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口之家的亲子养育互动

      一家人气西饼屋里挤满了客人,一对年轻而且谈吐不俗的父母带着4岁左右的儿子低声商量着。然后,妈妈进入队伍,爸爸站在一旁等待,无聊的小男孩独自溜达到了饼屋的另一头,离开了父母的视线。
      过了一会,妈妈似乎突然想起儿子,环顾四周发现儿子不见了,惊慌的她大声叫唤,爸爸也跟着四处张望,灵巧的儿子很快跑回到妈妈身边,气急败坏的妈妈一个巴掌拍到儿子脑门上,紧接着是训斥:“为什么自己一个人走开,多危险!”受惊的儿子嚎啕大哭。
      爸爸有些窘迫,走近儿子,看着伤心的儿子,他有些手足无措。妈妈还沉陷在愤怒的情绪里。


一家人的距离很近,但是彼此都卡在自己的情绪里,僵住了......



动手打儿子的妈妈不爱儿子吗?

当然不是。如果不是突发状况,一家三人看起来很和谐,妈妈看儿子的眼神是关爱的。
但是,儿子的突然消失,妈妈显然被自己的惊慌恐惧淹没了,她没有时间和空间来处理这些突发情绪自我失控后马上采取暴力行为,即责骂和体罚儿子,年幼的儿子受到莫名的惊吓。
如果事后妈妈有机会反思,一定会为自己的不当行为而后悔或自责。


妈妈想要教会儿子的”公共场合不要离开父母的视线“,儿子能接收到吗?儿子体验到的是什么?

儿子完全不能学习到妈妈想要教给他的“如何在公共场合保护自己”。
相反,他接收到的是妈妈的愤怒和指责,体验到的是恐惧、疼痛和无助
非常可惜,儿子失去了一个有意义的学习机会。


妈妈怎样做,不仅为母子关系加分,而且还能提供儿子一个学习的机会?

儿子的突然消失,妈妈的大脑里也许联想到“儿子丢失了”或“低幼儿童被拐”的画面。当下的惊慌恐惧,相信每个做父母的都似曾感受。
但是,重要的是,妈妈先需要一点时间来整理一下自己的情绪,哪怕从1数到10也会有帮助,使自己马上镇定下来应对突发状况,或者寻求爸爸的帮助,一起想办法


不在焦虑状态下的妈妈面对回归的儿子,可能会选择更适当的方式和儿子互动
比如:
一边搂抱儿子,一边告诉他:
“你去别处,让我们看到你,否则我们会很担心”;
“如果你无聊了,告诉我们,我们一起想一些好玩的东西”。

相信儿子不仅能学到不能离开父母的视线,同时也有机会学到如何处理自己的无聊情绪。
不管怎样,父母永远是孩子最好的资源


可能有些父母会选择告诉年幼的儿子:“外面不安全,有坏人拐卖幼龄儿童,千万不能到处乱走”。
这种警告也许有效,但是也可能使儿子萌生对未知世界的惶恐,限制他去探索外部的世界
如何保护和鼓励孩子去探索未知的外部世界,父母需要一点智慧。


妈妈为自己的不当行为有补救的机会吗?

当然。只要妈妈愿意为自己的不当行为承担责任和后果,这个需要勇气和力量。
妈妈尽可能快地找到合适的时间,向儿子承认自己做错事了,不应该责打儿子,希望儿子原谅妈妈。
儿子在成长的过程里也会出错,只要他学会修复,学会承担责任,就会成长为一个有担当的男子汉。

有时不幸的是,妈妈往往不能妥善处理自己的情绪或是反省自己的过失,每次都用不当的行为来处理自己的失控情绪
(比如暴怒、辱骂、责备和体罚)受到最大伤害的是自己心爱的孩子。
这时候,妈妈需要和身边能够支持自己的人交流一下,先生或者朋友,或者直接找寻专业人员的帮助




爸爸除了陪伴在妈妈一边,还能为儿子做些什么?

显然,爸爸没有觉察到儿子的无聊

如果爸爸对年幼的儿子多关注一下,爸爸
或许可以选择在饼屋外陪着儿子玩一下
或许可以找到儿子感兴趣的话题聊一会儿天
无聊的等待时光很快就会过去。

父子关系在碎片的时间里也可以增强。长大的儿子可以慢慢学习如何应对无聊的碎片时间。

 


妈妈情绪大爆发时,爸爸除了窘迫和无措,还能做什么?

爸爸给予妈妈最大的支持,一句简单的话:“不用担心,儿子一定不会走远”。或许就能暂时安抚一下妈妈,她不至于情绪失控。
在孩子成长的过程里,爸爸的角色和功能非常重要,他永远是妈妈最强大的情感支持,也是孩子安全的守护和学习的榜样

但是,有时爸爸也可能需要帮助和支持来处理和接纳自己的负面情绪,比如焦虑和担心。和妈妈相比,通常爸爸难以表达自己的焦虑和担心。


面对受惊的儿子大哭时,爸爸可以怎样做?

爸爸可以马上将儿子带离这个紧张而冲突的情境安抚儿子直到他平静下来;
然后找到合适的机会向儿子解释“发生了什么”
引导儿子无聊时怎样做。

儿子不仅学到如何安抚自己受伤的情绪,获得保护自身安全的生活小常识,同时在和爸爸的积极互动中,儿子的安全感和和对爸爸的信赖感也被强化了。




关于亲子养育:

“为人父母是一项复杂、高要求和至关重要的工作,没有学历资格、没有培训、非常有限的支持,养育一旦出现问题就会被最大化地抹黑,有时养育的过程就是一场挣扎。”

—Puckering (1994)

但是,不管怎样,
养育的过程是亲子互惠、充满乐趣和有意义的过程,相信大多数父母已经体验或正在体验。

2017年02月08日

本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不代表简单心理平台观点