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体婴”是真爱吗?|心理咨询师说

竟然说我们是“连体婴 ”,难道我们不是真爱?

 

有人说,现代人的婚姻非常脆弱,著名心理大师艾瑞克·弗洛姆的《爱的艺术》这本书,书中作者提到,我们都误解了爱的含义。那让我们通过小希的故事,来聊聊被错误理解的爱,而什么又是爱的真谛。
 

哎呀,我没有爱,我冷,你可以给我点爱吗?
 

小希与她的男朋友是在上大学时认识的,自从毕业后从来没有工作过一天,用她的话说,我是为了爱而生的,我为了他而放弃自己的生活。他承担了经济上的压力。小希起初是不相信男友的爱的,她常说:“你怎样才能证明你是爱我的,可以养我?怎样可以让我信任你?你要证明给我看。”男友为了证明给小希看,拒绝父母的安排,来到了小希所在的城市找了一个不错的工作后,放弃了父母的关爱。这个动作让小希感觉到,他好爱我啊,他想养我想留住我,他给我挣钱。  

从此,两个人开始了两人世界。只要他不工作,他们都在一起。小希会与男友一起出差,有时,就呆在男友的公司里,小希说:“我想第一时间就见到他,见到他。他一天会在指定的时间给我发信息或是打电话,一天要不少于十个,他的电话与短信都是对我开放的,我都知道,但是, 我每天都要看看,我知道不会有什么不对的,他不是花心大萝卜,我还是要每天看,他也同意我这样。哄我入睡,给我点餐。”
真是情感上心理上高度融合,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起初感觉到非常的幸福。

可是,可是,自从他工作越来越忙后,压力非常大,他要崩溃了,说,没有办法爱小希了,小希说:“他现在在规定的时间不来电话, 我恐慌 。不主动发信息,我恐慌。我觉得越来越对他没有用了,
这种不确定的感觉仿佛就象是一把剑,悬在我的头上,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掉下来,太可怕了。我要失去了他,太痛苦了。可是我们曾经非常相爱啊,我们的爱呢?”

 

我已经使用了洪荒之力了,给你爱了
 

小希的男友说,我们最初相识时,我总是需要努力证明给她看:我可以为你去死,你要与我分手,我就跳河。我爱你吧,我愿意为你而改变。我想让小希过更自由的生活,希望小希可以尝试任何想尝试的事物,不会因为物质的原因。我要给她挣很多很多的钱,她不需要工作,因为可能因为工作原因,她就不能与我一起了,我有时间,她没有时间怎么办,我也想第一时间看到她,一起玩。我非常非常的爱她。希望她是我的一部分才好呢。只要她在我的身边,我是睡的特别的踏实。有时,我就让她来到我身边。
可是现在我工作的压力太大了,
觉得她给我的压力很大,很烦,不想见到她。我也很后悔,我发现,我迷失了自己,她也迷失了她自己。我对小希说:”我要想想,想自己冷静下,我们这是爱情吗?”

 

这不是爱情,是一种如婴儿般的共生状态,就象是个连体婴
 

小希与男友本是两个人,但是他们“太亲密”以至于每个人仿佛是对方的一部分,仿佛他们在用同一个身体,他们对世界,对彼此的感觉和反应象是一对连体婴。小希的男友是保护者,引导者, 是小希所有需要的满足者。就象是小希的母亲。他就是小希的生命,没有他,小希没有办法生存,小希必须成为男友的一部分,只有这样,她才能得到男友的伟大威力和安全。小希从来不用做任何的决定和进行任何的冒险,她不是一个完整的人。而小希的男友,无节制的满足小希,从而使自己的身价百倍,他利用小希成全了自己的自恋与自大。这种关系就象人生命早期的母婴关系:

婴儿从母亲那获生存的最基本的需要:食物、水、温暖、照顾与爱抚,婴儿会感觉到母亲在满足自己的需要,她仿佛是与母亲在同一个系统中,Freud把这种感觉称做“海洋般的感觉经验”。而母亲也享受着与婴儿的亲密。但是这种关系同成人之间的爱无关


真爱有方向
 

真爱,这种事情是个力气活,也是脑力活,是一种需要学习的能力。当你想到,我要怎样让自己更有魅力,怎样努力是让自己更加可爱,更有吸引力,比如:男生要更有钱,有车 有房子。女生白、高、瘦、会撒娇,我们离真爱可是越来越远哟。

真爱有方向:真爱是人格整体的体现,那就是发展自己爱的能力

 
  • 连贯的看待朋友、家人的能力。 不是那种,你借我钱,听我的话,你就是好人,我就与你好,不听我话拒绝我,你就是坏人的 不稳定的看待人的能力。
  • 不用害怕自己的敌意出来会伤害到他人的能力

如果你有了这些能力, 恭喜你,你已经能呈现自己的生命活力,并能感染他人的生命活力,唤起他人的生命活力,你们双方都会因为唤醒了生命活力而感觉到充满快乐,be in loving .

 

 

本平台推送的文章,凡是涉及来访者个人信息的部分都经过严格的模糊处理。另,涉及来访者的故事,都与来访者签过知情同意书,来访者知道自己相关的权利。并在文章定稿期间,来访者已经阅读过有关自己相关内容的文稿,有的来访者还提出了自己宝贵的意见,并同意我写她(他)们的故事。在此深深的感谢她(他)们。

2017年01月19日

本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不代表简单心理平台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