲突。相反,一个整合的超我对于咨询师的工作来说似乎是必须的,既严格又灵活,既抽象又具体。严格与僵化并不能划等号。

其实,判断在什么场合下是否能够吐糟有一个简单有效的方法,可以问问自己“如果来访者知道我这么吐糟会怎么想?我如果是这个来访者的话会有什么感受?”

发布于2014年2月22日 星期六 02:48:38 感谢(0)0收藏
本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简单心理平台观点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