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蔡龄龄的《解脱》——抑郁症自杀者给亲友的叮咛

亲爱的朋友,歌手蔡龄龄因抑郁症自杀身亡,伴着她唱的那些优美的歌,感伤……!抑郁症患者自杀,最痛苦的莫过于患者最亲近的人,对他们而言,这就是一个多么巨大的打击,多么巨大的精神创伤,通常浓浓的悲伤之外还伴随深深的愤怒。愤怒指向内,则表现为极度自责和自我伤害;指向外则表现为对外界因素的言语甚至行为的攻击性;愤怒甚至有可能指向逝者,埋怨他/她的狠心离去。遭遇这种性质的创伤后,家属的这种情绪表现非常普遍,是人类的正常心理反应,无论谁遭此打击都难免痛苦,难免产生很多消极情绪。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会恢复平静。时间是医治一切创伤的良药,从这点看,心理咨询师的工作是希望加速恢复平静的进程,促进创伤的愈合。我将一些想法整理出来,期望遭遇类似不幸的朋友可以更加平静、客观的看待和处理自己的情绪和创伤事件本身,并期望减少对自己的伤害和对他人的伤害。

目前人们普遍对心理和精神方面疾病了解日益增长,但毕竟还不足,作为家属,积极主动增加对疾病和治疗相关的认识是一方面,发现问题难以处理及时送专科就医是另一方面,两方面都很重要。如果亲友持续两周具有情绪低落、兴趣减退、精力减退、自罪自责、记忆力或注意力等下降,失眠或早醒或嗜睡,食欲降低或体重明显减轻、乃至性欲减退、甚至反复出现想死的念头或有自杀、自伤的行为,那么就可以初步怀疑是抑郁症,需要及时送专科诊治。大部分家属可能在最初并不能意识到问题的性质,会期望通过亲友劝说、宽慰、分心等其他方式来帮助患者,患者本人可能也会期望通过回避一些社交、工作来调节自己的状态。尝试过均无明显效果,家属可能才送医。延误时机可能会加重病情,不利于治疗,也可能会增加恶性事件的发生。但这仍然涉及心理精神健康知识的普及。患者和家属的想法是可以理解的,先行尝试的努力透露的对患者的爱是让人感动的,也是不了解问题性质之下的大家通常会走的路。有些生理疾病发作,耽误一分钟可能就没了性命。心理科、精神科的问题,毕竟还没有这样紧急。只要最终能意识到送医其实就走出了对患者很有帮助的关键一步。

诊断治疗以及自杀风险评估和预防是专科医生根据诊断结果,需要嘱咐家属积极配合的。医嘱一般是根据诊断结果给出的,不同的诊断结果会产生不同的需要家属配合的注意事项。轻度抑郁症一般自杀风险较小。中重度抑郁症自杀风险较大。具有兴趣丧失,情绪低落,精力疲乏,回避社交、无法工作,反复出现明确的自杀观念或行为等等一系列核心症状,才可能诊断为中重度抑郁。下诊断应秉持严谨、科学的态度,不是草率确定;诊断后也不是固定不变的,应该随着时间、治疗的推移而调整。医师的职业素质是影响诊断与治疗的一大因素,而治疗周期是影响诊断与治疗的另一大因素。比如抑郁症,也许当时的确符合轻度抑郁症的诊断,但是治疗之外突遇重大刺激,或其他因素导致病情瞬间加重,诱发自杀也是可能的。又或许因周期过短,缺乏足够的证据做出中重度的诊断,以致延误病情也是可能的。所以医患双方都需要明了治疗不是吃仙丹,不可能一次见效。心理干预与药物治疗一样,也是需要过程的。

家属需要反馈给医生足够全面详尽的信息,当然具体诊断仍然需要医生与患者本人面谈之后,综合患者的言谈举止、家属反馈、可能还有一些必要的测试,才可以最终得出。医生也需要给予患者和家属尽可能全面具体的指导,并争取到患者本人和家属的通力合作。当诊断为轻度时,也存在这种可能性,即有时医生会担心提及自杀风险会小题大做,增加患者和家属的压力。轻度抑郁症更好比心灵感冒,医生通常不太选择告诉感冒患者,感冒有可能引起中耳炎、心肌炎。但是个人认为还是应该信任家属及患者的承受能力,双方都应该增强对患者可能自杀的风险意识。抗抑郁药物通常数周起效。兴趣减退或丧失的中重度抑郁症患者在服药见效后,可能通常恢复的第一个兴趣会是自杀的兴趣。

目前国内精神科医师和患者的比例严重失调,全国各地的患者都汇集到有限的几家大的精神卫生医院,庞大的患者群体等待诊治,精神科医生的工作强度非常大,每个门诊的时间都非常紧张。在有限的时间内,单纯依靠与精神科医生一次两次,每次几分钟的沟通,单纯依靠药物治疗,是不足以从根本上帮到抑郁症患者。专业的心理干预设置要求几十分钟一次,通过各种方法调节患者的认知、情绪、行为,无论时间、形式,对于需要耐心对待的患者都是很有帮助的。药物治疗对于心理精神疾病的生理基础起到调节、治疗的作用,在严重精神疾病发作期是必须的,心理干预在这一阶段还只是支持性和辅助性的;在康复期,则要强化心理干预,药物治疗也需要跟上。如果有其他心理性因素一同引发疾病,就更需要药物治疗、心理干预双管齐下。

如果患者之前透露过自杀的念头,这可能是疾病和求救的信号!陷入抑郁症的人对己对人对世界对未来都很绝望,对治疗也缺乏兴趣和信心,所以很多具有程度不一的自杀风险。难以自拔,就更需要我们作为亲友、作为精神科医生、作为心理咨询师,对周围人更多关爱,对疾病更多了解,更敏感的觉察疾病征兆、更耐心的陪伴处于抑郁困境中的人、更细致的做好预防自杀工作和促进治疗工作。当然自杀观念或行为是严重抑郁症的症状,但即使抑郁症患病期间,抑郁也并非自杀的唯一可能原因。

我们都希望能挽救亲友和更多人,无论他/她有多么痛苦,我们都愿意让他/她活着。让绝望的病人痛苦的活着,是不是有部分是出于减少我们自己内心的负罪感,或者我们理所当然认为他/她想活着,但其实或许未必是他/她的真实愿望?影响治疗效果的有治疗时间、药物或疗法本身的作用、医生的职业素质、家属的配合、患者本人的意志努力等。影响生死的因素也极其复杂,药物或者心理干预甚至家属的日夜陪伴、寸步不离都只能尽力协助降低死亡风险,却难以逆转命运。蔡龄龄的歌《解脱》,听起来就仿佛代表了因抑郁症离开的逝者对亲友的叮咛。逝者安息,生者仍需勇敢前行,勇敢去爱,爱自己、爱别人,帮助更多困境中的人。

发布于2012年6月28日 星期四 23:57:56 感谢(1)0收藏
本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简单心理平台观点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