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开启地狱之门的恶魔——郑民生精神状态分析

亲爱的朋友,噩耗频传,继郑民生校园杀人案后,最近出现太多大家理解中的“心理变态的”人的恶性伤人杀人事件。逝者安息!

所谓“心理变态”其实意味着这些凶手的情绪、认知、行为已经偏离常态,不是心理困扰而是精神障碍了,当然这必须需要精神专科医生诊断。若是则大致具有生理、社会、心理三方面的因素。而群众担心精神病患者可以不负刑事责任。其实根据我国的刑法,精神疾病患者在丧失意识和控制力时候犯罪,可以减免刑事责任;但是若在疾病间歇期,具有意识和控制力时候犯罪,是需要承担刑事责任的。

只是我不希望看到对精神疾病包括精神分裂症患者的歧视和恐惧扩大化。对某些事物的过度恐惧会激起另一种人性的凶残,就像《大理公主》里7岁小女孩阿细,因为得了当时不治的传染病霍乱而被众人追杀。

逝者已矣,来者可追。那一双双惊恐的眼睛,那一幕幕鲜血淋漓的场面,唤起了人们许许多多的思考。很不安的说,这一点是积极的,只是代价过为沉重。它引起了人们对社会分配的思索,对保障体制的反思,对精神卫生的关注,对教育安全的探索。我认为尽量避免患有精神疾病的人群的暴行更应是一个系统工程,需要社会的各个层面,各个部门都参与进来。对心理健康和精神疾病知识的普及教育,对心理困扰和精神疾病的咨询和治疗,对不同经济状况的精神疾病患者的妥善照顾和监护,都是迫在眉睫的任务。给我们自身和周围人的心理健康状态度一点点敏感和关怀,对心理障碍和精神疾病患者多一份体谅和宽容,那么这些人可能不会那么容易再举起杀人的屠刀,很多人不会那么容易再莫名其妙的丧命。

看到一段文字:3年前,美国民众曾经将“枪杀了32位无辜者”的韩国学生赵承熙一并进行悼念———2007年4月21日,颂扬遇难者的33个悼念碑按照椭圆形被安放在弗吉尼亚理工大学中央广场上,其中包括凶手赵承熙的悼念碑。美国人民众是如何评价这样的行为呢,他们说:他虽然犯下残忍的罪行,但学校和社会却没能对精神有问题的他提供适当的治疗和心理咨询,对此感到遗憾,同时也是为了安慰失去他的家人。“他也是我们学校的学生,一共有33名学生死亡。我们应该公平地为所有人的死亡哀悼。同样,充满爱和支持的妻子艾利西亚以及充满宽容和理解的普林斯顿大学,是纳什,一位患有精神分裂症但却在博弈论和微分几何学领域潜心研究以致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的数学天才的生命源泉。

发布于2010年5月26日 星期三 19:04:31 感谢(0)0收藏
本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简单心理平台观点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