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所有你的过去,都不能定义你是谁。(十一)

当提起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经典的图片是,弗洛伊德叼着一个烟斗坐在后面,他左前方,来访者半闭着眼睛,在躺椅上喋喋不休。

听起来更像是,电影《非诚勿扰II》里,葛优大爷在日本那个教堂里面,将自己7岁偷了别人的瓜,3岁啃了临床小姑娘脚趾头这些事情,都呜呜啦啦翻个干净。

然后,在经过漫长、琐碎、了无边际的分析之后,你忽然得到了一切的解释。是你小时候父母过于严厉,你经历过这样那样的创伤,你后来有过如何不堪的经历,因此你日后变得抑郁或狂躁,强迫或偏执,人格发展节外生枝,不得不走上了不归的道路。

于是你的一切都有了合理的解释。那,然后怎样呢?我们接下来是要去恨自己的父母,去恨命运的不公,去诅咒那些糟糕的经历?或者,更狗血一些,我们难道要捏着鼻子握紧拳头,要去学会感谢那狗屎的一切让我们坚强,让我们成长,让我们变成生活的英雄么?

这是精神分析常常被人误解的一部分。说,精神分析尽整一些没用的东西,活在过去。跟不上时代。

我非常非常喜欢的心理咨询师,叫苏晓波。他是国内最早受训的一批精神分析师之一。苏晓波有一次说,“你若要毁了一个人,就教他去恨他的父母”【1】。

我理解的这句话,是因为无论我们是否情愿,他们都会被我们内化成为自己的一部分。倘若一个人恨自己的父母,这几乎在宣示着,他的那把利刃,也在指向着他自己。一直无法安宁。

苏晓波那时候说,作为一个咨询师,当你和来访者共情【2】的时候,你不仅仅要和这个人共情,你要和他的家庭共情,你要跟他的过去共情,和他的环境共情,跟他的文化共情,甚至跟整个人类的发展共情。苏晓波那次讲的动容,我听的泪眼婆娑,小肝儿乱颤。

所以任何精神分析、或者心理咨询里面所探索的关于你的家庭、你的过去,它们都是为了帮助你,去理解你过去的生活,理解那些遭遇,理解事件里面发生的那些人,理解他们背后的故事、情绪。理解当时的你自己,和现在的你自己。

打个比方,你忽然明白,你成年之后,总是觉得无法达到别人对自己的要求,是因为你父母从来未曾称赞过你。当你了解这些,懂得安慰自己生命受伤的这一部分,同时一定会有怨恨。为什么他们不是那个“别人家的父母”?为什么我就要受这样的对待?然后当你有更多的探索,理解父母生活于怎样的时代,他们有着怎样的经历,来自于怎样的家庭,他们当时在面对怎样的生活。当你开始理解他们(理解那段生活),你的那部分“恨”,便会褪去很多颜色。

你开始能够接纳。你开始有力量去理解关于你的过去。你不需要用脑袋拼命地叫自己去遗忘,或者逼迫自己感谢生活。你开始能够接纳。接纳你自己,也接纳生活。

然后,所有的改变,都有了开始发生的可能性。

我在做个人体验的时候,有一次说到伤心委屈之处。我跟咨询师说,我之所以现在这么纠结,是因为我小的时候,布拉布拉,因为我妈妈,布拉布拉,因为我妈妈的妈妈,布拉布拉。我理解这其中因为所以。我,我,你看,我就只能是现在这个样子了。眼泪扑扑啦啦地掉下来,

我的咨询师,眨了眨眼睛,说,我很高兴你这么了解你自己,也懂得如何照顾自己的过往。然后他说了一句,我再也无法忘记的话。

他说,可是你要知道,所有你的过去,都不能定义你是谁。你现在的选择,每一个此时此刻,才是真实的你【1】。

它是如此清晰、透彻、有力量。因为你现在的选择,每一个此时此刻,都充满了无数的可能性,由你来掌舵。

注:

==================

【1】
其实这样引用苏晓波老师的话,和我的咨询师的话,我确实有些胆颤心惊。因为任何一句话,脱离开当时的环境,都会和他们原本想要表达的意思有相出入。

【2】共情:英文为Empathy,中文也作“同理心”。区别于我们日常所说的“换位思考”、“理解”。在心理咨询师成长的过程中,要经受大量的“共情”能力训练。Empathy
is the capacity to recognize and share feelings that are being
experienced by another sentient or semi-sentient being.
理论概述见:http://en.wikipedia.org/wiki/Empathy

简里里-心理咨询-成长笔记

评论翻页:http://www.douban.com/note/213017929/?start=100#comments

发布于2012年1月01日 星期日 08:00:00 感谢(0)0收藏
本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简单心理平台观点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